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已终止与美国,零部件供应商

9月19日,是乐视每年一度的“乐迷节”。
此前,贾跃亭刚刚陷入在海外成立信托基金的传闻中。而与往年每隔几小时乐视就要晒战报、秀成绩,并请明星摇旗呐喊不同,今年的9月19日,无论是乐视的上市公司系还是非上市公司系都在这一天疲于回应各方各种质疑。
贾跃亭的承诺还能履行多少?
9月19日一早,有媒体援引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的说法称,乐视控股与乐视移动公司50余家供应商达成和解,解决债务额度超过1亿元。一封据称是50余家供应商向乐视发来的集体签名的感谢函流传于网络,称“贾总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各种坏新闻漫天他仍坚持着努力着,履行着对我们的承诺,没有摒弃我们这群小供应商”。
乐视方面人士对媒体称,乐视移动已与28家供应商签订还款协议,还会再签27家。
但一位乐视移动供应商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他们组成的讨债群至今还没有收到任何解决方案和协议,目前尚不清楚乐视还债的时间窗口。“我觉得希望不大。”
就在9月中旬,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显示,乐视控股、乐视移动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即“老赖”名单,原因是“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未给付额度约1亿元。
作为失信被执行公司法人代表的贾跃亭受到禁乘高铁,不得担任国内任何公司法人代表、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等一系列限制。
贾跃亭能否履行此前“尽责到底”的承诺尚存疑问,但当天晚上乐视网(300104.SZ)发布的一则公告显示他并未履行对上市公司的部分承诺。
9月12日,深交所曾向乐视网下发关注函,关注贾跃亭是否履行将减持资金全部借予上市公司使用的承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此前曾对贾跃亭3次大规模减持进行统计,仅在2017年1月16日,贾跃亭的减持金额便达到60.41亿元。
19日晚间,乐视网的保荐机构中德证券发布的半年度追踪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在公司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贾跃亭先生未按照此前承诺将减持资金继续借予上市公司使用。考虑近期贾跃亭先生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先生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乐视网随后于21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近期已发函与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
虽然贾跃亭不断发微博声称,自己把钱都投入了造车。他表示,“汽车板块要快速完成A轮融资,尽最快速度实现量产。把这几年乐视汽车努力形成的技术优势、产品优势、战略优势转化成市场优势和用户优势。”但在8月,乐视汽车进行了“人员精简”。
也许,正如一位乐视离职员工发的朋友圈所说:“不管乐视汽车的故事如何继续描绘,那个穿着T恤衫、牛仔裤、如痴如狂般演唱《野子》的贾跃亭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会有了。”
“新乐视”全面切割
9月15日,乐视方面发消息说贾跃亭现身香港,并对媒体回应称,此次贾跃亭到香港除为乐视汽车融资外,还为解决乐视非上市体系债务问题。
目前,“贾跃亭下周回国”已成为坊间段子。
“我也70天没见他,沟通肯定是有的,贾总对关联交易的处置还是积极的,核心是他要有能力偿还、找到合适的资产能够偿还上市公司,现在正在进行中,证监会比你们还积极地盯住我们解决问题。只要处理完了,会有正式公告。”乐视网CEO梁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梁军坦言现在最大的困难是缺钱,他目前最大的任务是在全国各地拜访电视供应商,尽可能消除外界对乐视的不信任。“我要尽我所有的力量。要么心态好,要么吃安眠药睡觉。”梁军对媒体坦言。
9月初,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谈到贾跃亭和乐视时,几度哽咽:“他把钱拿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我们同意他拿走的。当然,老贾承诺没有做到,这是信用受到了损害。就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老贾手上拿了一把好牌打得这么烂,这就是因为没吃过亏,吃了亏下次就知道了。”
目前,乐视正在加速和贾跃亭切割,并加快了甩“包袱”的速度。
9月20日,乐视体育将由新东家接盘的消息不胫而走,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将其持有的绝大多数股份予以转让。虽然这则消息并没有得到乐视体育的确认,但一年来,不断陷入版权纠纷、资金危机、法律诉讼的乐视体育已经成为乐视“累赘”。
此前一天,乐视游戏也被冰穹互娱以现金形式收购100%股权。有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新投资人进驻乐视游戏后,将对公司董事会进行全面改组,并将对公司治理结构、决策机制、管理流程进行全面优化,同时会推行科学合理的激励手段,并在稳定业务的基础上逐步实施管理体系“去乐视化”,同时尽可能吸引外部优秀人才加盟。
而自孙宏斌“接手”乐视网以来,乐视网的高层在公开场合以“新乐视”自居。
9月12日,乐视网CEO梁军表示:“新乐视将走出困境,接下来的10月、11月、12月大家会看到新乐视更多改变、更多的不同。”据介绍,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以及乐视影业将成为公司四大核心业务板块。
梁军对媒体表示,“我这两个多月来都还没有时间看看过去,而是把当前的事先撑住,先让这家公司稳定下来,这个事压力更大”。
也许,孙宏斌和梁军已经不再关心贾跃亭的承诺,他们希望赶快重新进入轨道。

