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被认为是孙宏斌最为看中的乐视土地资产,科沃斯线上销售额占比50.2%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徐志摩式的诗人柔情从不属于孙宏斌。这个近年来在土地招标和企业并购市场风头正劲的山西籍商人,既不屑于“悄悄地来”,也终不会“轻轻的走”。
原定任期至2018年10月13日的孙宏斌,提前7个月离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且一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宣布离职的3月14日当日,乐视网(300104.SZ)13:00开市起停牌核查。16日股票甫一复牌即遭遇一字跌停,经两天周末闭市后,3月19日该股再次暴跌9.95%,收于每股5.34元。
此前,孙氏已在公开场合多次流露出对巨额注资乐视网的信心动摇和无法带领乐视走出泥沼的遗憾,这与其对乐视充满雄心壮志的表态仅相隔8个月。而更有细心人士注意到其在个人微博中的某段留言:我们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决绝。事实上,时年55岁的孙,肖兔。
孙宏斌的抽身,旋即引发外界对乐视网未来走向的猜测——“破产说”、“退市说”、“顶尖互联网企业接盘说”,各种传言甚嚣尘上。
至于被认为是孙宏斌最为看中的乐视土地资产,目前看来,也可能并不如预期中“河畔金柳”般美好。
那些年圈的那些地
孙宏斌短时期内连番百亿级出击,试图将融创、乐视乃至万达结合共创“美好生活”的构思,确实震动了中国企业界和资本市场。曾有人总结,按照孙的收购路径,其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应该就是:先买套融创的房子,打开乐视电视,陪亲人观看乐视影业的电视剧,拿着乐视手机预定万达的电影,周末陪亲人去万达城逛逛。
而“美好生活”场景的第一步,仍是融创的原本主业——建房子。当初孙宏斌跟乐视结合之初,外界普遍认为孙看中了乐视貌似颇为可观的土地储备。
根据各方对乐视公开资料总结,乐视在全国各地的土地储备相当于一个中型房地产公司的规模,占地规模据估算约25920亩,估值约200亿元,且多分布在重点城市。
除融创当时与乐视结缘的北京三里屯的商业地产世贸广场·工三项目外,贾跃亭号称在十余年“跨越式”发展中,还屯下了山西临汾约3000亩生态农业产业园。2015年9月,乐视与重庆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宣称会提供百亩土地用以建设乐视云总部基地;2015年11月9日,乐视以4.2亿元拿下重庆两江新区195亩纯居住用地和187亩商业用地;2015年12月,乐视又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内华达州拿下5500亩地,用于建设超级汽车工业城。
乐视方面还投资30亿元将在重庆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其规模约16万平方米。2016年5月,乐视又花费30亿元买下世贸股份旗下公司持有的北京财富执业有限公司及世贸商管公司持有的新世纪公司100%股权,而财富时代最主要的资产即世贸广场·工三项目。此后,乐视又以16.5亿元收购了雅虎公司靠近硅谷心脏地带的300亩土地,2016年年末还以2.79亿元成交价拿下浙江德清县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的工业用地。
除此之外,乐视在当年风光无限时与各地政府达成连串战略合作获取土地,包括足球基地、总部大厦和比赛用地等。
据上述土地估算,乐视旗下至少拥有25920亩土地资源,而融创作为全国排名第四的开发商,在并入乐视和万达前,融创在2016年半年报中显示的土地储备为3375万平方米,乐视的土地储备基本为融创已拥有土地储备的一半。
优质资产谁说了算?
