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让消费者对净水器产品产生了质疑,去年液晶电视面板价格下滑20%至40%

2018年对处于野蛮生长期的净水器行业来说,注定将是一个变革之年。净水行业首个强制性标准《反渗透净水机水效限定值及水效等级》(以下简称“新国标”)已于日前发布,并将于2018年起正式实施。有关专家表示,新国标的出炉意味着国家将强制性约束净水市场的规范生产,倒逼净水技术革新,未来2-3年将加快行业的洗牌。
新标落地
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发布的新国标,为贯彻落实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划出严守用水效率控制的红线,并将于2018年11月起开始实施。
据介绍,该标准一方面规定了水效的检测和计算方法,另一方面将水效分为5级,并设定了净水产水率的红线,5级即水效限定值为35%。通过水效限定值的设定,将淘汰至少30%的高耗水产品,初步估算年节水量超过1亿立方米。
调查显示,目前净水器平均效率不到20%,预计标准实施后平均提高一倍,达到40%以上的同时,标准设立节水先进值,可以引领行业水效提升。反渗透净水器水效标准中2级即节水评价值为55%,作为引领高效节水产品的先进指标,将鼓励企业改进技术,通过提升产品整体品质达到更高的水效。
新国标实施后,凡净水产水率低于35%的RO反渗透净水器,就都可算是不合格的产品,新国标将通过水效限定值的设定,来淘汰那些高耗水的劣质产品。
此外,在去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定通过的新版《标准化法》中,明确要求企业明示执行强制性、推荐性标准编号的名称,这一法律在2018年1月1日实施后将对企业执行国家标准起到有力的促进作用。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鲁建国介绍,《标准化法》对企业也是一个保护,抽查的时候有很多不确定性也规避了。
其实,早在2014年8月1日就正式实施了《家用和类似用途饮用水处理内芯》和《家用和类似用途饮用水处理装置》,但这两项国标由于其非强制性属性,并未受到净水相关企业的重视,没有起到实质性净化市场的作用。
乱象横生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净水器市场前景及投资机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净水器市场规模达271亿元,同比增长33.2%,2018年中国净水器销售规模或将突破330亿元。火热的市场表现,让许多企业看中了净水领域的巨大潜力,纷纷进入市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净水器品牌已达到5600个。这其中既有深耕净水领域多年的品质供给,有上下游及外资企业的趋之若鹜,还有作坊式的中小企业。
北京商报记者在京东商城上搜索“净水器”三个字,出现超过7400条商品信息,除了沁园、美的、海尔等大品牌之外,还有很多并没有见过的杂牌产品;在淘宝上,有近5000条净水产品信息,价格从几百元到几万元不等。
产业观察家洪仕斌指出,新国标出台之前,净水器行业一直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产品鱼龙混杂、品牌乱象,市场环境混乱,且虚假宣传多,不仅影响了消费者选购,也让消费者对净水器产品产生了质疑,既不利于行业发展,也有损消费者的利益。
“比如,针对RO反渗透净水器,较为突出的问题是‘废水比’。不少商家在废水比这项指标上的刻意隐瞒,使得商家与消费者之间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等。”洪仕斌说。
据了解,目前市场上将近40%的家用反渗透净水机的净水产水率不足20%,也就是说产1吨纯水,将有4吨废水被排掉,而商家在销售产品时却对此避而不谈,甚至弄虚作假宣称低废水,而消费者把产品买回家后才发现问题,却为时已晚。
另外,我国家用净水机整体普及率不足5%,几乎空白的农村市场却频繁传出推销净水机诈骗事件。净水的目的原本是为了还原被污染的水质,但当前的净水市场却打着“美容”、“抗癌”等功效蛊惑消费者。
据报道,有业内人士爆料,一台两三千元的净水器,拆开后发现:配件为出厂价一支1.8元的熔喷滤芯,一支3元的压缩活性炭滤芯,还有两支不超过3.5元的颗粒活性炭滤芯,以及一个60元的RO膜。除了配件低端外,一些商家还没有“饮用水安全产品卫生许可批件”。
业内人士指出,这些乱象导致消费者对市场信心不足,更严重阻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究其原因,混乱根源是此前国家强制性标准缺失,行业准入门槛低。
洗牌加剧 除了上述问题,净水器行业还存在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的问题。
奥维云网副总裁郭梅德在2017中国净水行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表示,产品的同质化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品质型”、“个性化”需求,让注重技术创新的企业失去技术红利,导致越来越多的企业跟风抄袭模仿,最终只能靠价格战来争夺市场。
新国标的正式实施,将进一步整顿净水行业,引领新一轮的技术升级。融合网CEO吴纯勇指出:“国内净水产品正迎来产业革新时期,新国标的出台将倒逼净水行业升级,高技术含量、高品质的净水产品将更受市场认可,低端贴牌、无核心技术的净水品牌将会逐步被抛弃。”
他认为,随着净水行业的逐渐成熟,以及消费者对净水产品认知的继续加强,净水行业将面临产品迭代与产品普及同步前行的新局面。因此,净水企业需要打破惯性思维,要不断强化品牌建设、优化渠道结构、立体化推进产品,立足核心技术、把握核心组建,从竞争白热化的净水市场脱颖而出。
奥维云网董事长兼总裁文建平曾表示,我国净水行业正处于成长初期,净水产业的高保有量天花板较高,未来发展空间潜力大。
对此,行业人士分析,家电市场的发展前景未来十年将集中于三四线城市,其主要因素来源于城市运营成本的不断加大,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城市家电市场的发展。国家节能补贴较高的新型节能产品净水器在三四线城市家电市场销售火爆便是最好的佐证。
他还表示:“由于国内一线城市的高房价、有限的使用面积,使得很多消费者在选购净水器产品时有一定的顾虑,其原因主要是净水器所占用的面积相对较大。而对于三四线城市来说,房价相对较低,使用面积上相对较为宽松等有利条件都成为净水器被热捧的原因。”

