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传统零售市场更大

12月12日,迅雷宣布了一项重大的人事任命:董事长邹胜龙宣布卸任董事长,原小米副总裁王川将出任新的董事长。
在这一任命宣布前一天,迅雷股价为15美元上下,比3个月前上涨了差不多4倍。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何迅雷会此时选出新的董事长,因为这意味着迅雷云计算战略转型已初步成功,并取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王川从2014年就开始担任迅雷董事,对迅雷比较了解,出任董事长后,迅雷将获得更专业、更有效的业务管理体系。

弥漫了大半年的调整阴霾如今依然笼罩着魅族。
在经历过调整、裁员、渠道收缩后,魅族科技近日下达了内部邮件,对公司组织构架和相关高管职务进行调整。在邮件中,魅族创始人黄章开始亲自掌管多个核心业务部门,而在过去几年,“技术狂人”黄章在魅族的时间更多是花在产品研发上,鲜有出面的时候。
不过,在一场魅族的内部会议上,黄章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我虽然不来公司,但当魅族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如果魅族不在,那我也不想在了。”在智能手机增长放缓的大环境下,也许黄章开始意识到,摆在魅族面前的调整时间并不多了。
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台。
对于曾经希望只为“梦想”做手机的黄章来说,150万台的单品牌销量显然已经无法支撑这个梦继续走下去,“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这个两年前提出来的市场目标现在看起来变得有些遥远。“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记者说。
历年来最大调整 这也许是魅族近年来最大范围的一次架构和人员调整。
魅族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和之前的分拆事业部不同,此次调整除了涉及组织架构外还有高管职位变动,包括白永祥、杨颜、李楠在内的魅族元老都有所涉及,但核心是黄章开始真正意义上统管公司。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邮件的内容来看,魅族此次把三个原本更低层级的业务提升到事业部级别,包括成立海外事业部,负责公司产品的海外业务,完成公司海外经营目标,原海外营销部职能移至海外事业部;成立配件事业部,负责公司配件产品的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工作。原魅蓝事业部配件研发、市场推广及销售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魅族事业部下的融合产品部职能平移至配件事业部;原PQCS中心下的PMC部职能平移至供应链中心,PQCS中心更名为QCS中心。
伴随着架构调整,魅族的多位高管职务也有所变化。比如,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接手了电商事业部和配件事业部,郭万喜为魅族事业部副总裁,负贵魅族事业部销售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同时兼任海外事业部总裁,负贵海外事业部相关业务及团队管理。
虽然魅族官方并没有对此次调整有正式的公开回应,但在分析师人士看来,这是魅族在探索盈利出路半年后所做出的一个选择,黄章的“收权”更是可以看出魅族对盈利的渴望。
“魅族曾经是2016年手机市场上转型的典范,但小米等品牌渠道下沉后,魅族的双品牌战略根本动弹不了,特别是高端机方面,竞争力不强。”孙燕飚对记者表示,在高端市场屡屡碰壁的魅族在上半年开始尝试配件路线,目前来看应该是摸到了门道,所以才进行了这次的调整。
“配件市场的平均毛利率超过50%,耳机产品的利润更高,魅族利用原有渠道做配件市场的话还是有竞争优势,但在手机市场上,魅族想要在中高端市场站稳脚跟还需要很长时间。”孙燕飚对记者说,魅族从学生市场起步,虽然这一年也尝试了高端市场,但在市场高压以及换机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又被打回去做学生人群也算是预期范围。
以今年七月底发布的魅族PRO7为例,不管是产品的口碑还是销量,魅族PRO7都算不上成功。12月11日,在魅族架构调整的当天,记者在京东等电商平台看到了PRO7更是打出“全渠道最高直降600元”的促销计划。
资本与市场重压下的“失速”
魅族创始人黄章对这家公司的追求是“小而美”,要“做心中的手机,卖给喜欢的人”,并非服务大众市场。但到2015年,魅族的销量增长了350%的同时,人员规模也增长到接近四五千人。
中间的变化始于黄章内心对于资本市场的“新认识”,在2014年春节过后,他对员工说,魅族过去是用利润滚动发展,是普通的养猪术,但融资发展是养“火星猪”,后者意味着魅族开始向全产品系列扩张,价格要延展到千元以下,将盘子做大。
并且,2015年魅族引入阿里巴巴作为战略投资者时,就已经有了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黄章曾喊出“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从以前的利润优先,变成了销量优先,这样才能成为移动互联网入口。”一位魅族的高管曾公开表示。于是,这两年魅族成为手机圈中发布会开得最多的厂商,产品型号纷繁复杂。
但今年智能手机的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即便是OPPO这样的“渠道之王”也对整体市场表现出了悲观情绪。OPPO副总裁吴强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今年手机市场相比去年整体要下滑约10%。“在市场最困难的时候,能够活下来就是最重要的。”吴强说。
大品牌打仗,小品牌遭殃,魅族市场上遭受到了来自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来自多方的压力。
“魅族过去以专卖店为主,魅蓝出现后开始做电商,近两年开始借助国代进入大连锁。”赛诺的一名分析人士对记者说。但从市场数据来看,渠道的扩张并没有让魅族的渠道结构有根本性的变化。
在赛诺的三季度渠道结构表中,魅族的专卖店依然占据了49%的市场比例,而运营商营业店为7%、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数据为16%和20%,相比去年同期的数据并无明显变化。2016年第三季度,魅族的通信连锁店和独立店的占比分别为15%和14%。
孙燕飚对记者表示,资本对盈利的要求让魅族过去几年走了不少弯路,渠道方也赚不到钱,也导致了部分魅族部分店铺面临关门的风险。“未来魅族的突破点在海外市场以及国内的学生市场,稳扎稳打,实现自我造血才是当下之急。”孙燕飚说。