因乐视网前创始人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为重庆人,在乐视的土地储备中,最为优质的土地资源均集中在重庆,其中包含两块位于两江新区的居住用地。2017年12月,融创旗下的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全资获得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将重庆两江新区382亩优质土地纳入麾下。
据了解,乐视当年以4.2亿元总价拿下的这两宗地块,楼面价折合约1054元/平方米。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最新出让的土地楼面价已达到近5000元/平方米。
但除此之外,之前被外界普遍看好的乐视土地储备,多为“不太值钱”的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很多可能沦为空头支票,并不能为融创带来实际的利益。比如当年与天津市计划建设的乐视超级生态城,与海口政府共建青少年足球基地,以及在深圳建立总部大厦等计划,都将随着乐视相关产业的落寞成为空谈。
而位于一线城市的商业项目,也未必能为融创带来可观收益。以世贸工三为例,乐视控股在乐视危机发生前以29.72亿元获得世贸工三项目100%股权,危机爆发后,乐视曾多次寻找买家和商业合作伙伴,但因为价格原因均未果。目前,入驻该商业项目的多家品牌商户选择停业或者直接撤离。
至于位于北京四环朝阳公园姚家园路附近的乐视总部大厦,在2011年年末多次出现在中介公司出售公告上,该楼宇面积2万平方米,售价约14亿元。
不止于地产业务。孙宏斌想要盘活的“优质资产”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也并未如预期的方向发展。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是孙宏斌入主以来推进的头号工程,孙氏甚至通过增资方式取得乐视影业的完全控制权,希望以此加快重组进程。但2018年1月19日一则公告宣布乐视影业重组失败,孙宏斌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根据融创2017年半年报显示,融创投资部分从2016年上半年的23.55亿元亏损扩大至39.72亿元,其中,对乐视网及乐视致新的投资损失共计39.19亿元。
乐视网出路依旧是谜
孙宏斌的撤退,以及乐视2017年业绩巨亏的公告,再次引发了大众对乐视网退市、破产、重组的猜想。
2月28日,乐视网发布业绩快报,2017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
公告称,公司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大幅下降主要与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相关,以及公司日常运营成本和融资成本不断增加相关。同时,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帐准备约为44亿元,而对无形资产中的影视版权,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减值风险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最大的麻烦还在于“墙倒众人推”。最近一则关于乐视网上市造假的信息再度引发网络世界一片喧嚣。有消息称,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的李量,为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万元。
就在孙宏斌宣布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前5天,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官网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中明确指出,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或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构成欺诈发行,或者被人民法院依据《刑法》第一百六十条作出有罪生效裁判,将被强制退市。
不过,有市场观察家指上述涉及李量的消息已是“旧闻”,不排除相关力量利用舆论影响乐视网股价。数据显示,3月19日,来自福建的游资通过华泰证券、华福证券、招商证券位于厦门、莆田等地营业部,4小时内抄底6100万元。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苹果的Mac和iPad曾经是课堂技术的代名词,但如今谷歌和微软均已经超过了苹果。苹果下周将在芝加哥的莱恩科技大学预科高中(the
Lane Tech CollegePrep High
School)举行产品发布会,此举被视为苹果要力争重夺其在美国教育市场的主导地位。