“东莞没有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360董事长周鸿祎的心里显然不太痛快,那时候是2015年的8月,360刚刚与酷派旗下的电商品牌达成入股合作,但没过多久,乐视却成功入股酷派集团,成为了酷派的第二大股东。
所谓的“爱情见证”被资本游戏撕得粉碎,当外界问起周鸿祎怎么看“一女二嫁”时,他干脆表示,自己只想做好手机,“谁可以帮我我就对谁好,谁妨碍我做我就干谁”。
但外界还没有等到三方在手机上一决胜负,如今的乐视已经走向了崩盘,而酷派元气大伤后,“撇清”与乐视之间的关系,也成为酷派当下接盘者最希望完成的事情。在近日酷派的公告中,乐视系的刘弘由目前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的职位被调任为非执行董事;公司秘书由梁兆基接任;同时梁兆基、梁锐和林霆峰被委任为执行董事,吴伟雄获任非执行董事。
刘弘卸任董事会主席仅留任非执行董事,意味着乐视系基本撤离酷派董事会。再加上此前不断出清的乐视股权,两年多时间,酷派与乐视这位“新欢”之间的“旧情”也算是一点都不剩了。
现实总比故事更加令人意想不到,谁还能想起两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追梦者,现如今已经成为了这场“资本赌局”的最大输家。
犹记得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不少线下手机店的加盟商家都还在相信乐视的“生态化反”故事,供应商们也在期待乐视成为第二个小米,甚至连华为这样的公司,内部也不得不警惕资本助力下的乐视系。
当贾跃亭公开“炮轰”苹果、三星、华为“搏傻”时,华为轮值CEO隔空回击“昨天SpacX回收火箭成功,今天乐视开始大放厥词。真正的创新靠的是科技,不是哗众取宠的商业模式。免费的,可能是最贵的。”双方的隔空喊话,在今天看来有些讽刺。
当然,乐视并不是唯一的输家,作为一家25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接受乐视入股后,甚至放出了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的目标。可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仅有几十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资本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但也许这不能怪某个管理者。当时的市场环境对于传统手机厂商来说并不好过。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老老实实做手机的人赚不到钱,但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
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虽然说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但这时候,酷派的命运已经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
也许老周应该庆幸360并没有被置身于这场乐视“漩涡”中,目前来看,无论是手机渠道商还是合作伙伴抑或是供应链厂商,乐视所引发的行业地震仍在继续,“被一个乐视坑惨了,别被第二个乐视给再坑一次”,这种焦躁与恐惧的情绪在智能手机增量天花板越发明显的今天仍然在被无限放大、继续蔓延。

北京时间1月23日早间消息,全球最大液晶电视面板制造商LGDisplay宣布,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营业利润同比下滑95%,创近两年最低水平。
该公司表示,该项业绩没有达到市场预期,原因是面板价格下跌,加之对小尺寸OLED屏幕的开发和生产投入超出预期。
这家苹果供应商在去年10月至12月实现营业利润440亿韩元。而根据汤森路透I/B/E/S的调查,12名分析师平均预计该公司当季营业利润为2500亿韩元。
这是自2016年第二季度以来,LG Display最低的季度营业利润。
“面板价格的下行趋势预计还将持续,但价格有望在第一季度末稳定下来。”该公司CFO
Don
Kim在声明中说,他还补充道,第一季度面板出货量可能因为淡季因素下滑近10%。
分析师表示,由于需求疲软,加之苹果最新的iPhone机型用OLED面板代替了液晶面板,该公司当季液晶面板销量低于前一年。
集邦咨询光电研究中心(Wits
View)称,去年液晶电视面板价格下滑20%至40%,而前年则因为大尺寸电视机需求紧张而出现涨价。
然而,Wits
View表示,随着电视机出货量反弹,加之较低的面板价格刺激电视机厂商加紧备货,降价趋势可能在2018年有所缓解。另外,随着京东方等公司的新生产线逐步提高生产质量,供需也将更为均衡。
LG
Display还在电视OLED面板市场占据主导,但其竞争对手三星电子的显示器业务主导了手机小尺寸OLED面板市场——LG
Display现在也希望向这一领域渗透。 韩国去年12月批准LG
Display在中国建设OLED面板工厂的计划,该公司希望借此做大OLED业务,并向智能手机OLED面板市场进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