日前,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腾讯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永辉超市股份有限公司5%股份,此外,腾讯拟对永辉超市控股子公司永辉云创科技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拟取得云创在该次增资完成后15%的股权。
而在这项公告发布两天前,阿里巴巴正式提出无条件现金要约收购高鑫零售全部已发行股份,每股要约价格为6.5港元。而高鑫零售早在11月20日就已发布公告披露了收购的相关信息。其宣布,阿里巴巴集团、欧尚零售、润泰集团达成新零售战略合作,阿里将投入224亿港元(约合190.02亿元人民币),直接和间接持有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从而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高鑫零售旗下有欧尚、大润发两大品牌,2016年的营收超过1000亿元。
早在去年马云提出新零售后,京东也提出了第四次零售革命的概念,两家企业都在探索由线上向线下发展,并争抢舆论主导权。电商落地的原因在于线上零售增长乏力,空间越来越少,而且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相对于中国年零售总额30万亿的规模,电商只占了15%左右,传统零售市场更大。
实际上,在过去十几年电商快速发展起来的原因是,电商作为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的供应链被去掉了,生产上直接面对消费者,因此,具有巨大的低成本优势。而传统零售,在生产与销售之间,存在一个多层级制的批发环节,比如省、市、县逐级代理批发,等到零售商最终拿到商品的成本会比出厂价高很多,这个过度臃肿的供应链侵占了生产与销售部门的利润。电商与消费者之间只有电商平台费用、快递成本等,大大降低了中介成本。更具优势的是,电商以相同的透明的价格面向全国消费者,从而碾压了各地传统零售商。
电商企业作为零售平台,从中发现了传统零售供应链过长带来的巨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大部分不适合线上销售的商品,或者线上销售成本过高(比如新鲜食品的冷冻与配送),如果电商落地后,直接连接生产与销售,意味着存在巨大的盈利可能。比如,阿里巴巴正在全国大规模投资盒马鲜生店,阿里占据了零售端,在生产段采购时具有很大的议价能力,而且,阿里既可以全球采购,又可以直接生产,产销一条龙,占据市场主动。
电商介入传统零售的另一个渠道是所谓的赋能,比如京东提出流量赋能、效率赋能、用户运营赋能等,为传统零售业赋能,帮助传统零售完成互联网转型升级。阿里也想改造全国数百万家夫妻店,通过大数据为夫妻店提供市场热销的商品,阿里扮演着供应商的角色,又可以拥有终端消费大数据,反向对生产端占据主动。也就是说,所谓的赋能,主要是为获取线下零售商的大数据。未来,大数据将成为市场的王者,而生产与销售只是打工者。
我们可以看出,零售行业的垂直整合蕴含着巨大的宝藏,这是因为中国传统供应链过于落后,如果电商利用自己的互联网经验、大数据、品牌、资本等优势,介入传统零售领域的垂直整合,将逐步击垮传统零售企业。阿里、腾讯等并购传统连锁商业企业,就是为了占领销售端,并积累天量的大数据,这样才能通过集团采购、大数据等反向控制生产端,从而获取丰厚的中间利润。
考虑到中国每年超过30万亿元的零售额,而且在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中高端产品的需求增速快,利润高。这也是为什么阿里大规模推广盒马鲜生,而腾讯也跟着入股永辉,因为永辉子公司“永辉云创”年初也推出永辉超级物种,采用“高端超市+生鲜餐饮+O2O”混合业态,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的盒马鲜生类似。这种中高端的生鲜与餐饮模式,在消费升级时代市场需求大,利润空间更大,因此,阿里与腾讯两大巨头都在争先恐后的圈地。
不久前,马化腾在某个论坛接受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和腾讯都是强调赋能的企业,如果两家有不一样的地方,可能我看重的是被赋能者的安全程度,如果说被赋能者的收入、利润都在赋能者手中,那这就没有任何安全可言。这个判断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就像人类目前担忧人工智能反客为主一样,如果一两家巨型企业控制了商业供应链以及市场大数据,那么,所有的供应商意味着只是代工者,而消费者也失去选择的自由,剩下的只有商业帝国。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