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国电视机集团周围利益裁减,今年上7个月乐视网的广告营收4.06亿元

受面板价格大幅提升、电视机销量萎缩等因素影响,今年上半年,我国电视企业普遍利润下滑,全行业净利润估算不足1%。重压之下,电视行业何去何从,是否再次踏入“衰退周期”?
日前,在中国电子视像协会和奥维云网联合举办的“上半年彩电行业研究发布会”上,多家电视企业负责人坦言“面临困境”,“日子很难过”。
据中国电子视像协会副秘书长彭健锋介绍,上半年,我国国内电视机零售量2181万台,同比下降7.3%;但由于均价同比上涨了12.4%,因此零售额仍保持了4.3%的增长,为740亿元。
“无论同比还是环比,智能电视销量都在往下走,并且实际数字比第三方统计还要惨。”乐视网高级副总裁任冠军坦言,不只是经济增速放缓和房地产调控影响了电视消费增长,大量互联网企业涌入进行低价竞争,使得彩电市场消费被提前透支。
而电视机原材料中占比最高的面板,去年以来价格持续飙升,更直接将电视行业压得“喘不过气”。
奥维云网黑电事业部总经理翁振华分析说,去年至今面板平均涨幅约40%,但电视机销售价格涨幅仅12%至13%。电视企业利润微薄,难以消化面板上涨成本,由此导致经营压力持续加大。
不过,行业人士也普遍认为,当前的困境正好倒逼电视企业摒弃“价格战”“概念战”,真正转向“价值战”。
“今年环境让大家感受寒冬将至,但我不认为行业环境变坏了,或者这个行业没什么搞头了。任何时候只要是消费品就一定有市场。如果我们业绩不好,一定是你没有做出让消费者满意的产品。”长虹多媒体产业公司中国营销中心副总经理刘建强说。
任冠军也表示,这几年智能电视靠低质低价来竞争,普遍牺牲配置,消费者用一年、两年就卡死了,没法用了。如果只考虑企业利益不考虑用户利益,这个行业肯定走不远。
“在环境艰难的时候,应该思考产品向何处发展。这几年行业数据已经显示,消费者需求升级了,这为我们提升产品提出明确方向。”刘建强说。
在彭健锋看来,我国电视机行业出现的是结构性过剩,低端产品产能过剩,中高端消费需求却不能完全满足。行业面临困难和挑战,但转型中也有机遇。
他举例说,电视机的安全使用寿命期为7年,国内超期服役的电视接近2.5亿台。按此标准“汰旧换新”,国内电视市场规模将从目前的5000万台扩大至7500万台以上。“潜力很大,这需要企业去加大推广和挖掘。”
不仅如此,如今购买彩电的消费者大多是80后、90后,如何抓住年轻一代消费者的消费特点和偏爱喜好,成为整机厂商把握市场脉搏的关键。
前不久,TCL针对追逐时尚潮流的年轻消费者推出了超清薄电视新品P6。TCL多媒体中国事业部线下业务中心总经理胡学军表示,在互联网时代的冲击和彩电高端化、大屏化趋势的发展新常态下,TCL将年轻化品牌策略作为应对消费市场转型的重要战略之一,目前已初见成效。在整体市场遇冷的背景下,今年上半年TCL多媒体营业额同比增长19.7%,正是得益于此。
工信部电子信息司视听处调研员周海燕指出,我国是全球最大电视制造国、出口国和消费国。到了今天,电视企业不能一味追求量的增长,还需要加强品类结构调整,通过提升品质,完善附加服务保持利润水平,才能维持行业健康发展。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电视行业已掌握了部分前沿显示技术,有些已走在世界前列。电视企业应发挥好这些优势,持续提升创新能力,转化为市场效应。
此外,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差异化、个性化的需求也将给电视市场带来新的活力。电势企业应坚持以品质过硬,性能优良为第一原则,不断研发满足消费者个性化、多元化需求的新产品。

上周,有印度媒体报道称小米与谷歌或许会合作生产Android
One低端智能手机。一旦合作达成,双方将通过该手机共同开发印度市场。
本次合作是一个各取所需的尝试,小米可以借助谷歌的软件优势完善自己的软件系统,还可以通过降低来自谷歌的软件专利成本来增强价格竞争力。
而谷歌方面则可以受惠于小米的渠道和品牌优势。同时与谷歌的Nexus高端智能手机形成高低搭配,Android