苹果公司下一次引人注目的产品发布会,将不会在其在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的新园区举行。它将于下周在芝加哥北部的一所高中校园举行——这是一个表明苹果并不打算放弃曾经被它主导的教育市场的信号。
苹果并没有说明它将在其活动中推出什么产品,但这一公告出现于一个相当关键的时间:许多的学校希望在夏季续签或更改它们与企业达成的课堂技术协议。科技公司希望,将它们的产品推向课堂,会使得学生们未来成为它们的长期客户。
苹果Mac电脑——以及后来的iPad平板电脑——曾经是教室技术的代名词,但在过去几年中,谷歌和微软均已经超过了苹果。在教室里,谷歌是无可争议的王者,这要归功于其为学生提供低价笔记本电脑的积极努力——它还提供免费的软件和便宜的费率,来帮助各个校区管理数以千计的新设备。根据市场研究公司公司FutureSource的数据,在2017年底前,谷歌在美国教室收到的新技术中的占比约为60%。微软也取得了增长,向学校提供了约22%的技术。与此同时,苹果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下滑——iOS设备在教室技术产品中的占比为12.3%,MacOS则仅占4.7%。
咨询公司FuturesourceConsulting的副总监迈克·费舍尔(MikeFisher)指出,谷歌的领先地位很难动摇,因为它在将其系统兜售给学校方面做得非常出色,而且学校也已经习惯于使用谷歌的各款产品。许多学区都倾向于同时采用多款产品,让年纪较小的学生使用iPad,等到他们年长一些,需要更多计算能力或全键盘的时候,再让他们转用谷歌Chromebook或低价的Windows笔记本电脑。
苹果下周需要带来令人信服的使用案例。分析师们表示,该公司从未放弃过教育市场,但它在该市场的动作没有以往那么积极了。例如,它最近一次举办以教育为主题的活动要追溯到2012年,当时它推出了iBooks。下周,苹果预计将发布价格更低的iPad。费舍尔说,他认为苹果还将对其课堂软件进行重大改造,并专注于增强现实功能。
对于苹果来说,推出传闻的低价笔记本电脑可能也很难卖得动——即便它大幅削减价格。费舍尔说,面向学校的Chromebook和Windows个人电脑售价大约为每名学生300美元。这与iPad的教育市场定价大致相同。与谷歌不同,苹果通过捆绑出售硬件和软件赚钱。而谷歌则是通过授权使用Chromebook赚取小额费用,同时也对管理软件收取订阅费用。微软对于硬件设备提供很大的折扣——平板电脑起价189美元——同时向学校出售软件。
苹果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苹果预计也将重新改造它的Classroom课堂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旨在让教师定制课程计划,与家长沟通交流,以及密切跟踪学生的成绩表现。
MoorInsights分析师帕特里克·穆尔海德(PatrickMoorhead)指出,教育对于科技公司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市场,尽管学校合同不能给它们带来巨额收入,无法与iPhone销售和Google广告销售相提并论。由于硬件设备折扣优惠大,软件低价甚至免费提供,即使是大合同,相对而言也无法让企业赚到很多钱。不过,教育技术的吸引力在于形成学生的产品偏好。
让年轻人喜欢上品牌在互联世界更为重要,在这个世界中,跨平台使用特定的程序要更加容易。例如,对微软Word的偏好不再受到设备的限制,用户可以在各个主流平台的设备上使用。谷歌的应用套件也是如此。
跟在消费者世界一样,科技公司正在越来越多地向学校推介一整个生态系统的软件、硬件甚至课程计划。例如,苹果在1月份宣布,它将扩大iOS的Swift编程课程范围,服务于芝加哥公立学校系统中的每一名学生。

智能家电叠加资本市场,碰撞出火花。
3月20日,主营服务机器人的科沃斯首发过会,如不出意外,其将成为A股“扫地机器人第一股”。
据2017年12月披露的招股书,科沃斯拟发行股数4010万股,募资9.12亿元,其中5亿元将投向“年产400万台家庭服务机器人项目”。
中信证券研报指出,目前科沃斯扫地机器人在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50%。科沃斯扫地机器人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机器人制造商iRobot。
巧合的是,3月16日,同样生产扫地机器人的新三板企业(837916.OC)福玛特公告称,“结合公司目前的发展阶段及未来业务拓展需要,拟申请IPO”,决定3月19日起在全国中小企业股权转让系统中终止转让,同时申请新三板终止挂牌。
看似个头小小的扫地机器人市场,拼杀可谓异常激烈,海尔、美的、飞利浦、松下等国内外大型家电品牌商早已布局其中。
高毛利率受关注
在20日的发审委会议上,科沃斯被重点关注产品毛利率以及在各大电商平台的销售情况。
如发审委要求其解释,服务机器人产品单价逐年下降且明显低于iRobot公司,但2014年-2015年其毛利率高于iRobot公司的原因及合理性,以及在京东、唯品会、苏宁易购等电商平台上,销售服务机器人和自有品牌小家电毛利率接近,但销售单价差异较大的原因。
根据招股书,2014年-2017年上半年,科沃斯服务机器人的毛利率分别为49.22%、49%、46.39%和47.79%。
2014年-2017年上半年,iRobot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46.34%、46.84%、48.34%和50.41%。
