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策略之前使小米一举摘下了了三星多年在印度市场的王位,苹果推出的iPad平板电脑

苹果的高管似乎忘记了有关学生市场的一些常识。他们似乎也对教育市场发生的变化一无所知。
起码这是我在查看了苹果周三面向教育市场发布的新平板电脑之后的感想。在我看来,一款价格略微便宜、速度更快、功能更强大的平板电脑,并不是苹果在教育市场面临问题的药方,或是老师和学生所需要的最好工具。
这款新产品仍然过于昂贵,缺乏实用性。
早年,苹果向学校销售电脑,开创了教育市场,这也是苹果联合创始人乔布斯十分重视的一个市场。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的中学电脑实验室中有大量的苹果2电脑,这种现象其实在其他学校也很常见。当我读大学时,我最好的朋友和许多室友都在用苹果MAC电脑。
不过苹果逐步失去了在教育市场的领先优势。一开始首先被Windows电脑抢占市场,近来又输给了搭载谷歌ChromeOS操作系统的电脑。
苹果推出的iPad平板电脑,早期看上去似乎能够重新在教育市场抢回丢掉的市场,但是现实并非如此。
之前,苹果面向洛杉矶联合校区销售平板电脑的计划遭到了重大挫折。根据市场研究机构Futuresourc的报告,2016年,苹果的平板电脑和个人电脑只占到了美国学生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市场的大约18%。
苹果的平板在面向学校的产品中占到极高的份额,但是去年,苹果平板的销量出现下滑。
Chromebook满足了学校需求iPad却没有
基于谷歌ChromeOS操作系统的Chromebook受到了美国学生的欢迎,目前已经主导了美国学校市场。其中一个原因是这种笔记本价格相对便宜。谷歌的合作伙伴推出的Chromebook定价在200美元到300美元之间。
Chromebook另外一个诱人之处,是设备维护简单,因为ChromeOS是一个基于网页技术的操作系统,系统可以自动更新,具有内置的安全软件,另外拥有受限的学校应用软件。
Chromebook设计的应用功能都符合学生日常需求,比如基于网页的数学、阅读评估,或是报告撰写等等。从设计上说,笔记本电脑更加耐用,用户只需要合上电脑就能轻松携带,比较脆弱的屏幕部件获得了良好的保护。
在这些方面,苹果的平板电脑(包括周三发布的新款)做的并不够好。
和谷歌ChromeOS相比,苹果平板搭载的iOS系统更加复杂,需要专门的IT管理员进行设置或者维护。
由于缺乏一个键盘,苹果平板电脑无法满足学生的许多活动要求,尤其是撰写报告。
iPad的设计并未考虑到孩子们
在学校市场,苹果平板电脑更大的问题是价格和耐用性。和笔记本电脑不同,平板天生就是一个比较脆弱的设备。如果你摔裂过自己的智能手机,你就知道我说的意思。许多成年人经常摔坏了手机屏幕。
孩子们因为天性的原因,更容易发生摔坏设备的事情。多年前,我妻子购买了一款苹果平板,但是被我女儿摔坏了屏幕。
出于这种原因,亚马逊在面向学生推出的新款平板电脑中,采用橡皮外套,增加了耐用性。
苹果公司对于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却并不了解。面向学生的平板电脑应该配置保护性外套,类似于亚马逊的学生平板,但是苹果并没有这样做。未来学校需要为这些摔坏的平板承担费用。
你还记得触控笔放哪儿了?
苹果周三推出的新款平板,一个重要卖点是苹果设计的触控笔。从这点也可以看出,苹果并不理解孩子的需求。
苹果的平板不仅没有保护套,而且也缺乏保存触控笔的地方。没有一个插槽可以插入触控笔,或是以磁力的方式固定在平板上。把触控笔插在苹果平板的闪电接口上,这并不是一种携带触控笔的好方法。
你可以购买其他可以容纳触控笔的保护套,但是苹果官方销售的售价高达130美元。
当苹果触控笔第一次发布时,我进行了测试,发现经常找不到笔,因为触控笔无法和平板融为一体。
而且我还是个成年人,而孩子们往往不会考虑这些细节,我经常看到苹果触控笔被四处乱放。
触控笔也更容易折断。在进行充电时,你需要把触控笔插入闪电接口,但是连接两个设备的部位只是一小片金属,可能会被弯曲或是顽皮的孩子折断。
对于学校采购Chromebook的价格来说,苹果新平板300美元的价格已经比较高。不过这个价格并不反映真实的成本。希望使用触控笔的学校,还需要额外付费90美元来购买。罗技公司的触控笔略微便宜,但是也需要50美元。
另外,希望配置保护套的学校还需要付出更多资金。罗技公司的iPad保护套定价高达100美元。
因此,不要期望学校或者老师拥抱苹果的新iPad。
苹果周三的新产品发布会表明,如果苹果希望在教育市场东山再起,这家公司首先需要重新回到学校中。

