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份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达到了40%,全球智能手机销售数量在第一个季度下降了2%

今年3月份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达到了40%,全球智能手机销售数量在第一个季度下降了2%。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期间,国美线上、线下全渠道的数据信息已经清晰显示出,随着国内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零售市场“消费升级”正在发生。
彩电方面,从国美“燃爆5.1”的销售业绩来看,排名前三甲的依次是海信、创维、索尼。彩电市场整体正在向高端大屏方向倾斜,55至65英寸彩电已经成为市场主流,同时65英寸及以上产品依旧延续了爆发性增长的趋势。在性能上,人工智能正在取代传统硬件配置,成为新一轮市场关注点。从国美渠道的同比增幅来看,2018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彩电产品的新标配。
当前,内容运营为主的软件支持正成为电视业保证青春活力的重要手段。
业内人士表示,到了2017年底,中国市场包括智能电视和机顶盒在内的OTT智能终端的累积保有量达到了2.3亿台,激活量达到了1.7亿台。很多主流的品牌在2017年底的智能电视终端保有量终端都达到了500万台以上的,达到了可运营的级别。
数据显示,今年3月份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达到了40%;3月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活跃用户首次突破了5000万。预测,今年国内OTT广告市场会达到50亿元,比去年再翻一番,明年会超越100亿元。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段有桥则透露,爱奇艺和Netflix合作后,爱奇艺平台上的Netflix新用户注册的时候只有25%来源于电视,剩下75%都是其他的屏。但看一个月以后很多用户转到电视屏,到6个月竟然有70%的Netf-lix用户用电视来看视频。
除了内容付费、广告分成,生活服务也是大屏运营的新增长点,未来在电视上点外卖也将不再是新鲜事。