3月21日,上海一位财务人士据此推测,双方的原料成本可能存在一定差异。
而在京东上搜索“扫地机器人”,949元的科沃斯地宝魔镜S有超过15万人次的评价,699元的美的扫地机器人则有超过2.8万人次的评价,999元的福玛特扫地机器人也有2.2万人次的评价。
无独有偶,在天猫旗舰店中,科沃斯2199元的扫地机器人月成交2.8万笔,紧随其后的是1699元的小米米加扫地机器人,月销量1.2万笔,2299元的iRobot扫地机器人月成交量469笔,福玛特的扫地机器人月销量281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iRobot的扫地机器人价位在2500-10000元不等,而科沃斯的扫地机器人价位相对中端,在1000-3000元不等,而福玛特的扫地机器人价位也在1000-3000元不等。
另据北京中怡康时代市场研究报告,2016年,线上渠道中,科沃斯线上销售额占比50.2%,irobot线上销售占比13.4%,福玛特线上销售占比5.8%,线下渠道中,科沃斯占比47.8%,iRobot占比14.9%,飞利浦占比8.1%。
如此高的市场份额离不开科沃斯早年的布局。
创立于1998年的科沃斯,前身为泰怡凯电器有限公司,最早为国外厂家代工生产吸尘器等小家电,2000年,其创始人钱东奇在代工主业之外,设立团队研发扫地机器人。
直至2009年,泰怡凯推出第一款扫地机器人地宝,并推出了移动空气净化机器人沁宝、自动擦窗机器人窗宝等产品。到了2011年9月,其正式更名为科沃斯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
对此,3月21日,家电产业观察家洪仕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科沃斯很早开始做扫地机器人,最早是通过电视购物销售的,那个时候市场主流的产品还是吸尘器,对于扫地机器人的接受度并不那么高,现在看来,其进入时间早,在技术上可以有所沉淀”。
值得一提的是,2005年11月登陆纳斯达克的iRobot也在国内市场铆足了劲。
iRobot在国内提供了近乎全线的产品阵容,包括入门级产品全新Roomba5系、6系,中高端产品8系以及新推出的9系及旗舰产品Roomba980。
根据wind数据,iRobot2014财年、2015财年、2016财年的营收约为人民币34.07亿元、40.05亿元、45.83亿元;对应净利润约为人民币2.31亿元、2.87亿元、2.91亿元。
其中,其2016财年60.9%的销售额来自海外,家用机器人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99.3%。
而从双方的研发投入来看,科沃斯2014-2016年研发费用分别为6851万元、8417万元、9818万元,占营收比例在3%左右。iRobot在2011年-2016年每年研发投入占营收比重则维持在12%-13%左右。
作为家用机器人第一股,市场普遍关注,A股将会给予科沃斯多高的估值。
可相比对的是,3月20日,iRobot的交易日收盘价67.86美元,目前市值18.96亿美元,动态市盈率为37.21倍。
而福玛特在3月19日终止转让前收盘价16.12元,总市值为8.39亿元。
市场格局酿变
除了直接与科沃斯形成对标的iRobot,国内的扫地机器人市场竞争激烈,福玛特、海尔、美的、飞利浦、松下、浦桑尼克等国内外大型家电品牌商都在逐鹿。
公开资料显示,浦桑尼克2001年推出台湾第一台智能扫地机器人。
2001年11月,瑞典品牌伊莱克斯开发了全世界第一款全自动扫地机器人“三叶虫”,随后iRobot先后生产了7代家务机器人Roomba。
有意向申请IPO的福玛特,自称19年行业老牌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其在2003年推出智能吸尘器。
从现有财报数据来看,其2015年销售智能扫地机器人约11万台,截至2016年6月,其扫地机器人年产能可达25万台。
不过其营收与科沃斯还有较大差距。其在2014-2016年营收为1.5亿、1.03亿元和1.34亿元,净利润为875.27万、461.67万元、529.5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福玛特在2017年半年报中表示,2017年4月,重庆自有生产基地投入生产,此外,产品由原OEM采购变为自主生产,将大幅降低成本。
3月21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福玛特董秘文亨,对于拟申请IPO一事,其表示“有准备,但是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其透露,在新三板挂牌一段时间后,由于流动性等因素,公司考虑重新申请IPO。
“扫地机器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目前技术门槛相对较低”,家电行业资深分析师梁振鹏对于该市场的火爆保持相对冷静,其认为,“如何真正不漏扫、不盲扫,通过移动导航、路径规划,提升其智能化水平,才是未来的竞争力所在,如果一些家电品牌商愿意大手笔投入研发,未来的市场格局将会发生较大变化。”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