据路透社报导,印度第五大智能手机厂商Oppo计划模仿小米“在线闪购”的销售策略,该策略之前使小米一举摘下了了三星多年在印度市场的王位。OPPO希望在印度超越对手,建立领先地位,印度目前是OPPO最大的海外商场。
为了吸引消费者,OPPO计划4月2日展开首次在线闪购,并期望从小米抢回市场份额。最近一年来,OPPO在印度的市场份额遭到小米蚕食。现在,该公司期望学习小米的营销战略,此前该策略助力小米率先在短期内建立了成功的业务规模。
小米在进入印度三年后取得了成功,它正式在中国以外的第二大市场拉开了与三星之间的距离。业界认为,小米迎来的成功源于其精明的营销策略,小米在2017年第四季度成为印度第一大智能手机出售商,抢走了三星霸占多年的宝座。
在孟买推出OPPOF7手机时,Oppo印度品牌总监WillYang向路透社表示,“我们正在向其他品牌学习”,包括小米如何在亚马逊、电商公司Flipkart等平台上获得印度消费者。小米能够打败三星电子,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在亚马逊和印度电商网站Flipkart上举行的闪购活动。
“由于大部分市场都是由这两个平台运营的,”WillYang在提及亚马逊和Flipkart时透露:“我们正在寻找合作关系”。只是他拒绝进一步透露太多细节。
在线闪购已被证明是一种有效的方式,通过电子商务网站上放置有限的库存,推出新设备并创造热门话题。智能手机厂商一般利用闪购在电商网站上出售新款设备,产品库存常常十分有限,有时候,厂商还会附加一些现金返现优惠。经过闪购出售的手机一般会在几分钟之内售罄。而这一策略已为Oppo带来变化,之前Oppo的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于实体零售店,现在他们开始拟定线上战略。
在印度这个充满活力又年轻的电子产品市场,竞争显得异常艰难。枪林战雨的价格战,使得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打击。
当竞争对手关注于复制小米的线上活动,这也暗示了对于线下的关注是关键。小米的印度总监ManuKumarJain告诉路透社记者,如果你回顾2017与2018年,小米最大的战略聚焦在线下。线上收入只占当地营收的70%。
智能手机品牌已经以更具活力的方式走入印度市场,赞助印度板球竞赛之类的活动为其中一个例子。包括OPPO的标志出现在印度国家队球衣的主要位置上;Vivo则以比基准价格高出267%的溢价,取得下个月印度超级联赛的赞助权。

