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显示技术推动下的中高端市场释放红利,目前LGD正在加大OLED面板的产能

手机系统频繁升级之后,内存却不够用了,因此而催生了手机内存升级服务。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多家线上维修平台开始主推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服务。收费几百元,便能将16G内存升级为256G。不过这看起来十分诱人的服务隐藏了手机使用风险和售后赔偿风险。据悉,苹果手机内存升级之后,会出现频繁死机的状况,维修平台也无法解决这一问题。而在最初的介绍当中,商家往往在介绍的时候明确风险,却以小概率数据诱导消费者忽视这一风险。
市场发现 内存升级比换机实惠
手机内存太小,是每一个购买16G苹果手机的消费者都要面对的现实问题。不少维修平台正在通过升级手机内存来招揽生意,维修平台发布的广告显示,低风险、支付几百元就能将16G内存的苹果手机变更为256G大存储量。不过,各家维修平台升级手机内存的收费标准也不尽相同。
以iPhone7为例,将手机内存升级至256G,Hi维修报价为980元,闪修侠报价为698元,极客修报价为720元。同一项服务,不同平台间的报价差距近300元。不过,苹果手机官网在售的iPhone7,仅有32G与128G两个不同内存的版本,32G的iPhone7售价为4588元,128G的iPhone7售价为5388元。如果消费者在购买32G的iPhone7之后,极客修将手机内存升级至256G,将总共花销5308元,较128G的iPhone7还要低80元。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Hi维修、闪修侠、极客修也先后在微信公众号上推送了多条关于内存升级的消息。同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维修平台工作人员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平台内近10%的新用户订单是从内存升级中获取。
多发问题 升级后频繁死机
作为维修平台的重要引流“关卡”之一,内存升级却是手机维修后频现质量问题的重灾区。
今年7月,天天315曾曝光,广州消费者刘女士有一部16G内存的iPhone6手机,5月她在一家手机维修平台进行了一次扩展内存的升级服务。然而,刘女士的手机在升级后,让原本没有任何使用问题的手机频繁出现死机的状况。
无独有偶,内存升级导致苹果手机内存频繁死机的事件时有发生。据悉,早在2015年,沈阳的消费者刘先生曾透露,他的苹果手机在内存升级之后经常遭遇死机,对手机进行升级的维修店也无法彻底解决。爱维修公关负责人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因苹果手机在升级内存之后会出现频繁死机的情况,该情况还不能得到解决,所以爱维修尚未上线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服务业务。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Hi维修,接线工作人员介绍,苹果手机升级内存的风险较大,平台对接受升级内存服务的苹果手机提供30天的质保售后服务。不过,记者查询发现,用户在Hi维修平台体验更换屏幕等其他维修服务的手机可享受180天的质保。同时,Hi维修工作人员表示,维修师在对苹果手机升级内存之前,订单会标明用户需承担的风险。这也意味着,如果手机售后出现质量问题,维修平台不会承担赔偿责任。另外,对于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质保期限少于其他服务质保期限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Hi维修,但截至发稿Hi维修并未给予回复。
操作实情 服务未得认可
实际上,线下维修门店也在拓展苹果手机内存升级的服务。维修方均表示,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服务的业务量很多,不过这项服务并非苹果官方认可的服务。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位于郑州的维修公司了解到,16G的苹果手机将内存升级至256G,收费为498元。该维修公司负责人表示,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时,使用的是东芝的硬盘。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多家维修公司,接线人员表示,维修师对苹果手机进行升级时,所使用的硬盘品牌也是东芝,但苹果手机16G内存升级至256G,各家维修报价却差别很大。
对于消费者最关心的手机内存升级操作过程,一位维修行业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苹果手机内存升级时,维修师需要将手机原有的内存硬盘拆卸后,再将新的内存硬盘安装在手机中。其中,更换内存硬盘需要维修师拆卸很多小零件。同时,硬盘的焊盘等配件需要经过专业处理。另外,在安装新的内存硬盘时,需要维修师更为集中精力、仔细安装,同时也考验维修师的操作熟练度。如果意外遗落个别小零件,则会使手机出现频繁死机状况。
