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基本确定了S9的外型,毕竟美图手机今年的销量还不足百万台

11月29日消息,一直有传言表示三星即将在一月的CES大会上正式公开新旗舰机三星Galaxy
S9。知名爆料人Benjamin Geskin放出了一批Galaxy
S9亮屏谍照,这也基本确定了S9的外型。图片 1

“应该不会再买了吧,这次的新款太贵啦,不如加点钱买iPhoneX,美颜跟苹果相比,我现在更喜欢苹果了。”读者阿宣作为一名忠粉,已经连续购买了三款美图手机(V4s、M6和M8),当懂懂笔记问她下一步是否会购买新发布的美图V6时,她思考了一下做出上述回答。
作为国内智能手机红海中特立独行的一员,美图手机虽然小众,但也因为准确捕捉到特定人群的喜好,成功收割了不少忠实的拥趸。同时,也正是因为其独特的个性,以至于如今谈到美图手机时,用户们首先会想到:美颜、网红以及不菲的售价。
近日,美图在北京召开新品发布会,发布了年度旗舰手机——美图V6。作为高溢价的代表,此次发布的美图V6在整体配置略有升级之下,却带来了售价的“大跃进”。标准版的售价为5099元,高配版的售价高达6999元。如此高昂的价格,也让美图V6一举超越iPhone8目前的市场终端零售价。
在不少人质疑其过高的定价时,美图方面则显得非常有信心。美图CEO吴欣鸿表示,“美图手机的用户对价格并不敏感”。言外之意就是,能够买美图手机的用户是不会考虑价格因素的。这一观点,不禁令人想起另一家言称“用户对价格不敏感”的手机厂商8848。
美图是一家手机公司吗?
作为美图公司的董事长,蔡文胜并没有刻意回避自己一直使用iPhone手机的话题。对此,蔡文胜的解释是,他始终认为美图不是一家手机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另外,从初代产品诞生到现在,美图手机总计售出约300万台,而iPhone上却有数亿的美图用户。所以相比300万美图手机用户,他和美图应该更重视iPhone用户的使用体验。
或许,对于在香港上市的美图公司来说这并没有错,站在经营角度来看,重视更大的市场的确是正确选择。毕竟,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美图的核心仍然在于主营业务的营收和利润。
去年末,美图面对质疑带着“亏损”上市时,蔡文胜曾吐露过美图这8年来的成绩:移动端月活跃量4.56亿,超过11亿的独立设备上被激活。另外,安装有美图应用的设备已经超过15亿台。这些数字,才是资本市场最为看重的。
不过,尽管拥有超过10亿用户,但美图在商业化方面却一直举步维艰。“工具”App的本质降低了其变现能力,也限制了其未来的想象空间。面对窘境,美图在11月初挖来一手主导过微博商业化的前微博副总裁程昱,任命其为COO,希望其能让美图真正成为“下金蛋的母鸡”。
的确,从今年初以来,美图一直试图在广告、电商等领域发力,也获得了一定进步,但整体效果依旧并不明显。
至少从目前来看,蔡文胜所重视的用户应用市场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少利润。相反,支撑起美图营收大旗的却是并不受重视的300万台手机销量。根据美图公司所公布的2017年半年财报显示,公司来自智能硬件业务的收入约占总收入的88.7%,互联网服务及其他业务的收入仅占总收入的11.3%。
由此可见,或许在上市阶段,高层并不认可美图是一家硬件主导的企业,但是仅从财务状况上来看,美图业绩却恰恰是被硬件支撑起来的。这个结果,与上半年财报发布后,美图公司创始人兼CEO吴欣鸿在中期业绩报告会上的说法略有差距。他当时强调,美图未来会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简单来说,我们把智能手机看做互联网的App产品在做。”
这个所谓的人工智能,应该就是11月23日美图发布的绘画机器人Andy及机器重建图片技术吧。
这不禁让人想起11月23日美图COO程昱在发布会上的提法,“在女性用户的绝对数量上,我相信中国没有一个平台可以比得过美图。所以从变现的效率和深度来讲,都会非常好。”或许,未来的美图真的会销售一些“和变美有关的智能硬件”甚至帮助女性朋友“管理好皮肤”,可这不是又回到做“硬件”上来了?目前国内媒体对于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企业,还是有一些清晰判断能力的。
售价直逼iPhone是急于盈利吗?
