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家电渠道巨头正式进军,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欧盟委员会决定维持欧盟在2014年含氟气体法案中最初采用的针对商用多联集中制冷系统的HFCs禁令
欧盟维持商用HFCs禁令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商用制冷领域已经掌握了HFCs的替代技术,为此,欧盟委员会本月初发布了一份报告,决定维持欧盟自2014年写入F-Gas法案中的对于商用多联集中制冷系统的HFCs禁令。
欧盟的法规审查条款要求欧盟委员会评估对用于多联集中制冷系统的GWP值高于150的HFCs禁令的可行性(复叠式制冷系统一次循环除外,其中可能使用GWP值小于1500的HFCs),该禁令将于2022年生效。为了这一目的,欧盟委员会评估用于超市集中制冷领域的成本节约、技术可行、高效、可靠的HFCs替代技术的可用性。
技术评估调查结果表明,原始条款无需修改,因为有充足的证据表明目前已有可用于超市制冷的替代技术能够满足未来的HFC禁令。“这些技术包括跨临界二氧化碳集中制冷系统、间接集中制冷系统、独立制冷系统,这些都是可行的、可靠的、高效的替代技术。”报告中如此表述。
此外,这些替代技术如今或者到该禁令生效的2022年,将会具有成本竞争力。
欧盟委员会维持HFC禁令的决定与美国的情况截然相反。日前,美国上诉法院裁定美国环境保护署不得要求企业在重要新替代品政策下以低GWP值物质替代暖通空调与制冷设备或者其他应用中的HFCs。美国上诉法院这一决定的长期影响以及EPA的回应仍然有待观察。
二氧化碳系统效率不再是南部国家的顾虑
尽管欧盟委员会承认,对于第一代二氧化碳系统,西班牙、葡萄牙和其他南部国家在二氧化碳跨临界系统效率方面存有顾虑具有合理性,但“这样的顾虑对于当前可用的更先进的二氧化碳系统已经不存在,因为只要这些先进的二氧化碳系统采用最新的技术,即使在更为温暖的气候下也能实现很好的能效。”
报告中援引了南欧一些国家的多个安装案例以表明采用最新技术的二氧化碳制冷系统具有很好的能效表现。
对于设备成本,报告中提到,虽然二氧化碳跨临界系统的前期成本通常要高于HFC设备,但根据设备制造商的反馈,到2022年两者间的成本差距预计将消失。目前,基于天然制冷剂的制冷系统在能效方面已经超越了HFCs系统,这使得采用天然制冷剂的制冷系统在产品生命周期中变得更为实惠。
HFCs配额分配方法保持不变
欧盟委员会在2017年7月发布的另外一份报告中评估了HFC削减配额分配方法以评估该方法是否需要更改。目前,HFC配额每年都被免费分配给含氟气体生产商。在F-Gas法规谈判期间,多种选择被纳入考虑范围,包括对配额征税。不过,该提议在谈判的最后阶段被驳回。但欧盟内部达成了一项协议,即监测免费配额分配方法的运行以及成员国的潜在成本。
调查结果表明,深入分析HFC削减机制还为时尚早,因此欧盟委员会提议维持现行分配方法。尽管如此,欧盟委员会承认某些方面在配额免费分配中获益,未来需要进一步紧密监测市场。
欧盟委员会的报告显示,在欧盟将于2022年底发布的对F-Gas法规的全面审查报告中,将包括一份关于HFC削减机制的深入分析。(编译自hydrocarbons21.com,KlaraSkačanová撰写)

如今不仅国美、苏宁等家电渠道巨头正式进军汽车销售领域,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也加入战局。但从各方面来看,传统渠道强大的影响力短期内还是难以撼动。
前仆后继造车
风口上,猪都会飞,问题是风口在哪里。种种迹象表明,汽车电商有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风口,因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正在把汽车作为第二部手机,当做是整体移动的一个平台,流量的入口。于是我们就看到了贾跃亭即便乐视资金链断裂,出走去美国,也要造车。我们也看到了做空调的格力董明珠董大姐不惜和大股东冲突,借钱十亿也要投资珠海银隆。我们更是看到了百度的李彦宏不但开放了无人驾驶的研发平台,而且把无人驾驶的汽车从五环开到了北京国家会议中心。
争先恐后卖车
造汽车的热火朝天卖汽车的当然也是当仁不让。7月1号,汽车销售管理办法刚刚开始正式实施,苏宁易购首家汽车超市就在南京正式开业了,而且他们还宣布在全国要开放100多家O2O的汽车超市;早在三月份,苏宁易购的老对手国美集团旗下的国美互联网在北京也发布了“国美2017战略”,将汽车纳入了新零售的版图,根据规划,国美1700多家门店大部分一层都会改成汽车展厅引入汽车;在家电销售这么一个综合卖场模式里,阿里巴巴、京东商城涉足汽车销售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优信、瓜子、人人这些二手车的平台已经完成了从汽车金融端的发力。
汽车电商前景有待考验
无论你承认不承认,传统的4S店销售模式已经备受冲击,何时崩溃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传统的4S店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比如说销售环节太长,层层加价。腐败也是个重灾区。另外,它形成了区域垄断,往往一个区域里面有一家或者两家4S店,在垄断之下,不管是价格还是服务都不到位。总之4S店的这种模式信息严重不透明,消费权益难以得到保护,这些都跟互联网时代公开透明、高效的要求格格不入,被新生力量推翻是正常的。
但是4s店毕竟已经经营了20多年,它自有体系的独特性,同时50%以上的售后保有量也是一个很大的筹码,新渠道彻底颠覆4S店,会有一个博弈的过程,但是我相信趋势是不会改变的,汽车电商必将改写市场格局。这是一个颠覆与反颠覆的时代,不是你颠覆别人,就是别人颠覆你。

从乐视网新披露的半年报看,“新乐视”仍有不少风险和问题需要面对。8月28日晚间,乐视网2017年半年度报告的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总收入55亿元,同比减少44.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6.37亿元,同比减少323.91%。这是乐视网自上市以来第一次交出亏损财报
