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电子公司预计它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将同比增长10.1%,2017年全球大尺寸面板产能面积预计为2.47亿平方米

《经济学人》杂志日前撰文称,人工智能虽然会取代一些现有的工作,但鲜为人知的是,人工智能本身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作为后盾,所以这项技术的崛起反而会创造很多新职业。
当第一批带有插图的印刷书1470年代开始出现在德国城市奥格斯堡时,木雕艺人纷纷抗议示威。由于担心自己的工作不保,他们强行关停了印刷机。但实际上,他们的技能所面临的需求反而有增无减:其中一些人需要帮助越来越多的书籍绘制插图。
自那以后,人们总会隔三差五地担心自己因为科技进步而丢掉饭碗。最新的焦虑来自人工智能的出现。但这一次,科技进步同样会创造新的工作需求。
暂且小举一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所谓的“人工云”(humancloud)提供数字服务。事实上,有悖直觉的是,很多人之所以从事这样的工作,恰恰是因为人工智能大潮汹涌而至。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有500多万人已经通过Freelancer.com和UpWork等在线集市实现远程工作。从设计网站到撰写文案,他们的工作内容多种多样,每小时的薪水至少也有几美元。根据市场研究公司StaffingIndustryAnalysts的测算,这类公司2016年的营收约为60亿美元。
如果你更喜欢琐碎的任务,还可以使用亚马逊MechanicalTurk这样的“微工作”网站。约有50万“Turker”在上面从事音频转录等简单工作,但他们从事的每一项“人类智能任务”获得的报酬通常不超过几美分。
很多大型科技公司都会聘用成千上万人来监督自己的服务,或者控制服务品质,而且往往都通过外包公司完成。谷歌据称拥有1万“评级师”,专门负责查看YouTube视频或者测试新的服务。微软也运营着一个“通用人类关联系统”(UniversalHumanRelevanceSystem),每月都会处理数百万项微工作,包括检查其搜索算法的实际效果。
这些数字可能继续增长。一大原因在于“内容审核”的需求日益增加。德国新出台的立法要求社交媒体24小时内在该国删除所有非法内容,包括否认犹太大屠杀的相关内容,否则就会面临巨额罚款。Facebook宣布将把审核员人数从4500人增加到7500人。
人工智能会消灭一些数字工作——例如,软件在将音频转录成文字的过程中表现更好。然而,人工智能也会创造其他的数字工作需求。这项技术可能需要使用很多计算能力,而且配有一流的算法,但同样需要依靠人类提炼的数据。
想让无人驾驶汽车识别路标和行人,就必须利用大量相关视频对算法进行训练。而这些脚本则需要人类手动添加标签。这一过程已经给成千上万人创造了就业机会。一旦算法开始运作,还要由人类负责验证它的表现,并通过反馈来提升效果。
微任务创业公司CrowdFlower提供的一项服务就是所谓的“人工介入”的典型例子。例如,数字劳动者负责按照内容、情绪和其他指标对消费者的电子邮件进行分类。这些数据都会提供给一个算法,由其负责处理多数请求。但那些难以回答的问题依然需要由人类来处理。
你或许预计人类会随着算法的改进而逐步退出。但任职于微软研究院的玛丽·格雷却认为,这种情况即使发生也不会很快变成现实。算法最终或许足以独自应对一些任务,并且掌握自学能力,但消费者和企业还会期待更加聪明的人工智能服务:亚马逊Alexa和微软Cortana需要回答更加复杂的问题。训练算法和处理例外情况的任务仍要由人类来负责。
因此,格雷和他在微软研究院的同事希达尔特·苏里(SiddharthSuri)认为,UpWork和MechanicalTurk等服务预示着未来的趋势。他们预计,很多人类劳动都将分裂成能够通过互联网交付的任务,然后与人工智能结合起来。
例如,旅行社就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处理机票预订等常规任务,但个性化行程规划等较为复杂的任务则要转给人类来完成。
斯坦福大学的迈克尔·伯恩斯坦(MichaelBernstein)和梅丽莎·瓦伦汀(MelissaValentine)看得更远。他们预计将出现一些“临时公司”,这些公司的员工都是从网上招聘的,并由人工智能负责调配。
为了测试这个想法,这两位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程序,针对具体的项目组建许多这样的虚拟公司——例如,招募员工后为其分配任务,借此设计一款能从驶向医院的救护车上报告伤情的智能手机应用。
在这种“闪电组织”里工作肯定很有趣。但很多人担心,人工云可能会创造一种全球化的数字无产阶级。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萨拉·罗伯茨(SarahRoberts)发现,内容审核员在长时间检查可疑的社交媒体内容后,往往会感觉精疲力尽。
牛津大学的马克·格雷厄姆(MarkGraham)总结道,在线工作平台的确为很多人提供了新的收入来源,尤其是贫穷国家,但这些服务也会压低工资水平。所以,政府需要在设计大型数字劳动项目时保持谨慎——肯尼亚已经设立了这样的平台,希望训练100多万人从事在线工作。
科技通常的不是非黑即白的,奥格斯堡的印刷术为木雕艺人创造了新的工作,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这种工作的重复度更高。类似的妥协和权衡今后可能再次上演。