专家支招 维修避开霸王条款
手机维修却越修越坏,这与消费者的初衷背道而驰。虽然手机维修平台强调会在维修服务前提醒消费者存在风险,但维修平台不能因此而规避责任。
对此,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如果经营者减轻自己应当承担的法律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的,这样的条款是无效条款。这也意味着,如果消费者能够证明是对手机的升级服务造成此后的故障,经营者应分档承担相应责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指出,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做出排除或者限制消费者权利、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不得利用格式条款并借助技术手段强制交易。
另外,北京电子电器协会秘书长武建宝表示,消费者在维修手机之前,要了解服务协议内容,注意协议中的风险提醒,避免因协议内容不清楚导致索赔失利的事情发生。

继7月底的900亿元投资计划,近日市场又传出了LG集团将加大投资OLED显示屏的消息。
根据报道,LG集团在2018年将投入19万亿韩元(约1131亿元人民币)用于先进科技和发展设备,同比增长8%。其中,至少投资10万亿韩元用于研究自动驾驶、OLED显示屏以及生物技术。
对于此次新投资计划,LGDisplay(以下简称“LGD”)方面并没有给《中国经营报》记者明确答复,仅表示预计未来三年将以OLED为重点,投入资金约1200亿元。此外,LGD方面透露,在广州投建大尺寸OLED生产线一事,目前韩国政府还在审核中。
目前LGD正在加大OLED面板的产能。LGD相关负责人近日对媒体表示,OLED面板产能将从2017年的180万片,增至2020年的600万片。
受访人士分析,LGD提高产能仍然解决不了OLED电视面板短缺的问题,必须有更多的面板生产商出现。此外,在销售持续大幅增长的形势下,接下来中国OLED电视的竞争将进入“外战转内战”,即由OLED电视与量子点电视之争,转为OLED电视品牌之间的竞争,以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
三年投入1200亿布局OLED产业
对于900亿元的投资计划,从LGD方面此前的回应来看,其计划至2020年在韩国于现有投资的基础上,加大对大尺寸及中小尺寸OLED生产线的投资,预计7.8万亿韩元,总投资规模高达15万亿韩元(约900亿元人民币)。
而在大尺寸OLED领域,LGD将先行投资2.8万亿韩元建设10.5代OLED生产线,包括目前在广州投建的大尺寸OLED生产线,总投资规模达5万亿韩元。另外,在中小尺寸POLED领域,将投资5万亿韩元用于建设6代POLED生产线,包括目前进行中的投资,总投资规模将达10万亿韩元。
关于上述报道所说的新投资计划,LGD近日并没有给记者明确的答复,仅称“预计未来三年以OLED为重点,约投入20万亿韩元”。
而对于在广州投建大尺寸OLED生产线的进展情况,LGD则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韩国政府还在审核中。值得一提的是,LGD与广州的联系愈发紧密。11月30日,LGD全球第二个OLED视觉互动体验项目“广州塔OLED新视界”在广州塔揭幕。LGD社长吕相德表示,通过该项目,OLED将加快在中国的普及速度。
“目前全球只有LGD供应OLED屏幕面板,面板短缺是制约OLED电视发展的最根本因素。”家电产业观察人士刘步尘向记者表示,2017年全球OLED电视面板产量可能达到120万片,2018年将增长到180万台。
刘步尘此前撰文分析称,LGD在广州投建大尺寸OLED生产线,而不是单纯地把中国当作产品销售地,对于LGD意义重大,能实现“地产地销”,大大提升产品竞争力。
此外,刘步尘认为,LGD也许还有一层考虑,必须抢在已初步具备大尺寸OLED面板生产能力的京东方形成实际产能之前,完成对中国市场的布局,否则有可能受到京东方的强势狙击。
目前,LGD仍是全球OLED电视面板的唯一供应商,其向本报记者表示,2017年预计销量170万片,2018年计划增至250万~280万片,预计2020年OLED面板的销售占总销售额的50%。吕相德近日向媒体透露,LGD的OLED面板产能在2017年可达180万片左右,2018年将扩大至300万片,而2020年的产能将达到600万片。
刘步尘告诉本报记者,国内面板厂商京东方目前虽然拥有了生产大尺寸OLED电视面板的技术,但是还不具备量产的能力。“即使LGD加大投资提高产能,也仍然解决不了面板短缺的问题。要解决OLED电视的最根本问题,必须有更多的面板生产商出现。”
国内OLED电视将进入品牌竞争期
作为彩电市场后起之秀,OLED电视正走在快速发展的上升通道。
相关报道指出,据HISMarkit预测,2017年全球OLED电视营业收入将大幅增长71%,而OLED电视的出货量也将从2016年的72.3万台,上升至2021年的660万台。此外,2019年OLED电视在1000美元以上的高端电视市场,占比将达到近6成。
在OLED电视方面,全球主要彩电市场上中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重要角色。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彩电出货量为2.3亿台,同比增长0.75%,中国市场彩电的出货量就占据了全球26%的市场份额。
