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V是TCL品牌在阿根廷的独家代理,如果自动化技术在工作场所迅速传播

到2030年,全世界将有多达8亿工人因为机器人和自动化而失去工作,这相当于今天全球劳动力的五分之一以上。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1月30日援引彭博社报道,这是麦肯锡旗下研究部门最新报告的结论,这个报告涵盖了46个国家和800多个职业。
这家咨询公司29日表示,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都将受到影响。如果自动化技术在工作场所迅速传播,那么机器操作员、快餐工人和后台员工将遭受最大影响。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的研究发现,即使机器人的崛起速度没有那么快,那么在未来13年间,仍将有大约4亿工人可能发现自己被自动化替代,需要寻找新工作。
报道称,对于那些被替代者来说,好消息是会找到新的工作,尽管在很多情况下不得不学习新的技能。报告称,这些工作包括为老龄人群提供医疗保健服务,技术专家,甚至园丁。
研究院驻旧金山的合伙人迈克尔·崔在接受外媒采访中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大家都得有所改变,并学习如何去做新的事情。”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品牌,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在彩电的严寒中,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彩电企业必争的重要领地。近日,TCL多媒体进一步向海外发起攻势。
阿根廷当地时间11月28日,TCL联手阿根廷家电业巨头RADIOVICTORIA,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签约成立合资公司,双方投资总规模为1.5亿美元,将从事电视、空调、手机及小家电等产品的生产与分销。
根据11月30日TCL多媒体发布的公告,合资公司共有两家,分别为RVF及Sontec,而TCL多媒体将认购两者各15%的股份。借订立认购协议,TCL欲改变其在阿根廷市场的参与模式,由相对被动的策略伙伴的角色,变成在合资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东,继而帮助TCL扩大南美市场销量。
新的合资公司是TCL继去年与巴西SEMP成立合资公司后在拉丁美洲建立的第二处根据地。在TCL看来,这是其国际化战略的新里程碑,将进一步增强TCL旗下家电业务的盈利能力。
进军阿根廷
事实上,RV与TCL的合作始于2004年,迄今已有13年的历史,是TCL在海外合作时间最长的品牌代理客户之一。TCL方面表示,此次合资,将依托TCL产业垂直一体化能力与RV在阿根廷的生产制造及渠道开拓能力,助力TCL品牌在阿根廷乃至周边国家的快速发展。按照合资公司的规划,预计三年内电视机产品在阿根廷国内的市场份额将达到25%。
据了解,RV公司成立于1947年,是阿根廷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三大龙头之一。其总部及分销中心设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阿根廷南部免税区火地岛拥有一家占地面积约23000平方米的家电产品组装工厂,享有各项税务优惠政策。RV公司在阿根廷合作的零售渠道有2000多家,售后服务网络遍布全国。2008年,其在智利成立分公司,并开始在南美其它国家开展业务。
早在2016年10月,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就会见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并且表示期待TCL与阿根廷伙伴联合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发展。彼时,李东生就回应称:“TCL将通过直接投资当地生产和供应链的方式,继续扩大TCL品牌产品在阿根廷市场的销售。”
事实上,自进入阿根廷市场,TCL就瞄准了中高端产品市场,其生产线包括液晶电视、冰箱、空调等产品。其中,TCL电视的年销量已经从2004年的不到2万台增长至2016年的数十万台。
如今,TCL开始进一步拓展阿根廷市场。据悉,由于阿根廷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外国电子消费产品和家用电器品牌需要缴付大额税务征收,所以和本地品牌相比,国外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相对较小。此前TCL只是通过RV进行业务经营,RV是TCL品牌在阿根廷的独家代理,在成立合资公司后TCL将获取更多话语权。
在本地化上,TCL已经成为了阿根廷热门球队罗萨里奥中央队的合作伙伴,双方将在今年12月展开一系列赞助合作。
鏖战海外市场