One将可以弥补谷歌在入门级智能机领域的空白。 新Android
One手机的一些细节
之所以称之为新Android
One手机,是因为这款手机是谷歌于2014年针对发展中国家市场推出的一款低配置廉价智能机,售价不到100美元。谷歌方面在发售初期更豪言要凭借Android
One手机获取10亿新用户。
可惜由于过于依赖线上渠道,对线下推广不积极,导致其品牌识别度不高;谷歌方面只做软件不做硬件但对生产商限制过于严格,再加上价格过低生产商利润少等因素造成产量不高;硬件配置特别是屏幕尺寸低于同价格产品,不具备竞争优势等多种原因,导致Android
One手机的销量惨淡,该手机在发售当年的市场占有率不到2%,仅卖出120万部。
据印度媒体报道,小米和谷歌合作的这款新Android
One将以小米A1的名字发售(此前谷歌的Android
One手机也只是提供软件系统,交给印度本土厂商如Micromax、Lava等生产)。虽然外观为小米手机,但系统会采用原生安卓系统而不是小米的MIUI系统。
据悉,这款小米A1手机是基于小米5X手机进行定制的。小米5X是小米7月份发布的千元档新机,配备5.5吋1080P显示屏,搭载骁龙625处理器,内置4GBRAM,64GB内容,3080毫安电池和USB-C接口。
小米5X手机最初在印尼市场出售,售价约200美元,如果从配置和价格上看属于Android
One手机的高端版本。 促成小米和谷歌合作的因素
小米是理想的合作伙伴。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样,谷歌只向Android
One手机提供原生的安卓系统,而硬件通过与当地市场的生产商合作进行生产,比如在印度通过Micromax,在日本通过夏普。
而这些厂商在品牌运营、用户体验、性价比等方面都远不如小米。小米已经在今年第二季度跻身全球第五大手机厂商,更在中国、印度、印尼等是市场上拥有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分销渠道,这些都是谷歌需要的。
谷歌在软件方面可以完善小米产品线。小米的MIUI是在安卓系统基础上进行更新和定制而来的,该系统拥有很多创新性的功能。但这也导致小米系统更新缓慢,已有很多小米用户对此提出批评。
小米和谷歌共同生产的Android
One手机将会采用安卓原生系统。系统方面将在第一时间系统更新,相信其在软件体验方面会有不一样的表现。
关于新Android One手机的一点思考 鉴于Android
One手机有过销售失败的经历,谷歌和小米的合作能否让这款手机重获新生还不得而知,有些不利因素仍然需要考虑。
首先,虽说谷歌和小米是各取所需。但是此前谷歌在和厂商合作时要求非常严格,不允许厂商在原生系统上进行任何改动。因此,双方合作到哪个程度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还需要观察。
其次,如果Android
One是基于小米5X进行定制发售,那200+美元的价格就非常不利于在印度市场(小米5X在印尼售价为200美元)生存。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给出的数据显示,印度市场的平均手机价格为155美元。
对于价格非常敏感的印度消费者是否愿意为多出来的价格买单呢?恐怕不太愿意。最好的情况是,小米和谷歌合作以后可以省去一些软件的专利费用,最终价格可能更低。
第三,谷歌和小米合作是希望借助小米的渠道和高性价比智能机的运营经验,以提振Android
One手机的销量。一旦这一愿望达成,谷歌方面就可以通过向这些用户推销自己的谷歌搜索、谷歌地图、软件商店等产品,以大幅提升自己的广告收入。
谷歌方面设立Android
One项目的初衷,是在高端智能机市场逐渐饱和的背景下,向新兴市场要出路。通过低价智能机发展更多发展中国家市场用户。因此,即使在Android
One手机销量一直没有太大起色的时候,谷歌方面仍然愿意保留这个项目。不过,依附在小米品牌下的Android
One手机还有人记得吗?

