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这次苹果在iPhoneX上采用OLED屏,乐视体育

9月19日消息,钱宝旗下游戏公司“冰穹互娱”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收购乐视游戏,收购金额未知。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乐视游戏科技有限公司21.44%的股份。前者由乐视致新全资控股,属于乐视上市公司体系。
对此,乐视网回复腾讯科技称,乐视游戏仅是乐视系公司过去参投的一家公司,不属于上市公司体系。
乐视游戏主要负责乐视手机旗下游戏平台研发和运营业务。工商资料显示,乐视游戏的持股比例为王胜26.88%,陈建20.16%,刘益谦20%,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1.44%,北京创想未来科技有限公司6.72%,深圳瑞莱远策投资企业4.80%。

9月12日,地球的那一端苹果发布了首次采用OLED屏的iPhoneX,不约而同的是在地球的这一端,LGDisplay、创维、长虹、康佳、索尼、LG电子、飞利浦等多个厂商相聚在北京共同举办了一场OLED产业峰会
这地球两端的会议,相同的是大家都聚焦OLED屏,不同的是美国的苹果发布会上,是为纪念苹果出品手机10周年,推出了首次采用OLED屏的纪念版iPhoneX;中国举办的OLED产业峰会,则是共商大计以推动OLED电视尽快主流化。
很多媒体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苹果终于把OLED屏推到了市场前沿,以苹果这样的创新楷模开始玩转OLED那么就表明,OLED已经成为风口上的产品,肯定会带动OLED屏在电视领域的应用。而此前,OLED几经波折始终还处于步履阑珊的起步阶段,不仅成不了主流,甚至还成为一些技术反衬的参照物。
那么OLED在手机,特别是被苹果在iPhone的采用,会真的推动OLED屏在彩电上的规模化使用吗?OLED真的会成为电视领域风口吗?这给力主推动OLED技术的像韩国GL、日本索尼、中国创维等企业以希望和信心。地球这一端的OLED产业峰会恰恰是放在这一时期召开,借势的意味是十分的浓厚。
客观的讲,OLED确实是代表未来显示的先进技术,包括这次苹果在iPhoneX上采用OLED屏,都似乎在证明其技术的先进性,展示着未来的显示发展方向。但是,就目前而言OLED能不能成为电视的主流,业内还是存在很大的争议。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得不到根本性解决之前,谈论OLED成为电视主流技术还为时过早。
第一,在体验感上真正拉开差距。一项新技术要取代原有技术,至少应该对用户来说有比较明显的体验差异。比方说,当年的液晶电视取代CRT就是不论在外观形态(液晶平板没有了那个长长的电子枪)、清晰度、色域度等,都有了大大的超越。就现在一般用户而言,不论是LCD电视经过量子点技术的改良,还是高清晰度ULED的改良,与现有OLED在视觉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如果有差别,那也是在专业人士眼中,或者是仪器数据指标的差异,而对一般用户这种差别在肉眼感官中是很难体会到的。只有当普通用户一眼就分别出OLED与LCD的差别,那是OLED是市场需求的推动。
第二,巨大市场价格差异。在工业化社会的产品,一种是日常用品,其基本特质之一就是生产的规模化;还有一种是奢侈品,那就是精雕细琢给少数高端人士享用。而目前,电视在居民消费中扮演的角色,仍然是是日常生活用品,这才是基本属性。如果你硬要说大尺寸是奢侈品,那毕竟不是电视的主流。而作为生活用品OLED显然在价格上与普通LCD差别巨大,同尺寸、同功能的价格相差至少在一倍以上,甚至是LCD是OLED的1/3.对一般消费者来说,作为生活用品有必要在同样使用价值上花费超过一倍的钱。因此,从价格因素上来说OLED普及的条件还不成熟。
第三,产能始终是一个制约。这个问题虽然是放在第三位上来说,但实际上这因素才是OLED至今不能快速普及的根本原因。众所周知,OLED普及早在2014年就被LGD提出,并做了大量的市场推广工作,包括市场的宣传,生产基地的全球布局。但至今,大尺寸的OLED产能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解决。就本次OLED峰会上,主导OLED技术的LGD社长吕相德透露,2017年LGD的OLED电视面板产能可达至180万片,2020年将进一步扩大至600万片以上。600万台也就是现在全球市场销量2.2亿多台的2.72%,既就是加上新加入产能,也很难10%。可以这样断言,就是现在绝大多数企业想进入OLED阵营,问题是OLED面板供给不足还是枉然。看来产能不足才是根本性问题。
第四,小平容易大屏难。一些人看到苹果在iPhoneX采用了OLED屏,就将其联想引申到彩电上,以为手机屏用了OLED屏,那么彩电普及OLED就会紧跟而上。实际上,这种联想引申有点过于简单。手机采用的AMOLED尺寸比较小,成品率已经很高。而大屏OLED目前的成品率虽几经技术改善已实现大幅改善,但成品率仍然是一个重要的制约因素。就在本次OLED高峰会透露出的信息表明,目前55、65英寸4KOLED面板的生产良率已经达到85%,2017年底良率预计可以进一步达到90%。90%的良品率,也就意味着至少还有10%的成本下降空间,但在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呢?所以说,OLED在小屏上的成功,还不能证明一定在大屏上能够得到复制,最起码还需要时间来积累。
当然,笔者罗列这么多的OLED普及上的障碍,并不是否定OLED最为未来显示技术的方向,也不否认OLED在柔性技术、色域技术上的无与伦比。只是想给业内泼点冷水,让业内企业理性考虑问题,不要以为苹果在iPhoneX上采用了OLED屏,就证明彩电的OLED时代的到来。
未来,OLED屏幕在彩电上的大规模采用,不仅需要在技术上继续有所突破,还必须要行业诸多上下游企业投身到OLED阵营,形成全球主流企业都在向OLED上转移,那样才能扩大OLED的有效供给,而不是现在仅仅是几家企业唱戏,多数企业还在观望。
所以说,OLED作为未来显示技术,方向应该是没有错的,只是其普及的时间会在几年或若干年之后。换言之,要等到前面所分析的技术的进一步成熟和产能真正得到解决,那才会迎来OLED真正的春天!

