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今年在中国台湾成立,新风市场品牌

一部由主持人柴静从央视离职后拍摄的大型空气污染深度公益调查纪录片,把人们对雾霾肆虐之下大气污染的担忧放大到空前,甚至有些人谈雾霾变色,令人极为恐怖。在此背景之下,换新风系统产业受到需求激增的刺激,迅速开始崛起,发展之快,令人咂舌!
特别是一些政府民生项目,如为学校、幼儿园、医院、养老中心等配置新风系统,动辄计划几个亿,催生新风产业有一个突然爆发的趋势。为此,很多投资者迅速进入新风产业,期望能够站在新风产业发展的风口上,借势获取和分享行业暴增的红利。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4年新风系统在居家建筑领域的市场规模达到20.5亿元,同比增长44.53%;2015年市场规模达到45亿元;2016年全国新风行业市场规模70亿元,增幅55%;2017年于市场的预期是翻一番,预计能够达到140亿元的规模。起步速度比当年的为中央空调市场要快得多。
而根据市场统计,新风市场品牌发展迅速,2016年初,行业内有300多家品牌。2017年将不会少于600家。从2016~2017年增加了300多家企业,相当于1天就有1家新的企业或品牌诞生,以发展神速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这么多的投资者进入这一市场领域,一方面是因为新风系统是针对当前社会热点和居民关切,具有政策支持发展的因素;另一方面也是当前消费市场新兴热点不足,资本找不到更好的投资方向。而新风产业新近崛起,容易站在风口上被吹起来。
对于资本逐利的本性无可厚非,毕竟哪个行业有钱赚,资本就会蜂拥而至。但是,要看到对于新风产业来说,现在还要去等风来似乎有些不现实。实际上,新风的风口已经过去,不可能继续出现前一两年那种风口的市场状态。现在每年的项目金额相对已经稳定,难以再出现暴增的态势。也就意味着风口的大风已经过去,凭借缓缓的小风不可能支撑那么多的投资者淘金。
算一笔账就十分清楚,截止2017年底有将近1000多个品牌分享不足百亿市场。其实,落到每个品牌能分到的市场份额似乎并不多。并且达到百亿规模后,还能不能继续保持高增长还是个未知数。一个新风制造企业的产值规模平均才1千万出头,在制造企业里来说只能算是小企业,像格力做空调单品也做到超千亿呢。
况且,政府在近几年加大了对污染的治理。以北京为例,2017年底,北京的空气质量综合排名可以进全国前十,个别天气超过海南,还进入排名第一呢。用户对新风系统的需求热劲已经过去。因此,再出现像前几年那样雾霾严重的情况将会逐渐减少,相对应的对新风系统的需求也不再会呈现大幅增加。
因此,就新风企业的规模而言,企业还执着于等风口的发展战略,那只能是偏安于一隅,不可能再等到风口的大风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剧行业的竞争,也就是通过市场残酷的竞争,把那些没有技术积累,没有市场竞争力,没有优质服务的企业淘汰出局。让那些技术实力深厚、服务能力强大的企业脱颖而出,这一行业才会真正算是成熟。
实际上,新风市场现在是处于发展初期的懵懂阶段,还有不少投资者和从业者抱有牟取暴利的心态。若果真如此,还是尽快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战略,赶紧准备好过冬的小棉袄,否则来的不是风,而是清理行业的冰雹。