8月28日,乐视网披露了今年上半年业绩报告。今年1-6月,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净利润亏损6.37亿元。这一业绩,相比去年同期大滑坡。2016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营收100.63亿元,净利润2.84亿元。
这也是孙宏斌入股乐视网后,乐视网交出的首份成绩单。今年1月,融创斥资150亿元入股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等乐视系公司,并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陆续向上述3家企业派驻管理人员。此后的5月、7月,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先后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职务,融创中国创始人孙宏斌接任乐视网董事长,改组乐视网董事会。
孙宏斌入主乐视网后,对乐视的管理层进行了大量调整,并与贾跃亭旗下的乐视系非上市体系切割。在半年报中,乐视网也称其为“新乐视”,在报告期内与乐视非上市体系进行了切割。
在贾跃亭的掌舵下,乐视拥有视频、地产、电视、手机、汽车、体育、影业、金融等多个跨界子生态。在半年报中,乐视网称新乐视的目标是成为以家庭互联网为平台的文化消费升级大潮的引领者,打造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
但新乐视仍面临老问题,半年报显示,乐视网被诟病的关联交易仍居高不下,合计超过50亿元,关联交易导致的应收账款高企,直接影响了乐视网的流动资金。
另一方面,被新乐视委以重任的智能电视业务,表现不尽如人意。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终端业务收入金额为23.6亿元,较去年同期降低54%;主营超级电视的乐视致新营业收入为46.5亿元,净亏损了2.8亿元。
乐视致新的商品还出现积压。截至今年6月底,其存货金额达14.4亿元。乐视网称,存货余额较2016年末增加52.32%,主要是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本期新增库存商品所致。
二季度营收不足15亿,净利润亏损7.62亿
在披露半年报的同时,乐视还发布一则会计差错更正公告,称因为公司今年第一季度报告中合并范围内业务结算抵消不完整,将今年一季度的营业收入由49.22亿元调整为41.32亿元,营业成本由35.81亿调整为32.50亿,销售费用由8.30亿调整为3.71亿。
一券商机构从事IPO工作的人士解释,业务抵消不完整更多是因为内部关联交易。“比如母公司向子公司采购了商品,从两家企业角度看,都可以算入营收业绩中,但合并报表后,作为一个整体,等于是左手倒右手,整体并没有影响。”
乐视网称,上述更正事项对已披露今年第一季度净资产、净利润、基本每股收益、稀释每股收益及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无影响。
根据此前披露的乐视网一季度业绩,1-3月,乐视网实现净利润1.25亿元。半年报业绩数据显示,乐视网今年1-6月实现营业收入55.8亿元,净利润亏损6.37亿元。这也意味着今年二季度,乐视网仅实现营收14.48亿元,净利润则大幅亏损7.62亿元。而在2016年二季度,乐视网营收54.29亿元,净利润1.7亿元。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滑,乐视网在年报中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关联方资金状况的影响,加之公司品牌受到一定冲击,随之客户黏性出现波动,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乐视网的广告业务收入4.06亿元,同比下滑73.94%;终端业务上半年营收23.61亿元,营收腰斩;会员及发行业务上半年营收21.32亿元,同比下滑超过3成。
但上述券商人士认为,乐视网今年二季度营收差别如此之大,或还与其关联交易有关。“乐视网今年前三个月收入超过40多个亿,与去年同期相当,但今年二季度的营收却比同期大幅下滑。很可能是关联交易形成的大量应收账款提前确认了收入,但实际并没有收到钱,而到了今年二季度,收入都被提前确认了,导致收入大幅下滑。”
“切割”不易,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超50亿
关联交易是乐视被外界诟病的主要问题之一,处理贾跃亭时代的复杂关联交易,被认为是孙宏斌入主后上市和非上市体系的切割。7月的股东大会上,孙宏斌表示,资金不是问题。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怎么办。
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乐视网向贾跃亭控制的企业采购商品、劳务大幅减少,总金额为7.5亿元。如负责乐视手机业务的乐视移动智能,今年上半年,乐视网对乐视手机的关联交易为4587万元,而上期发生额为7.79亿元。