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后,乐视网年报再遭问询,这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第四年遭遇问询。
5月9日,针对乐视网2017年巨亏138亿元的“非标”年报,深交所连发33问问询乐视网。在问询函中,大额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被提及,而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也被多次提及。其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合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达到108.82亿元。
此外,问询函中,深交所还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截至2017年末,其净资产为6.63亿,同比下滑93.52%。
截至9日收盘,乐视网股价为4.41元,下跌3.29%。
连续四年年报遭问询:是否会导致暂停上市
乐视网9日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深交所要求乐视网就2017年年报补充回答33个问题。其中包括要求公司逐项列示截至2017年度,公司融资借款、经营性往来等各类负债情况,说明公司的偿债计划、资金来源及筹措安排,是否存在偿债风险以及应对措施,说明公司持续经营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等。
2017年年报披露,乐视网净利润亏138.78亿元,成为A股“亏损王”。公司2017年年报还被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年报,一般被认为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相关公司会被监管重点关注。乐视网已连续两年未能获得审计机构的标准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2016年审计机构曾围绕关联交易给出了“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今年已是乐视网年报连续四年遭监管部门问询。乐视网发布2016年业绩预告时,曾声称净利润同比增长三成,但2017年4月19日的年报却表现为“负增长”,从预增到预减,深交所当时一连提出16个问题,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未来业绩预测、研发费用及人员、行业数据现金流等3大类16项问题做出详细披露,其中关联交易及业绩预测是重点。
事实上,深交所从乐视网2015年财报公布后就已开始问询关联交易等内容,在当年6项问题中最后一项便要求乐视网说明与关联方乐视手机、乐视移动和乐视体育等关联交易的具体内容,并对比说明公司与非关联方交易的定价情况。在对2014年财报的问询函中,深交所列出的7项问题主要围绕具体的终端业务、广告业务、付费业务等展开。
是否调节利润被“关注”
从问询函看,关于会计师无法表示意见的事项也被重点问询。
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对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了坏账准备。审计报告称,公司没有提供其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亦没有提供上述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
问询函称,请说明公司未向会计师提供计提比例的具体依据、上述剩余应收账款的可回收性评估的充分依据的具体原因。
深交所还要求,说明预计无法偿还的除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及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明细,包括欠款方、销售的商品或服务、最近三年收入确认情况、应收金额及账龄,计提比例及其确定依据,剩余应收账款可回收的依据,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早在乐视网上月公告发布之初,就有审计师表示,审计机构对已计提的坏账准备无法出具意见,可能因为企业计提坏账过多,涉嫌操纵降低当期利润,也就是俗称的“洗大澡”。
记者注意到,在连续多年的问询函中,研发投入被重点关注。据公开披露,自2010年以来,公司开发支出金额由2010年的537万元,增加至2015年的7.31亿元。而2016年度乐视网研发投入金额为18.6亿元,乐视网被要求补充披露2016年度研发人员大幅增长的原因、公司员工专业构成较2015年发生较大变化的原因。
2017年,公司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为7.06亿元,同时研发人员数量大幅减少。这被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研发项目内容及其进展,是否满足资本化的条件,是否存在利润调节的情形。
年报问题频发,有公司被立案调查
据统计,今年以来,两市共有200多家公司年报被问询,这其中包括连遭4年问询的乐视网。
1月31日,抚顺特钢发布公告,因自查发现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申请停牌,如果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并且因实物资产不实问题追溯调整后公司出现连续亏损,或2017年度及以前年度净资产为负值的情况(最终以披露的年度报告为准),公司股票可能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3月21日,抚顺特钢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证监会对抚顺特钢进行立案调查。
此外,由于2017年度之前的年报问题有公司已被调查,这其中就包括惠而浦。
■焦点 是否存“洗大澡”情况?
乐视网年报问询函中,监管机构问询了33个问题,涉及多项业务的具体情况,此前业内质疑的是否在“洗大澡”的情况也被监管机构关注。
具体看问询函中的内容,包括要求说明乐视网两家子公司——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营业收入未大幅下降而净利润大幅亏损的原因,相关成本费用是否存在跨期调节;说明除了关联方之外的应收账款明细,并核实相关交易和应收账款金额的真实性,大额计提坏账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2017年度公司主要业务大幅萎缩的情况下,CDN及带宽费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比2016年度、2017年度的CDN及宽带费结算方式,说明公司关于CDN及宽带费的会计处理是否发生变化,是否存在成本费用跨期的情形。
此外,问询函还关注了研发支出、广告费是不是合理?销售费用中广告推广制作费为9.27亿元,同比增加3.9亿元,而现金流量表项目显示本报告期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为1.51亿元,这被要求说明实际支付的广告推广制作费与销售费用中的广告推广制作费差异较大的原因;要求说明广告推广制作费的构成,报告期大幅增长的原因、是否存在费用跨期的情形。
大额关联交易依旧,是否为冲高业绩
关联交易此次仍是监管机构关注的重点。巨额关联交易仍然存在,乐视网对乐视智能、乐视移动等关联方的销售金额达36.9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52.65%,关联方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约为47.57亿元。
问询函要求核实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商品是否实现最终销售,如是,说明相关款项的流向,是否存在关联方恶意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如否,说明未实现销售的数量及原因,是否存在关联方配合公司冲高业绩的情形。问询函同时要求说明,在关联方大额应收款项无法收回的情况下,报告期继续发生大额关联交易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分析 乐视网暂停上市这次真的来了吗?
此次函文中,深交所要求乐视网说明公司是否可能触发净资产为负导致暂停上市的情形,结合乐视网目前净资产情况,乐视网是否将暂停上市引发关注。
家电行业研究人士刘步尘受访时认为,目前,用“积重难返”四个字来形容乐视网可能再恰当不过。超过138亿元的亏损,荣登A股“亏损王”,旗下业务持续处于“准休克”状态,既无造血能力,也无输血机会。如果当净资产为负时,业务层面始终无起色,退市风险是存在的。
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看来,乐视网是否会暂停上市还是要尊重法规,法律规定的暂停上市情形包括连续亏损三年、净资产为负或者是重大违法等,还要继续观察乐视网的动向,如果乐视网做不下去了要破产,那它当然要暂停上市或者退市。
值得一提的是,财新此前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接手乐视网残局后,孙宏斌曾与监管层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也并不可行。目前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装入。

据《金融时报》报道,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和销售减缓导致2018年前三个月欧洲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出现历史性下降,其中西欧的下降最为严重。
据分析人士称,从一月到三月,欧洲智能手机出货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了6.3%的下降。这其中,西欧出货量下降13.9%,但中东欧地区的智能手机激活量却上升了12.3%,而这一提升源自于俄罗斯市场的优秀表现。
据杰夫凯市场研究集团的数据表明,全球智能手机销售数量在第一个季度下降了2%。智能手机供应商都在哀叹智能手机销售的下降,即使是市场规模不断增长的印度和中国市场也是如此。
三星在欧洲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500万部,比2017年第一季度下降了15%。苹果公司的iPhone销量为1000万部,较上年同期下降5.4%。
尽管苹果公司试图通过高端手机促销来应对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速度放缓的状况,但是iPhone
SE、6和6S等老款型号仍然占据欧洲出货数量的25%。
据报道,华为却实现了出货数量38.6%的提升,达到740万部。不过P20型号的延期意味着华为出货的大多数型号并非高端手机。
尽管市场饱和和销量下滑会让小规模销售商遭遇困境,但是欧洲智能手机市场新厂商小米和诺基亚的表现抢眼,小米出货量在首个季度就实现了1000%以上的增长。小米和诺基亚能够承受巨大的净亏损来打开欧洲市场。
Canalys公司研究分析师Lucio
Chen称:“这种情况不会长期持续下去,小米和诺基亚最终都会改变它们的收益和成本结构,就像现在的三大顶级供应商正在做的一样,调整公司的收益率。”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