两年前,在阿里巴巴的一场大会上,鸿海的创始人郭台铭听了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关于“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资源”的演讲后,一夜没有睡好,这位全球制造行业的领军人物被马云提出的新制造打乱了思绪。
在过去长达43年的发展中,鸿海(大陆工厂被称为富士康)一直是制造行业的弄潮儿,但近年来代工利润的逐渐下滑却让这家企业受到不少的争议,当一家互联网企业提出要做“新制造”时,郭台铭表示听完后有些措手不及。
但两年后的今天,郭台铭显然镇定了许多。近日,鸿海在中国台湾举行的一场临时股东会上,他表示,鸿海不再是代工厂,已从硬件公司转型到平台公司。同时他对外宣布将在人工智能研发方面进行重大投资,未来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1.43亿元),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
一位富士康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台湾制造业不会是夕阳,制造的实体经济永远都会存在。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通过AI的工具性实现转型。
投资AI领域
在刚结束的临时股东大会上,鸿海科技集团正式宣布启动两项AI研究培育计划。一方面,成立“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协助集团开发“工业互联网+机器人”的AI创新,另一方面将在5年内提供100亿新台币,从AI人才培育、IoT工业场域应用、大数据分析等领域,全力推动集团转型成为AI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企业;同时邀请美国基因科学家克莱格·凡特共同创造“亚太前瞻健康管理服务”。
郭台铭表示,鸿海从实体制造起家,具备领先全球40多年的经验和技术,将透过AI的工具性,打造由“云移物大智网+机器人”构筑而成的工业互联网AI应用生态系。并强调投资100亿新台币主要是用于招聘AI应用的相关人才,在所有生产基地部署人工智能应用。
不知不觉中,鸿海这个庞大的制造帝国正在不断向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靠近。
如今的鸿海已然不再是当年生产代工iPhone后迅速壮大的那个制造业巨人,不论是供应链还是价值链,它无处不在。
据富士康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鸿海工业互联网AI应用研究院今年在中国台湾成立,以跨厂区、国际级的运作规模,协助加快集团转型速度,后续将视应用需求在美国、日本、中国深圳、上海、南京、北京等地成立据点。并且,鸿海的合作方中还有像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这样的对象。据了解,吴恩达最新成立的公司Landing.ai去年7月就开始与鸿海科技集团旗下的鸿腾科技合作,推动后者用AI应用加速改造工业互联网的AI基因。
“关于近年来的投资布局,鸿海早就不是传统代工业,而是能够做到定制化智能生产。”郭台铭在2017年广州财富全球论坛发表演讲时如是说。
转型提速
郭台铭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富士康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创新型的人工智能平台,而不只是一家制造公司”。但提到富士康,仍然会让人联想到“苹果最大的手机代工厂”这一概念,因为其有超过50%的收入来自苹果。而作为富士康最大客户,苹果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富士康的心。
鸿海精密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10788亿元新台币(约合357.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但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则创下2008年第四季度以来最大跌幅,为210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45亿元),比上年同期降低39%,远低于标准普尔全球市场调查公司原本预期的356亿元新台币。显然,苹果对鸿海的影响依然巨大。
“其实鸿海的基本面很好,但仍经常受消息面影响,造成外资强、内资弱。”郭台铭在上述会议上强调,过去3年,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进行转型。而在此前,包括2700亿元新台币投资广州10.5代面板厂,以及以3万亿日元抢标日本东芝半导体也是为了进行AI上的布局。
“通过8K面板的影像、大数据等应用所产生的海量资料,最后需要大量储存设备,而大量8K影像大数据才能分析出有用的人工智能。”郭台铭表示,这也是他对东芝存储器有兴趣的原因。
同时,他强调,鸿海已有运作一段时间的关灯工厂,这些工厂中能产生很多有价值的数据。鸿海现在不只是代工厂,而是拥有大数据的结构层次与分析等,是人工智能非常接近的制造业者。再加上目前鸿海于深圳和高雄设有高速运算中心,收集全球在上海、北京、深圳、布拉格、美国威斯康星等工厂的生产线数据,借此智能制造链接,未来鸿海将具备全世界最大的工业互联网。
上述富士康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2018年,公司的转型仍然会继续,但一家公司的转型,要通过不断实践、摸索,最后才知道是否能成功,这些都需要时间去认证。

在电子手表和日用品等廉价产品领域,日本企业将海外生产迁回日本国内、或新建日本国内工厂的趋势在扩大。卡西欧计算器将推进日本国内工厂的低成本化,将海外生产的一部分迁回日本国内。由于亚洲的人工费上升,海内外成本差不断缩小。日本企业借助生产自动化等,使日本国内工厂的成本降至亚洲水平。资生堂也将时隔36年新建日本国内工厂。日本企业希望把“日本制造”的品牌号召力用于全球销售。
卡西欧增加在日本生产电子手表
卡西欧将提高在世界各国以20美元左右销售的手表的日本国内生产比例。目前在包括日本山形县、泰国和中国2处在内的全部4处工厂生产基本相同的数量。今后将在山形县的工厂推进自动化投资,将10万块的月产能提高至2倍以上。将在3年内把人工费正在上升的亚洲工厂生产线的一部分迁往山形的工厂。
在山形的工厂,将在今年夏季之前,在组装手表核心部位——模块的13个工序及负责外饰和表带安装的工序上实现全自动化。投资额达到数亿日元。有望将员工人数降至5分之1以下,卡西欧发面表示:“制造成本能够和仅为日本4分之1的泰国相同”,据称,能够低于在亚洲国家中人工费特别高的中国。
20美元左右的卡西欧电子手表是自约30年前开始制造的长期畅销产品。在卡西欧手表整体的约4400万块全年产量中,占到最多的10%以上。最近,虽然廉价,但设计的优良获得积极评价,以“廉价卡西欧”的昵称在全世界受到欢迎。
此外,“日本制造”的高品质等获得积极评价,购买日本企业的化妆品的外国人也在增加。资生堂为了将“日本制造”打造为竞争力的核心,正在栃木县建设36年来的日本国内首座新工厂。
“日本制造”回归有侧重
此前随着全球化一直将生产基地迁往海外的日本制造业,目前已开始调整基地布局。其背景是人工费的海内外成本差一直在缩小。中国的工资已涨至2005年的3倍以上,东南亚洲各国也在持续上升。不过,生产回归日本国内存在行业差异。在成本中人工费所占比例较低的产品领域,生产有可能回归日本国内,但需要大量人手的服装行业却很困难。
由于自动化技术,生产一线的省人化成为可能,在日本国内,也容易降低制造费用,这将推动生产回归日本国内的趋势。佳能正在宫崎县建设约9年来的首座国内新工厂。制造数码相机的新工厂将引进自动化生产线,以提升成本竞争力。
不过,生产回归日本国内并非所有行业都能实现。例如运输费低廉、劳动密集型的服装企业就很难将生产基地迁回日本。这是因为服装的生产基本上全部依靠手工作业,难以实现自动化。日本的很多服装企业正持续将基地从中国迁往东南亚等人工费低廉的地区。
目前,在高品质化妆品和家电产品领域,“日本制造”的需求正在全球范围内增加。如果面对需求增加而不思进取,日本企业将难以维持竞争力。如何降低日本国内的生产成本?生产一线也需要促进自动化等创新的力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