《内华达独立报》当地时间上周三披露,电动车制造商法拉第未来已终止与美国内华达州的合作关系。这家初创公司此前因公布“将推出高性能电动车与特斯拉抗衡”的宏大愿景而备受瞩目。在中国,法拉第未来则因为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受到当地媒体的关注。
法拉第未来据信在向内华达州政府递交的一封信函中表示,公司并不符合当地政府的税收优惠及经济激励政策,将自愿放弃享受上述资格。法拉第未来方面还随信递交了一张金额为1.62万美元的支票,以归还内华达州向电动车制造商提供的激励资金。2015年,法拉第未来曾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建设“北美最先进的制造工厂”。

十周年纪念手机iPhone8订单持续低于iPhone7和iPhone6同期表现,除了导致苹果公司股价大跌之外,倒霉的还有他们的亚洲零部件供应商

法拉第未来的一项信托基金自2015年以来通过税收减免政策累积获得的约62万美元也将一并交还给内华达州政府。按照法拉第未来与内华达政府之间的协议,前者只有在北拉斯维加斯工厂建设项目中投入10亿美元的前提下,才能享受相关税收优惠。这家初创公司原本会因为优惠政策减免2.15亿美元的税款。然而上述计划未能顺遂。在建厂方面,唯一真正完成的工作仅仅是清沙。

自从iPhone8发布会之后,短短两周时间,苹果零部件供应商“大本营”台湾地区就哀鸿遍野,最大组装厂鸿海股价跌去了10%,和硕联合科技股价跌超13%。韩国LG集团旗下LG伊诺特(LGInnotekCo.)股价也大跌了13%以上。

图片 1

图片 2

内华达州经济开发办公室官员史蒂夫·希尔(SteveHill)证实了上述消息。他表示,上述信函意味着这个长达两年的项目“基本上已宣告终止,但没有给州政府以及当地政府带来额外成本”。
法拉第未来方面在周一下午对上述说法进行了回应,该公司否认终结内华达工厂的说法,并声称内华达仍然是其“计划项目”,它会和目前尚不存在的中国工厂一起存在。从这个角度看,法拉第未来仍希望通过公关辞令给外界留下一个主动迁移的印象。
尽管目前法拉第未来依然拥有此前收购的、位于Apex商业园区的土地,但显然这家初创公司在当地继续发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当地媒体早些时候报道称,已有4家公司对法拉第未来的原工厂用地表示出接盘兴趣。内华达政府计划继续推进在这块土地外围的基础建设工作。如果未来有一家公司符合法拉第未来当初的条件,当地政府也将提供相同的税收及资金优惠政策。
法拉第未来将到何处继续自己的梦想?这一点构成了一个亟待解答的问题。
事实上,法拉第未来的发展始终带有神秘色彩。两年前,这家初创公司诞生于隐秘。而次年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和强大的宣传攻势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2016年10月,《洛杉矶时报》撰文称,“法拉第未来的发展看上去令人沮丧”。该报刊在报道中披露了法拉第未来在内华达建厂所面临的一些问题以及该公司管理层频繁出走的细节。
在11个月的时间里,法拉第未来全球CEO丁磊离职,同时也带走了资本市场对该公司的信心。此后,越来越多的管理层成员离开这家公司,接着是不太顺利的融资和供应商催讨工程款。一个月前,法拉第未来方面承认,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加迪纳市的总部大楼已被抵押给纽约投资公司InnovatusCapitalPartners,以获取1375万美元的救援贷款。
而在内华达工厂建设计划方面,此前同样出现了一系列不利征兆。去年10月和今年1月,上述工厂分别出现停工传闻。第一次传闻出现的背景是法拉第未来拖欠了建设承包商AECOM的工程款,共计2100万美元,而第二次则被指是因为该公司在最近一届的CES上耗费了过多的办展费用。
对于此类传闻,法拉第未来均在第一时间做出澄清,并表示“内华达工厂项目进展顺利”。直到今年7月,该公司确认了将“暂停在美国内华达州的建厂计划”,这是也是法拉第方面首次承认该计划遭遇了资金问题。