此外,2017上半年,中国OLED电视市场销量同比大涨96%,增速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而且这样的增速也远高于主要竞争对手量子点电视44%的增长率。
值得一提的是,最新数据同样显示出OLED电视在中国的销售规模正在逐渐加大。2017年1~8月,OLED电视零售量规模每个月都保持高速增长,同比增速超过100%的月份有5个,其中8月份同比达到234%。
奥维云网数据预计,2017年中国市场OLED电视零售量规模将超过10万台,同比增长超过100%。2018年至2020年,随着产业链的供应能力增强,以及消费接受程度的提高,预计每年将有30万台以上的增幅,待2020年以后,大屏OLED产能将得到进一步释放,有可能将进入规模爆发期。
与此同时,中怡康同样看好OLED电视在国内的增长势头。中怡康表示,从2017年到2020年,中国市场OLED电视销量预期分别为18万台、55万台、150万台、250万台。
2017年被业内视为OLED电视的爆发年,进入该领域的电视品牌由此前的寥寥几家到如今10余家,包括了LG、创维、康佳、长虹、索尼、飞利浦等企业。
需要注意的是,不同品牌在市场呈现出不同的发展情况。根据奥维云网线下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1~8月,中国在售的OLED电视机型数量为46个。其中,LG机型数量最多,为21个,其次是创维机型数量为9个,康佳机型数量为7个,长虹机型数量为4个,索尼机型数量为3个,飞利浦机型数量为2个。
不过,在中国OLED电视市场中,创维2017年1~8月的零售量市场份额达39%,远高于其他品牌。LG电视在中国整体彩电市场份额相对较小,2017年6月线下零售量在国内彩电市场排名第十,仅占1.2%。不过,在OLED电视这一板块,LG电视1~8月市场份额达到了23%,排在创维之后。另外,康佳、索尼、长虹和飞利浦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4%、13%、8%、2%。
刘步尘对本报记者分析称,从2013年开始登陆中国市场,OLED电视销售增长速度一直很快,并非2017年才开始爆发。2017年的销售规模增速应该在80%以上,但整体来看,销售规模还是太小。到2018年,OLED电视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速估计能保持在60%左右,依然会超过全球增速,但前提是OLED电视面板的供应要跟得上。
至于中国市场OLED电视的竞争形势,刘步尘向本报记者指出:“2017年之前,企业主要在培育OLED电视市场,2018年将会外战转为内战,也就是说,OLED电视由与量子点电视的竞争,转为OLED电视品牌之间的竞争,以抢夺更多的市场份额。”

2017年中国彩电市场是一片愁云惨淡,尤其是第三季度被称为史上最惨三季度。不过随着面板价格降低和启动一系列促销活动,四季度彩电市场回温明显。在此刻展望2018年彩电市场,业内声音普遍乐观,认为寒冬之后必将迎来春天。真会如此吗?
分析2017年的市场行情,会发现彩电市场出现低谷的原因很多,原材料价格上涨、价格战不断,互联网电视行业整体颓势,导致整个行业量低利微。来自第三方机构的数据显示,2017年1-9月彩电销售量规模同比下降9.2%。事实上,线下彩电零售量下跌至少在两位数以上。
虽然随着四季度彩电市场回暖,业内对未来彩电市场反弹信心很大,而信心主要来自以下三点:一是显示技术推动下的中高端市场释放红利;二是品牌加速洗牌,竞争逐渐理性;三是面板价格回落,成本压力减轻。不过,在智家电看来,虽然利好不少,但是扭转彩电市场困局的决定性仍然未发生改变:需求仍然低迷,革命性技术仍然未成为主导。
虽然在2017年以来,在消费需求更为个性化、高端化的升级下,彩电市场产品结构升级成为大势所趋。以OLED、量子点、激光电视等为主的显示技术的规模应用带动了高端市场的发展。在各个阵营中,索尼、三星、LG、海信、长虹等品牌纷纷发力,不但加快行业高端升级,也加快释放了市场高端红利。但是,无论是OLED、量子点,还是激光电视,都没有取代液晶电视的实力,对于很多企业来说,规模上还要靠液晶电视,而利润上看这些新显示技术,也是“远水难求近火”。
虽然,今年以来互联网电视品牌的低价烧钱战退场,让很多苦不堪言的彩电企业开始走出低价格竞争泥潭。但是夏普电视在富士康的推动下,却继续低价乱战,搅局彩电市场。由此带来的是“旧病未除再添新疾”。其实,今年以来互联网电视市场份额只有10%,以乐视为首的互联网电视品牌陷入困境,整体已经呈现掉队趋势。当前真正让彩电企业的,则是夏普这匹来自“假洋鬼子”的狼,不断高举低打,以低价抢夺利润。
当前让不少彩电企业略感欣慰的是,液晶显示面板价格回落,成本压力减轻。但是这意味着新一轮低价格战的崛起。很多彩电厂商认为液晶面板的价格波动,是企业经营亏损和市场需求下滑的元凶,却忽视了很多企业的液晶电视根本没有议价能力,就是卖面板、卖价格。而没有真正拿产品的创新技术和功能,吸引消费者。
对彩电企业来说,不宜过分悲观,但同样也不能过分乐观。整体环境虽然趋向利好,但消费升级和需求变化,显示技术的更新迭代,竞争环境的日益激烈,仍然是企业该面对的大问题。只有不断创新产品,加快高端转型升级,才能让行业真正焕发“春天”的生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