熟悉国内围棋甲级联赛的观众们,也许会很惊奇地发现新赛季联赛的赞助商已经不再是金立手机。

图片 1

3月25日,华为手机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消息,称其将从2018赛季开始冠名中国围棋甲级联赛。3月27日,名为“华为手机杯”的围甲联赛将在浙江开赛。这也意味着,围甲联赛和赞助其超过10年的金立手机正式“分手”。
金立手机从2006年起就一直是围甲联赛的冠名赞助商,这来自于公司董事长刘立荣对于围棋的喜爱。除了不时参加业余围棋界组织的比赛之外,刘立荣还主导了金立手机在2016年签下围棋国手柯洁成为代言人的品牌营销活动。
不过,由于金立手机在近期麻烦缠身,两者之间多年的合作关系也戛然而止。在金立手机之后,华为手机接过了围甲联赛的冠名赞助。
这并不是华为手机和体育营销第一次产生联系。事实上,在欧洲市场,华为一直把体育营销作为切入当地消费群体的重要途径之一。
2015年9月,为了打通东欧市场,华为手机在波兰签下了拜仁前锋莱万多夫斯基作为品牌代言人。就在合作达成之前不久,莱万就在德甲创下了九分钟内连进五球的记录,这让莱万的名声在全球范围内一下子达到了顶峰,他也因此被视为了波兰的国家英雄。
借此,华为迅速和莱万方面敲定了合作的细节,并为莱万拍摄了一部广告短片。这个广告片很快在波兰国内广为传播。市场随之被引爆。在2015年剩下的几个月之中,华为手机在波兰的市场份额从8%疯狂跃升至12月底的20%,接近三星。
尝到了甜头的华为,在2017年于欧洲市场发布P10手机的时候再次签下了法国球星格里兹曼作为代言人——2016年欧洲杯走红的格里兹曼,是法国队当下人气极高的球员,俊朗的外形让他在世界范围内圈粉无数。华为此举,旨在继续拓展欧洲市场。
华为之外,vivo是另一家在体育营销领域近年来动作颇多的国内手机厂商。和华为重足球相比,vivo颇有足球、篮球通吃的势头。
2016年9月,vivo和NBA达成了合作关系,双方将在赛事、产品、服务以及品牌营销等全方位展开战略合作。之后,vivo又宣布签下效力于金州勇士的NBA球星史蒂芬·库里作为vivoXplay系列机型的代言人。
一系列合作达成的直接结果是,在2017年10月于深圳举行的NBA中国赛上,场边的广告板多次出现了vivo的身影。
除了NBA,vivo还盯上了另一项主流运动赛事FIFA世界杯。
2017年5月,vivo宣布和国际足联签下赞助长约,合作周期为2017年到2022年。这意味着在2017年联合会杯、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2021年联合会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等几项国际赛事上,vivo都会是主赞助商之一。
尽管像华为、vivo这样的巨头手机厂商都开始看重体育营销在塑造其品牌方向上的作用,但具体到每个厂商之中,体育营销的作用其实还是有所不同。
一般来说,华为手机所针对的用户群体大多是以相对高端为主。在欧洲市场,华为同样也在极力塑造一个高端的品牌形象。这就需要它们在体育明星之中找到一些合适的代言人。
“在波兰国内乃至全球范围,莱万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他如何从一名普通的波兰儿童通过自我奋斗逐渐成为了一名超级球星。这一励志历程也被我们在广告片中原封不动地体现了出来,”华为手机欧洲市场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
至于格里兹曼,颜值高、球技好,同时还身为马德里竞技以及法国国家队场上核心的他,早已经是欧洲顶级球星的代名词。这自然与华为对于自身的定位是相吻合的。
而vivo,则是希望通过赞助体育赛事,来扭转自身的整体品牌形象。
曾经,出身于步步高的vivo一度被普通消费者们看作是“厂妹标配”。主打音乐拍照功能,赞助综艺节目,签下娱乐明星代言人,让它们的产品形象定位一直未能往高处走。不过,随着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愈发激烈,vivo也在逐渐试图改善自己的品牌形象定位。
一名vivo内部人士就曾向界面新闻表示:“在以往,vivo的形象可能更偏向于年轻化、女性化;但现在vivo在保留年轻化标签的同时,更希望向活力、乐趣等方向靠拢,让品牌受众更多样化。”
因此,发力体育领域也成为了vivo近年的一个重要营销策略。在2017年的NBA中国赛期间,vivo品牌总监邓力就告诉界面新闻:“相比于一般的明星代言,赞助体育联盟或者赛事,能够更好地满足年轻男性观众的需求,和现在vivo整体的品牌形象比较符合。”
换言之,借助和体育赛事的联系,vivo希望给自己加上“年轻、运动、活力”的标签,从而和过往的“娱乐化”逐渐脱离开来。
看到了体育营销潜力的不仅仅有华为和vivo,OPPO也早已经成为了巴塞罗那的合作伙伴,并且推出了相关的合作机型。可以想象的是,在目前国内手机市场偏向稳定的情况下,手机厂商们如果想在海外寻找突破点,以体育这个全球通用的语言来作为营销卖点,将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因此,日后如果看到vivo或者OPPO的品牌印到了皇马或者曼联的胸前广告上,也不需要太过于惊讶。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