“烧钱不可怕,可怕的是烧到后面什么都没有。”IT资深评论人士孙永杰对记者指出,乐视之前的“兴”和现在的“衰”均源自其所谓独创的乐视生态模式的故事。只不过故事讲到现在,严酷的事实让这个故事看上去显得如此苍白和无力。
五项主营业务收入均下降
对于业绩亏损原因,乐视网称,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报告期内,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当期的版权摊销、CDN以及人力成本等营业成本并未下降,但由于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粘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同时,乐视网称,为了坚持精品内容的独播策略,公司在二季度基本未对外进行版权分销业务,导致版权分销收入同期也大幅下滑。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4亿元(已经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5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201.9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8030.7万元,贷款损失准备42.5万元。
记者梳理发现,分业务看,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的八项主营业务中,只有版权业务、技术服务、“其他业务”三项业务的收入实现同比增长,增幅分别为84.05%、178.71%、12.36%。但这三项业务各自所占营收比重均不算多,最高为10.75%,最少仅有0.83%。
其余五项主营业务的收入,则同比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其中,所占营收比重排名前三的终端业务、会员及发行业务、付费业务的收入同比分别下降54%、31.44%、34.09%。
归还贾跃亭和贾跃芳的全部借款
这是乐视网在经历管理层的巨大变动后,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在半年报中,乐视网称公司面临的风险共计九项包括:公司盈利能力波动的风险、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公司现金流紧张的风险、潜在诉讼带来的风险、并购重组整合风险、对于互联网视频内容监管的政策风险、应收款项回收风险、资产负债率较高风险以及无形资产减值风险。
记者留意到,2017半年报的应付关联方债务一栏显示,在乐视网资金状况紧张的当下,乐视网偿还了贾跃亭260万元和其姐姐贾跃芳4.3亿元的借款。乐视网还款后,贾跃亭和贾跃芳对乐视网的承诺借款全部收回。
根据乐视网披露的信息,贾跃亭在2015年5月出具股份减持计划,称将减持自己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将其所得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借款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承诺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而贾跃芳则在2014年12月11日和2015年2月2日两次做出承诺,向公司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也就是说,乐视网此次是在承诺借款尚未到期的情况下,将剩余的借款全部归还。贾跃亭此前还承诺,已经减持所得资金将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上市公司进行还款后,还款所得资金将自收到还款之日起六个月内全部用于增持乐视网股份。
解决关联交易
乐视网向来被诟病颇多的是对乐视系庞大和复杂的关联交易问题。
半年报显示,乐视网应收账款达95.42亿元,占总资产比例26.70%;其中,来自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为52.41亿元,占总应收账款的比例为51.85%。而在2016年年报中,来自乐视网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余额达38.02亿元,是同期应收账款总额的43.77%。
乐视网称,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较2016年12月31日增加143897.87万元,主要系报告期内,公司现有业务正常开展中涉及部分关联交易;原有业务与结算延续导致关联方应收账款的发生;同时公司在报告期内对与非上市体系进行切割,导致新增部分一次性关联交易。
乐视网称已与主要欠款方达成还款计划。根据还款计划的约定,前述应收账款将分阶段还款,并最终定于2017年年末全部收回。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将督促相关主体按照双方约定付款进度付款。但截至目前,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正在与关联方之间积极寻找解决方式,且不排除将后者的优质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中,作价抵债。
“从目前的情况看,贾跃亭很多战略和执行都没有明确目的和规划。”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贾跃亭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甚至不算是好的战略家。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