11月底的发布,根节还是因为要实现盈利。此次美图V6发布之后。CEO吴欣鸿在接受采访时自信地表示,有信心于2018年实现盈利,这再次印证了IPO时美图提出计划在“2018年盈利“的说法。
面对其盈利的言论多数舆论表示并不看好,毕竟美图手机今年的销量还不足百万台,仅靠这些销量(以及未来的人工智能应用)就想实现盈利,确实不是一件易事。不过,吴欣鸿盈利的美好愿景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是,这种盈利的背后恐怕是要以牺牲手机销量为前提。
对此,手机行业专家孙永杰对懂懂笔记表示:“此次美图手机贸然提价背后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出于盈利方面的考虑。对于美图手机而言,由于其特定的目标用户群体,想要进一步扩大销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所以美图选择了提高单品利润来增加盈利。”
不过,孙永杰同时强调:“提价促使单机利润上涨的同时,有可能会造成销量降低。目前5000+的售价,在国内市场绝对是一线大牌厂商争夺的领域,而与那些一线品牌相比,美图的品牌效应显然不是一个层级。当然,因为美图手机的销量本来就不高,所以相比降低一定销量,美图更愿意提高单品的利润。总的来说,目前美图手机就是选择了用销量换利润这样一种做法。”
盈利对于一家刚刚上市的企业来说,究竟是急还是不急?
根据美图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美图手机销量为74.83万台。而每台手机的平均销售价格仅为1959元。在如此销量的窘境面前,或许美图愿意牺牲20万台销量,来换取更多的利润。对于美图而言,70万台跟50万台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是能留住那些“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利润仍然可观。
所以,美图要在明年实现盈利并非空中楼阁。毕竟,两年卖了24万台的8848手机都成功实现盈利了。只是,押宝“不差钱”的用户,美图相比8848力有不逮。
当美颜成为常态,美图用户还有多少黏性
目前智能手机市场面临高度同质化,差异化设计和卖点成为所有厂商的追求。美图最大的卖点无疑就是其“逆天”的美颜技术,不过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美颜自拍已经成为所有主流手机厂商在炫耀的卖点。毕竟,现在连老罗的锤子都开始“进军”美颜了。
如果单从手机自拍这方面考虑的话,美图手机最大的竞争对手正是OPPO和vivo这两大巨头。但无论是技术实力、销售渠道、还是供应链的把控方面,美图都无法与两者相提并论。对于目前主流手机厂商来说,打造一款主打自拍美颜的手机从本质上来讲并不是难事。更何况,如果要拿AI在美颜上做噱头,以OV的财力和技术实力也是易如反掌。
对此,孙永杰表示:“目前整个手机市场的环境对美图来说并不友好,首先其本身就是一个年销量不足百万级的小众品牌。另外,其最主要的差异化卖点——自拍,也随着绝大多数智能手机厂商在这方面的发力被逐渐磨平。当自拍美颜的优势不再那么明显之后,搭配上其以销量换利润的策略,可能会对美图手机今后的发展壮大造成一定影响。”对于V6的超高售价孙永杰强调,“目前5000+的价格可能会使其在利润营收方面实现增长,但价格上涨的同时,由于其自身品牌不够硬,面对同一价位的苹果、华为等竞争对手时,销量下跌也就成了必然。”
为此,懂懂笔记专门寻找并走访了几位不止购买过一部美图手机的忠粉,当问及如果在这个价位选择换机目标时,她们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iPhoneX。
短期内以销量换利润的方式,可能会让美图明年上半年的财报变得更好看一些。但如果销量出现下滑,体量不断缩减,美图是否要进一步提升售价,来保证利润和营收?
这绝不是一个美好的前景。恐怕那时的美图就是想变成第二个8848也没有机会了,与8848定位的用户不同,美图用户群多是年轻爱美的女性,当面对一部售价如此高昂的美图手机时,她们那颗爱美之心还会继续保持热情吗?
或许美图对此也心知肚明。不过,在软件生态领域商业化进程尚未取得突破之时,仍需要智能手机的营收顶在前面。作为上市公司,美图要给股民充足的信心,那么只有一份亮眼的财报才能让“故事”继续讲下去。
或许,外界会更加“看不懂”美图的定位了:这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人工智能应用企业?AI解决方案提供商?只有当其真正完成用技术构建变现能力时,美图的手机才会完成历史使命,功成身退吧。

大润发母公司高鑫零售引入阿里投资,被看做是传统零售商自身变革缓慢、不得不寻求他救的象征。实体零售商前些年因电商平台的流量洗劫,衰败者不胜枚举,尽管它们的独立线上业务尝试从未停止,却从未获得真正的成功,如沃尔玛的1号店、大润发的飞牛网等。有分析认为,传统实体零售企业缺乏互联网思维、经营模式老化,在自建电商、门店升级等方面力不从心,种种试水失败后,引入第三方资本合作或技术支持已逐渐成为更多实体零售商的选择。
自建电商路坎坷