在TCL多媒体首席财务官王轶看来:“阿根廷为南美洲重要市场,当地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也具有庞大的增长潜力。对其邻近国家如智利、秘鲁及哥伦比亚有较强品牌影响力。RV在本地拥有广泛的销售及售后网络,成立合资企业将有利于更好的扎根本地市场,降低税务成本,提升我们在阿根廷的知名度及扩大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南美洲的市场地位。”
据悉,TCL分别在东南亚、欧洲、中北美、南美、中东及非洲市场均设有业务据点。以巴西为例,2016年7月,TCL集团与巴西家电龙头SEMP宣布成立合资公司。
“今年TCL在巴西的合作进展顺利,增速很快,所以也想在阿根廷进行效仿,”奥维云网资深分析师易贤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来看,在中国品牌中,TCL在巴西占比最高,海信在阿根廷运作得最好。”
由于南美市场中海外品牌占有率低,TCL、海信等均有增长空间。易贤兢告诉记者:“TCL的电视业务之前在海外以代工为主,今年以来发力拓展品牌,已在海外设立了不少分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TCL销售液晶电视1647.6万台,同比增长10.5%。受益于品牌推广和渠道拓展,海外市场销量同比大幅提升29.5%,其中北美市场销量同比大幅增长97.4%。九月,TCL在北美市场份额由六月份的10.4%大幅提升至17.1%,市场排名跃居第二。易贤兢分析道,TCL在北美的佳绩与此前收购墨西哥三洋工厂有关,性价比优势使得TCL销量猛增。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而寻求新兴海外市场的同时,彩电企业们仍面临薄利润、高成本的难题。如何在海外市场提升品牌溢价、推广自有品牌,国内彩电企业们还需要精耕细作。

乐视的病灶远比资金链问题严重得多。
乐视危机不但让机构和普通投资者深陷泥潭,受到连累的还有内部员工。
乐视的病灶是“钱”吗?新乐视很难贸然复牌
据媒体11月20日报道,乐视致新等乐视系公司的核心员工被通知,其手中的股权全部“清零”,这让原乐视核心中高层、普通员工手中的股权协议书成为一张“废纸”。员工股权的授予还要追溯到两年前,彼时贾跃亭曾对乐视系公司全体员工宣布,要拿出乐视控股原始总股本的50%用作员工激励;但随着今年年初融创的进驻,持股平台的售出,承诺自然难以兑现了。
就在几日前,融创刚刚向新乐视提供17.9亿借款及30亿贷款担保,孙宏斌再次动用真金白银救场,与中邮等公募基金第三次集体下调乐视网估值前后脚。11月15日-18日,多家基金再次宣布下调乐视网股票的估值,调整后价格为3.92元/股或3.91元/股。
按照目前股价,乐视网倘若复牌或要经历连续十余个跌停。如此一来,几乎全部股权质押的贾跃亭股份将面临爆仓风险,作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的孙宏斌的150亿也将缩水百亿。面对如今与自己捆绑甚密的乐视网,融创当然需要自救。
不过,融创年初的注资也好,近日的借款也罢,真的能助乐视走出泥潭吗?换句话说,乐视当前的问题是资金问题吗?
年初孙宏斌入主乐视时,称“150亿元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但对融创现阶段的现金流来说不是一个问题。”不过,随着贾跃亭远走美国继续造车梦,境况也随之改变。在只开了15分钟的半年度股东大会上,场内是股东大会,场外是讨债大会。孙宏斌表示“确确实实有很多困难,有什么困难我不知道”,“上半年亏了6个亿,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我都不知道。”
对于如今的乐视危机,倘若以为靠“钱”可以解决,便未免天真了。8月下旬,乐视的股票再被质押,不过,这次的主角不是贾跃亭,而是“不差钱”的融创中国。如此来看,融创借给乐视致新和乐视网17.9亿,对乐视来说更可能是杯水车薪。乐视的病灶远比资金链问题严重得多。
最大疑问就是乐视网是否涉嫌IPO造假。乐视网2010年创业板上市之初,就曾受舆论质疑。虽然,贾跃亭在国外接受媒体采访时对乐视网涉嫌IPO造假予以否认,但毕竟不能由贾跃亭自己说了算,需要由监管部门详细调查之后才能有确切结论。按照相关规定,一旦乐视网在招股书中的虚假陈述被认定,其IPO即构成重大违法行为,乐视网也将面临强制退市风险。
第二个疑问是,乐视网是否涉嫌关联交易。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贾跃亭称:“乐视上市公司之前和非上市公司之间的合作是业务需要,并不是关联交易”。但不可否认,在乐视网的审计报告中,会计师事务所曾以强调事项段的方式提醒投资者上述问题。今年5月,深交所再对乐视网2016年年报发出问询函,要求乐视网就应收、预付账款及关联交易等16项问题做出详细披露。
确实,乐视网是创业板十大权重股之一,也曾是A股市场新经济公司的旗帜。负面消息不断的乐视网,不但让持有股份的投资者备受煎熬,也让创业板甚至A股市场处于疑虑。对于这样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所有人都希望它尽快重入正轨。但在IPO是否涉嫌造假、关联交易等问题有一个明确说法之前,资金估计也不敢贸然进入,其资产重组也难以有实质进展。在没有实质利好的情况下,新乐视也很难贸然复牌。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