但乐视网对关联方销售商品的关联交易仍居高不下。上半年,乐视网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企业销售金额仍高达43.57亿元。在2016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金额总计128.68亿元。2017年,乐视网预计向关联方销售金额将不超过150亿元。
大量的关联交易,导致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账款居高不下,面临坏账风险。截至今年6月30日,乐视网的关联方应收账款余额52.41亿元,较2016年年底增加了14.39亿元。
对于如何解决关联方应收账款,乐视网称公司已与主要欠款方达成还款计划,定于2017年年末全部收回。但截至目前,主要欠款方资金情况持续紧张,未严格执行还款计划。
另一个解决办法,是变卖资产。乐视网称,非上市公司通过变卖部分资产、积极引入新的投资者等方式筹措的资金也将成为公司应收账款还款的重要保障。
此外,将关联方优质资产装入上市公司以其作价抵债也在考虑范围之内。半年报中披露,目前上市公司正在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100%股权事宜,乐视投资旗下拥有乐视金融类业务资产。
乐视网表示,关联方资金紧张的风波,使得公司关联方应收账款增加,回款不能及时完成,对公司现金流入带来负面影响,公司现金流紧张将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截至6月底,乐视网拥有的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29.8亿元,但银行存款余额中冻结款项2907万元,TCL多媒体控股股权并购项目保证金21.51亿元。这意味着乐视网能够动用的现金仅8亿元左右。
承诺不算数,贾跃亭姐弟提前收回借款
在乐视网现金流如此紧张下,贾跃亭仍然选择从乐视网抽离资金。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乐视网偿还了贾跃亭和姐姐贾跃芳260万元和4.3亿元的借款。
2015年贾跃亭出具股份减持计划,曾表示将减持所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套现的资金全部借给公司作为运营资金使用,借款期限将不低于60个月,承诺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
而贾跃芳则在2014年12月、2015年2月两次做出承诺,向公司借款1.78亿元和15亿元,借款期限不低于60个月,免收利息,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据统计,贾跃亭、贾跃芳套现时承诺借给乐视网的无息借款总计74亿,但最高峰时贾氏姐弟借给乐视网不超过30亿。2016年年报显示,乐视网归还了贾跃亭和贾跃芳20.68亿元和9.68亿元的借款。此次还款后,贾跃亭和贾跃芳对乐视网的承诺借款全部收回。
而贾跃亭还面临失去乐视网控制权的风险。半年报中乐视网称,贾跃亭持有公司股票100%被全部冻结,并且所持有公司股票质押率近100%。若贾跃亭无法偿还前述冻结和质押所涉及的债务本金和利息,则前述冻结股权存在部分被强制执行的风险,从而带来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
孙宏斌能算清贾跃亭留下的账吗?
今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取代他的是此前负责乐视致新、超级电视业务的梁军。梁军要将乐视引向一个“新乐视”时代。乐视以往庞大的生态体系正在进行切割,而留给新乐视的一个难题是,如何面对贾跃亭时代留下的积累与包袱。
8月29日,与乐视网半年报一同发出的,还有一则会计差错,更正公告指出乐视网一季度合并范围内业务结算抵消不完整,将追溯调整2017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
去年11月,贾跃亭发表内部信坦承乐视资金链紧张,今年1月孙宏斌携融创中国战略投资乐视网。随后,乐视的非上市公司业务面临调整。4月10日,乐视网公布一季度业绩预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亿元。4月27日,乐视网公布一季度财报。
时隔4个月,乐视网对财报做了更正。一位财务人士称,乐视网涉及很多关联交易,业务统计存在混乱的状态,很可能是合并报表时出现的问题。乐视网也需要解释是否存在美化财报的问题。
此前孙宏斌在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上提到乐视网的财务问题时说,“上半年亏了6个亿,有人问亏了那么点儿吗,我都不知道。”乐视网2016年销售前五大客户均为乐视网关联方。
梁军表示今后要发力的四个方面,包括在终端保持领先优势,实现内容变现,形成乐视生态闭环,组织变革和效率提升。而孙宏斌可以凭借人脉为乐视找钱,但前提是要理清乐视内部、外部的财务问题,新乐视才能真正扬帆远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