传统零售商的电商业务几经波折。在联姻阿里之前,高鑫零售独立运营围绕飞牛网展开的电商业务已经有三年多,烧钱10亿元以上,然而在2016年财报中,飞牛网仍亏损0.63亿元,并曾在2014年亏损约1.62亿元,2015年亏损约1.75亿元。早在2011年,沃尔玛也开始独立电商业务的尝试,通过全资持有1号店,试图将其打造为沃尔玛的线上商场,但是几年下来也一直没摆脱烧钱亏损的局面,终于在2016年以“1号店卖给京东”宣布了自建电商之路还是行不通。
麦德龙超市虽然于2015年就完成了全国店铺的网上商城建设,为各地消费者提供O2O服务,但还是在随后不久入驻了天猫国际跨境电商,并在2016年4月入驻天猫超市,使用天猫超市的仓配系统。商超在建立电商平台似乎还有不甘心放弃者,家乐福较晚加入自建电商大军,进度也稍显缓慢,其自建电商于2015年4月才在上海地区公测,2016年开始才陆续开通北京、成都等城市的网上商城服务,目前还没有实现所有实体门店的接入。
中国社科院财经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国内传统零售商对电子商务的反应太过缓慢,缺乏流量意识,已经错过了电商的培育期,现在网络零售市场已经被几家平台垄断,后来者几乎没有空间。另外,大部分国内实体零售企业在过去基本采用联营模式,自身缺乏经营意识,在数据分析能力、供应链管理能力、会员服务能力等方面都没能形成优势,发展线上业务以及打破它们固有的业务流程、门店作业习惯、思维模式较为困难,所以很难成功。
出钱出力不讨好
早在2014年,天猫、京东、苏宁等巨头就已经全部涉足自营超市业务,在供应链、物流配送等方面纷纷下了血本投入,而实体零售商的线上业务由于起步较晚,要重新建立物流体系和配送网络,成本高昂。此前家乐福为了配合电商业务就进行了大幅架构调改,狠心砍掉入华20年来形成的24个城市商品采购中心,合并成6个大区采购中心并建立物流配送中心。
如此大投入和高风险,并不是每个实体零售商都有魄力和能力承受。超市发副总裁赵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超市发在电商业务尝试和技术上的投入一直比较谨慎,一方面是由于超市发本身门店增长情况不错,门店发展空间还很大。另一方面,单独一个商家做电商平台,在推广、运营方面太费力。目前超市发的线上业务主要为接入外卖配送平台,如果要做线上线下全体系打通,在财力、人力上投入量级很大,而且技术迭代速度很快,因此对于新技术超市发目前还是选择先在门店试水,再根据具体情况一步步推进。
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传统零售商所面临的竞争对手变了,打法却没变。过去,对于传统零售商来说,竞争对手主要是周围3公里的店铺,只要在这个范围保住优势就能很好地存活。但是电商的业务是面向全国市场,已经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直接变成传统零售商的最大竞争对手。而且用户在各个平台的迁移成本很低,头部电商由于对人的管理有深刻理解,注重产品体验,在App、网络商城的技术迭代、用户体验、价格等方面都更有优势,传统零售商从区域“王者”变成了区域“矮子”。
刘桂海认为,大部分传统实体零售商的管理集中在“货、场”,缺乏对“人”的关注。传统零售商的原有流程、技术体系、信息化改造基本都是围绕商品、门店去做,在会员方面的积累却远远不够,对于顾客的流失原因、流失方向都不够敏感。刘桂海表示,由于实体零售门店本身资产很重,租金、运营等方面都需要大量成本,若要做出能与电商巨头抗衡的质量和用户体验,势必要承担更大量级的投入负担和风险,以多点为例,多点在近两年已经投入了近10亿元,这即使对于零售巨头来说也不是谁都敢轻易挑战的。
借力第三方成趋势
自建电商之路碰壁后,大部分实体零售商已纷纷寻求与第三方合作。阿里入股高鑫零售后,将向高鑫零售旗下的欧尚及大润发店铺提供阿里的业务模式和网上平台,双方的后台数据实现共享,综合系统及POS硬件进行对接,大润发与欧尚的业务将通过利用互联网技术和阿里体系中的流量增加实际的业务效益。沃尔玛将一号店资产卖给京东换取了京东5%的股份,后又多次增持,双方的合作也在资本联姻后展开,目前,沃尔玛在中国的电商布局主要包含沃尔玛自建的沃尔玛App、山姆会员商店网上商店,以及在京东商城的5个旗舰店,另外,沃尔玛门店的O2O服务也已全线交予京东到家。
对于资本、体量有限的区域商超企业来说,借力第三方更是大趋势。赵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超市发目前在部分店铺正尝试推广第三方平台“惠豆App”,后者可为超市发提供电子会员管理、促销打通等服务。北京物美超市与第三方服务平台多点Dmall的合作进行了两年也已初见成效,一方面多点对物美门店进行新零售改造,提供商品管理建议、开通秒付功能、推出自由购、打通会员体系、建立仓配售一体化系统等,另一方面多点还承担了物美超市的O2O业务。另外,武汉地区的商超龙头武汉中百也于11月初与多点展开了合作。中百集团董事长张锦松表示,传统零售业的O2O尝试做了很多,从七八年前就已经开始,但是效果一直不好,中百作为传统零售企业,没有这个基因,根本做不起来,行业内也已经建了很多类似的平台,烧了很多钱但是效果不理想,所以中百才选择了与多点合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