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禁止销售iPhoneX和其他侵犯高通5项专利的苹果手机,乐视大厦目前仍处在被抵押状态

据Engadget报道,苹果和高通之间的法律大战甚至比你想象的还要激烈,在同一天,他们互相起诉对方。11月29日,苹果状告高通Snapdragon芯片涉嫌抄袭其设计,而高通声称从iPhone7到iPhoneX等多款苹果手机侵犯了其16项专利,包括节能方法、界面,甚至相机自动对焦功能等。
互撕升级高通希望新诉讼能让苹果iPhoneX禁售
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高通也提出与此相匹配的诉求,要求禁止销售iPhoneX和其他侵犯高通5项专利的苹果手机。与高通之前的ITC诉求不同,新的ITC案例明显只关注那些使用英特尔无线芯片组的iPhone。显然,高通决心打到苹果的痛处。苹果公司对此不予置评。
然而,通过这些针尖对麦芒的诉讼,两家公司显然正试图迫使对方首先让步。高通特别针对苹果此前的诉讼,即声称高通专利授权费用过高,而且它可能会利用禁止销售尖端iphone的威胁作为强有力的谈判筹码。即使诉讼和ITC投诉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出结果(ITC通常更快作出裁决),对于高通来说也有很好的机会,对iPhone8和iPhoneX的禁售令会对苹果造成切实损害,并迫使其回到谈判桌上。
苹果可能不会屈服,除了状告高通侵权诉讼之外,它还支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进行涉嫌反垄断调查。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第二天,多位互联网大佬在分享经济、人工智能、互联网精准扶贫和全球数字经济等17个议题上擦出火花,他们与全球1500位嘉宾和400余家知名互联网企业与创新型企业一起感受科技最新的发展趋势和前沿技术,共同为未来建言。
李彦宏:AI也能改变制造端和供应端
AllinAI的百度在本次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备受关注,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人工智能分论坛上列举诸多AI改变生活的实例,在他看来,AI不仅限于toC的领域,在toB的领域也有很多的应用,AI也会改变B端,也就是改变制造端和供应端,比如Apollo平台,李彦宏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讲也是toB的,是一个供给端的平台,百度已经联合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在一个大产业链里,共同为无人驾驶而努力。
雷军:未来十年最核心的战略就是人工智能
对AI情有独钟的还有小米创始人兼CEO雷军,在他看来,融合是发展数字经济的关键因素。数字经济就是把这20年积累的互联网技术、方法论、商业模式,有效地和传统的各行各业进行融合,包括要把最近两三年在人工智能技术上取得的突破进行融合。人工智能是一次技术革命,这次技术革命要真正发挥技术优势,要和各行各业相结合。他同时认为,目前最能体现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是智能音箱产品,其次是手机拍照和相册,除此之外还有自动驾驶和医疗诊断。
张勇:数字经济是中国的巨大机会
在“全球数字经济:深化合作,增强互惠”论坛上,阿里CEO张勇表示,马云提出的“五新”战略本质上是对数字经济走势的判断,未来每张人脸、每个身体都是钱包,数字经济的发展是中国巨大的机会,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巨大机会。张勇认为,今后随着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互联网的技术、互联网的思考和产业的结合,在从消费侧走向供给侧,走向智慧制造和智慧设计,走向整个产业的方方面面,数字经济的影响,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是一个全方位的影响。
刘强东:明年帮助500个品牌推向海外