不幸的是,由于苹果概念股的权重较高,台湾股市整体都受到拖累。本周一,台湾加权指数连续第二日下跌,收跌1.09%,至10335.89点,刷新一个月最低水平,失守季线。
台湾鸿海和苹果最重要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在台湾股市的权重合计占到四分之一左右,两家公司的出口总额撑起了超过50%的台湾GDP。
连续抛售的结果就是台湾股市上周出现了6.77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出。这是三个月以来的最大规模资金流出。
路透社援引台湾凯基投顾分析师张明祥的话说,外资从7月开始小卖台股,9月变成大卖,而近期苹果公布新款iphone8销售不理想,造成苹果相关概念股重挫。“目前反应的是iphone8卖得不好,之前苹概股涨很多了,外资也开始抛售。”
报道还称,9月至今,外资总计卖出台股434.90亿台币。8月和7月则各卖出63.98亿和52.34亿台币。
除了iPhone8订单情况不佳之外,连消费者寄望甚高的iPhoneX也传出利空消息,加速股价下跌:RaymondJames芯片分析师ChristopherCaso上周三援引供应链消息称,iPhoneX量产仍未开始,预计将推迟至10月中旬。与6月底的预期相比,这一量产日期足足推迟了两个月;与8月的预期相比,这一量产预期推迟了一个月。全面投产可能会推迟到四季度。
周一收盘,台湾上市的鸿海下跌1.9%。香港上市的AAC技术控股重挫4.8%。
狂热情绪消退
在苹果新手机发布之前,市场对其乐观情绪一度将台湾股市推到了十七年最高位,台湾供应商股价也呈现喷发之势。

从充满雄心壮志,到受困于现实,法拉第未来的经历暴露出不少互联网造车场景中的问题。法拉第未来全球研发及工程副总裁尼克·桑普森(NickSampson)曾在一次采访中向海外媒体表示,公司的问题出在“没有人知道建立一家汽车公司究竟有多昂贵”。而在此之前,业界普遍认为,法拉第未来对资金的需求远超出其母公司及投资人所能承受的范围。

在苹果8月1日发布靓丽的第三财季业绩后,大型对冲基金纷纷增持苹果。去年以来强势看涨苹果的“股神”巴菲特也表示“不会卖出一股苹果”。

图片 3

图片 4

不过,法拉第未来并未全盘放弃。这家初创公司目前在加利福尼亚州汉福德租用了一个相对较小的工业空间,后者多年前曾是轮胎制造商倍耐力的工厂,其面积为100万平方英尺(约合9.29万平方米)。法拉第未来计划于2018年早些时候迁入该场地。此外,这家初创公司也通过持续融资获得了一些资金。法拉第未来方面将汽车生产工作从内华达迁往加州归因为“希望尽快实现量产计划”。

但很快,市场上就传出iPhone8上市遇冷的消息。AboveAvalon分析师NeilCybart表示,iPhone8开售第一周销量可能是2014年iPhone6发售以来最低的一次。“今年iPhone8需求下降的原因在于苹果的另一款旗舰手机iPhoneX尚未开售,一部分对苹果新机的购买需求尚未释放。”
闻听此言的投资者纷纷抛售相关股票。华尔街见闻提及,上周苹果股价连续五个交易日下跌,累计跌去5%,创下17个月来最大周跌幅。连续下跌令其市值蒸发超过43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eBay的市值。
甚至连苹果CEO库克似乎都不看好自家的产品,他在8月24日刚刚得到56万股的年度股票奖励当天,立即将其悉数卖出,套现逾4300万美元。尽管这可能跟限售期到期有关,但其出售时点实在过于微妙。
券商BernsteinResearch分析了2008到2016年的数据之后发现,每次推出新款iPhone手机的前六个月,苹果股价平均涨幅16.1%;而在新手机发布后的六个月里,平均涨幅降至4.1%。唯一的特例是2014年9月推出的iPhone6手机,苹果股价在该产品发布六个月后累涨25%,紧接着10月1日开启的新财年营收跳涨28%。

对法拉第未来而言,放弃凭空建立一座工厂的梦想,转而采取搬入既有厂房的做法显然更加务实。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急需一款能够投放市场的量产车型。“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最快的方式是选择我们在加州汉福德的新工厂来生产,这也是最初与内华达工厂一起被列入生产计划的部分。这家工厂的规模更小,不过有现成的厂房,明年年底就能为量产做好准备。”法拉第未来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图片 5

法拉第未来全球制造副总裁戴格·雷克霍恩(DagReckhorn)表示,公司的工作重心将被集中在旗下首款车型FF91的投产问题上。这款高性能电动SUV预计将于明年年底上市。由此可见,2018年对该公司而言将成为关乎成败的关键年份。如果FF91无法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实现量产,或上市后反响不佳,那么法拉第未来的未来将充满变数。
可要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帮助产品阵容完成从无到有的转变,这家尚未经过市场考验的初创公司显然并非没有压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