双刃剑体育的母公司当代明诚(600136.SH)从9月12日起开始了停牌,但原因并不是因为要收购乐视体育。
上周末,当代明诚发布声明称,经调查核实,公司及旗下包括双刃剑体育在内的所有经营主体从未进行“接盘乐视体育”的相关工作;针对相关传言,当代明诚方面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9月16日,搜狐科技发表了题为《独家!乐视体育大切割或易主更名而“接盘侠”是它》的新闻报道,当中提到“据乐视体育离职人员透露,乐视体育出售的谈判已基本完成,接手乐视体育的是双刃剑体育。”

此前界面新闻获得的一份产业并购基金方案显示,乐视游戏或许即将被出售。背后运作方则与在2016年年底,突击入股ST慧球并一举成为其大股东的深圳市瑞莱嘉誉投资企业有关。在该基金方案中,收购标的并不止乐视游戏一家,还有一家未具名的黄金公司以及一家智慧城市通信公司。

《AI财经社》援引当代明诚相关人士回应传闻称,与乐视体育是正常的业务来往,公司停牌筹划重大事项与乐视无关,具体信息待公告披露。

图片 1

图片 2

该方案显示,乐视游戏净资产约3.2亿元,负债规模可“忽略不计”。2016年,其总收入1亿元,净利润2万元——但净利润仅为2万元的乐视游戏却拟与交易对手签订对赌协议。在该方案中,乐视游戏承诺,2017年对赌净利润6000万元,2018年对赌净利润1.2亿元,2019年对赌净利润2.5亿元。
此次穹互娱收购乐视游戏,意味着此前这笔针对乐视游戏的基金并购或已破产。
冰穹互娱由钱宝于2016年成立,主要致力于游戏发行、影游联动、产业孵化应用分发等业务。工商资料显示,山东泡宝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有100%股份,实际控制人为王小雷。王小雷同时担任成都钱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后者为钱宝网实际运营公司。

当代明诚于2016年收购双刃剑体育,自此开始了它们“打造全球娱乐文化产业整合平台”的整体战略。
今年6月2日,当代明诚宣布与江苏苏宁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双方将在赛事版权领域展开持续10年的深度合作。至于合资公司能从苏宁体育取得足球版权的范围,包括2019-2022赛季的英超版权,2017-2020赛季的西甲版权,以及2018-2023的德甲版权等。
随后,当代明诚又宣布拟以明诚香港为收购主体,以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交易对方持有的新英开曼100%股份并认购新英开曼新发行的股份。值得一提的是,新英体育是目前英超联赛在国内的转播合作方。
当代明诚在体育领域高歌猛进,乐视体育的近况却不甚理想。受乐视整体资金链问题影响,乐视体育在今年陆续失去了英超、中超和亚足联旗下比赛等知名赛事的版权;多名高管也选择离职。
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则于8月底在乐视体育公众号上发文,称“乐视体育现状有一些拧巴,活下去,才是当务之急”。而根据现任乐视掌门人孙宏斌的说法,乐视体系内不能赚钱的业务,都需要以出售或者合作的形式进行处理,乐视体育正是其中之一。
之所以乐视体育的未来和当代明诚联系到了一起,很可能是由于两家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今年6月,原乐视体育COO于航正式加入当代明诚体育集团,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一职,主要负责集团在国际化方面的事务,包括国际体育资源拓展、整合和战略落地等方面。
今年5月26日,乐视体育宣布B+轮融资进展,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但根据目前的状况看来,这笔融资似乎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也自然难以挽救深陷水火之中的乐视体育。当代明诚的这次表态,意味着乐视体育还需要继续寻找能够接盘的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