植根于电商的京东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对中国品牌感情颇深,他表示京东如果进军美国市场,去和亚马逊竞争,就要把众多中国品牌集结。两年前京东成立秘密小组,跟各个企业合作,帮助它们将商品销往海外。目前京东已经成功将40个品牌推向海外,明年希望帮助500个品牌。同时他希望全体企业家都行动起来,争取在2020年前让全体中国人实现脱贫,再用五年让他们富裕起来。
丁磊:希望跨境电商政策进一步放开
出席“数字丝绸之路”分论坛的网易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也将视线聚焦电商领域。他表示,以前的国外企业向中国销售商品需要很高的门槛。跨境电商让消费者不用跑到国外去,就可以买到国外商品。但现在还是有单价等方面限制,希望政策能进一步放开。谈及未来的计划,丁磊表示,在未来的几年,仍有需要把中国制造的产品销往国外、需要对国外商品进行定制等诸多挑战。
姚劲波:“90后”群体新消费观念将推动共享经济发展
在“分享经济:创新与治理”分论坛上,58集团CEO姚劲波分享了一组来自58同城的数据,现在的中基层人群平均工资已经由几年前的三四千元增长到七八千元,这些人群主要以“80后”、“90后”为主。这些人群学历更高、消费能力和消费观念也有所提升。由于未经历稀缺经济年代,这些人群的消费观念已经从拥有转换为使用,这将推动中国共享经济的发展。他同时认为无论是共享经济还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都可以拉低贫富差距。
程维:到2020年将有一半的汽车专为共享出行而设计
身处共享经济风口的滴滴向来是业界关注的重点,滴滴CEO程维对共享经济已有自己的希冀,他称希望从2018年开始,有10个汽车品牌开始为共享设计汽车,并且第一波大规模投放的共享汽车在2019年能够实现。2017年,滴滴成立了汽车开放平台,滴滴希望在中国扶持1000家小的汽车运营商,未来的汽车不再是被千百万个家庭拥有,可能是由成百上千个汽车运营商帮助家庭拥有这些汽车。2020年以后,汽车会有超过50%为共享设计,新的交通大时代,会向分享、智能新能源的方向发展。
王小川:AI将为大连接时代重新赋能
在去年展示过同声传译机的搜狗今年继续为AI发声。在搜狗CEO王小川看来,连接的传统定义是连接人、交易、服务,目前已非常充分。下一步需要用到人工智能技术。从三个维度看,AI能为识别、生成和决策重新赋能。王小川认为,过去的连接以语言为核心,语言有简单处理的可能性,同时也是对于通用人工智能时代的载体,把声音、视觉转成文字。这次搜狗带来了可以识别唇语的机器,可以将图像转换成文字,为大连接时代提供新机会。
王晓峰:共享单车成为交通基础设施
在开幕当天发布领先科技成果后,摩拜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于12月4日亮相“网络传播与社会责任——新时代、新机遇、新担当”分论坛,王晓峰指出共享单车以“骑-乘-骑”的组合满足多层次出行需求,同时“共享单车+公共交通”的出行新方式,不仅能够减少碳排放和道路拥堵、促进绿色交通,还能够产生海量精准出行大数据,助力城市规划和可持续发展。历经一年的高速发展,共享单车已成为连接各种出行方式的交通基础设施之一。

位于东四环边上的乐视大厦,也算地标性建筑,见证了乐视扩张时期的辉煌。而如今,随着乐视系危机发酵,其或被整体出售。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乐视大厦确正在寻找买家,但出售人或并非乐视控股。且由于该资产被抵押且尚未解押,出售存在极大难度,难寻接盘人。
作为乐视的总部大厦,目前乐视系大部分公司若要继续在这里办公,均需要向物业租用。自2016年乐视大厦被抵押出去之后,在乐视大厦办公的乐视系公司,都要租用大厦的场地,定期支付租金,且每家公司自己承担相关费用。
不过,目前乐视大厦内部的乐视系公司也在挪腾。随着两大体系加速分割,乐视上市体系的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在乐视大厦外部的公司正在陆续回归。
14亿元寻买家 售卖人并非乐视控股
日前,有消息称,位于东四环朝阳公园桥东北角占地面积2万平方米的乐视大厦或将被整体出售,报价14亿元。
一位房地产经纪人告诉记者:“确实有人向中介委托出售乐视大厦,且是急售,不过房屋还需核验,目前出售人要求中介对其信息保密。”
据了解,乐视大厦是乐视控股的资产,此前曾被抵押,目前尚未解押。