据韩联社报道,行业观察人士表示,预计LG电子公司三季度营业利润同比将翻番,原因是其电视以及家电业务的收益有所提高。
韩国市场研究机构FnGuide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LG电子预计将在7-9月期间公布其5739亿韩元(约合5.06亿美元)的营业利润,这一数字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02.6%。
LG电子公司预计它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将同比增长10.1%,达到14.5万亿韩元。
分析师把这一亮眼的业绩归功于LG在电视以及家用电器领域的强劲竞争力。
“家用电器业务的盈利能力显著提高,”未来资产大宇(MiraeAssetDaewoo)分析师Parkwon-jae表示,从冰箱、洗衣机等传统产品到吸尘器、空气净化器等“新晋”产品,LG具醒目性与影响力特征的产品队列正在不断扩大。
Parkwon-jae补充道,LG是OLED电视市场的领头羊,未来它在高端电视领域的竞争力还将继续扩大。
然而,分析师表示,LG的手机业务长期低迷,其在第三季度仍然不太可能出现好转。
LG电子最近推出了重磅旗舰手机LGV30智能手机,LG宣称,该款手机拥有甚为出色的照相与音频功能。据悉,该款手机的官方销售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开始。
“LGV30预计将给LG的移动通信业务带来一些活力,尽管它可能不会对盈利产生重大影响,”东部证券(DongbuSecuritiesCo.)分析师Kwonsung-ryul表示。
“据估算,去年V20的销量为110万台,而V30的销量预计将达到130万台至150万台。”Kwonsung-ryul补充称。
Parkwon-jae表示,LG移动业务部门预计将在第三季度继续亏损。据了解,该部门已经连续9个季度处于经营亏损状态。

随着韩国面板大厂的战略性调整以及国内面板厂产能的提升,中国大陆地区在全球大尺寸面板的供给率正在稳步提升。
据台湾市场研究公司集邦咨询光电研究中心估算,2017年中国大陆将正式超越韩国成为大尺寸面板供给面积最大的地区,预估2020年中国大陆供给率将朝50%迈进。
一直以来,韩厂的大尺寸面板产能都稳居榜首。不过近几年,在广大内需市场的吸引下,各面板厂积极在中国地区投入扩建新厂。此外,由于韩国三星显示器和乐金显示器不断发力OLED市场,现有的液晶面板生产线持续收缩,使得中国大陆有望成为大尺寸面板供给面积最大的地区。
2016年,韩国面板产能供给面积占比为34.1%、中国大陆为30.1%、台湾地区为28.9%。WitsView认为,2017年全球大尺寸面板供给地区排名会重新洗牌,中国大陆在全球大尺寸的面板供给率将达35.7%居冠,其次为台湾地区的29.8%,韩国则下降至28.8%位居第三。
面板产能快速增长供过于求风险加剧
受全球市场需求和显示格局深度调整的影响,2017年全球大尺寸面板产能面积预计为2.47亿平方米,年增长仅1.3%,为近2-3年增幅最少的一年。不过随着2018年至2020年六条10.5代线产能陆续开出,将带动产能面积快速增长。
据了解,京东方在合肥的10.5代线预计会在2018年实现量产。此外,包括华星光电深圳、乐金显示器韩国坡州、京东方武汉、堺显示产品公司广州以及富士康威斯康辛厂等10.5代产线都计划在未来几年进入量产阶段。预计,2018-2020年大尺寸面板产能面积成长率每年将以8-9%的速度增加,至2020年总面积将达3.18亿平方米。
不过,WitsView指出,由于10.5代线玻璃面积约为8.5代线的1.8倍,当10.5代线新产能陆续到位,预期面板产能供过于求的风险将再次加剧。
在各大面板厂扩产的背景下,2017年6月,大尺寸面板的价格已经开始出现下跌。据WitsView最新面板报价,继电视面板价格在6月开始出现全面松动后,8月份价格出现了更剧烈的跌幅。
8月下旬的面板最新报价显示,55寸电视面板最高价为209美元/片,最低价为200美元/片,均价为206美元/片,单片价格与上期相比下滑了4美元;43寸电视面板均价为135美元/片,单片价格与上期相比下滑了4美元;32寸电视面板均价为70美元/片,单片价格与上期相比下滑了1美元。
由于供应链上游原材料和面板价格下降,小米电视已于近日率先开启大规模降价。
另一家显示研究公司群智咨询认为,即使在平均尺寸稳定增长的情况下,单一的电视市场也很难消化这么多面板产能。只依靠电视市场将会存在产能过剩,需要有新应用和其他的物联网设备终端来消化。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