乐视大厦原名为宏城鑫泰大厦,2014年贾跃亭购入后,宏城鑫泰大厦正式更名为乐视大厦。彼时,高速扩张的乐视员工大规模增长,原有办公大楼已无法与乐视扩张和招聘员工的速度相匹配,故贾跃亭旗下乐视控股购置了宏城鑫泰大厦,乐视系公司整体搬入该大楼中。此后,乐视大厦成为乐视集团的总部大楼,隶属于乐视控股。
但由于资金紧张,乐视大厦曾被贾跃亭抵押,不过其目前或陷入多笔债务纠纷之中,亦可能面临被法院查封的风险。
2016年11月份,鉴于易到贷款困难,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元联合贷款,这笔资金,仅有1亿元用于易到,其余13亿元都流入了乐视汽车生态之中。
有报道显示,乐视以南京银行为通道将乐视大厦进行了抵押,这笔14亿元贷款资金来自于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期限为两年,年利率为8%,总利息为2.24亿元。此外,私募基金恒天财富也曾表示,乐视系列基金不是贾跃亭个人提供的连带保证,而是乐视大厦作为抵押。
不过,《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随着乐视系资金链问题爆发,有多名债权人都瞄准了乐视控股旗下为数不多的资产之一——乐视大厦,该大厦或已陷入多起债务纠纷之中。
“实际上,此次有意出售乐视大厦的也并非是乐视控股,之前乐视控股联合易到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向一家公司贷款了14亿元,目前这家公司认为乐视控股无法偿还这笔贷款,就准备将抵押物出售。且因担心乐视大厦陷入其他纠纷中,该公司出售得非常着急。”一位接近乐视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
不过,乐视大厦要被出售,难度非常大。
一位业内律师表示,抵押期间,抵押人未经抵押权人同意,不得转让抵押财产,但受让人代为清偿债务消灭抵押权的除外。
“乐视大厦目前仍处在被抵押状态,且尚未解押。抵押期间,抵押人擅自转让抵押物的,转让行为被视为无效。如果该部分资产要被出售,卖方需自行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或买方以首付款的方式替卖方还清贷款,解除抵押后再交易。取得抵押物所有权的受让人,可以代替债务人清偿全部债务,使抵押权消灭。受让人清偿债务后可以向抵押人追偿。不过,目前看来贾跃亭已经没有资金偿还这笔款项。”该律师称。
乐视系公司租用乐视大厦 被售后员工如何安置?
目前,乐视上市体系多家公司仍在乐视大厦内办公,而乐视非上市体系大部分公司已经搬离乐视大厦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犹在。乐视上市体系公司包括乐视网、乐视视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金融、乐视云。乐视非上市体系的公司有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乐视体育、乐视汽车等。
据悉,随着乐视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的分割,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汽车早已搬离乐视大厦,单独租了办公地方,仅有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尚有为数不多的办公人员在乐视大厦之中。而乐视上市体系的部门正在慢慢回归乐视大厦,其中乐视终端的客服体系在两周前刚刚回到乐视大厦。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虽然乐视大厦已被抵押出去,但日常管理还是由乐视控股负责。乐视系的大部分公司要使用乐视大厦的场地和在大厦办公,均需要向宏城鑫泰物业租用。而如若乐视大厦被出售,那么乐视系公司员工的安置也将成为问题。
一位乐视网内部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目前乐视大厦的产权隶属控股,不过2016年就被抵押出去了,事实上现在我们只是租用乐视大厦,租金交给宏城鑫泰物业。”对于乐视大厦的出售,其表示:“大厦卖不卖我们不受不影响,我们要么搬家,要么换一个‘房东’续租,主要看租金等因素。”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