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乐视不超过30亿元将乐视金融收购至上市体系,乐视金融心心念念的第三方支付、民营银行等金融牌照

因为乐视网的一则公告,乐视金融重回聚光灯下。
9月24日晚间,乐视网(300104.SZ)发布公告称,乐帕营销服务有限公司将100%控股的乐视投资全部转让给乐视致新,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以解决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和上市公司乐视网之间所涉关联交易的应收账款问题。
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乐视金融的运营主体,乐视金融于2015年8月被确定为乐视第七个子生态,是乐视互联网金融业务板块的统称。据公告,乐视金融旗下已拥有商业保理、股权众筹、基金销售、保险经纪等牌照。
如今,两年时间过去了,除了被媒体反复质疑“自融”、以及高管人事更迭之外,对于乐视金融的业务发展及规模体量,外界仍无直观的印象。
此外,乐视金融心心念念的第三方支付、民营银行等金融牌照,在现阶段看来,似乎仍然遥不可及。
业务规模成谜
按照乐视金融成立之初公布的战略,将借助于乐视的生态,形成包含网络支付、交易平台、财讯平台、财富管理、网络信贷五大主营业务的基本架构。
其中,支付业务被视为乐视金融的基础,但乐视金融并未取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时任乐视金融CEO王永利曾表示,在没拿到支付牌照前,他们会分两步走:一是先把外部的支付通道引过来;二是为未来拿牌照做准备。此外,他们还在研究将区块链的技术引入支付清算业务。
据中国支付网报道,乐视集团至少曾三次接洽过第三方支付公司,谈收购事宜,但最终都无下文。据腾讯财经了解,目前央行已经停止了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发放,导致牌照价格水涨船高,有互联网支付资质的牌照已经飙升至5亿元起价。
抛开尚未成型的网络支付业务,乐视金融在上线之初就推出了“乐乐高”、“乐享其成”等线上理财业务。由于公开数据有限,目前尚不清楚乐视金融的理财规模有多大。
但据乐视金融的宣传,上线半年后,乐视金融的日交易额即进入互金平台前20名。在2016年“919”期间,其以全季交易额破6亿元完成首秀。截至2017年1月,乐视金融的用户数突破200万。
腾讯财经从接近乐视金融的人士处获悉,根据乐视金融内部统计的数据,2016年乐视金融的体量达到100亿元,涵盖信贷、理财、保险、基金、贵金属、财讯等业务,以及一些ToB的业务。在该人士看来,如果不是受乐视主体信用危机的影响,今年乐视金融的规模能翻三倍以上。
上述公告还提到,目前乐视金融正在进行民营银行、券商、融资租赁等方面的牌照申领。此前,乐视金融也被曝出计划在山西申请互联网银行。
不过,腾讯财经从接近山西银监局的人士处获悉,乐视金融尚未向山西银监局提交过申请材料。“从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也不可能了。”该人士称。
小贷关联交易超标
2016年3月10日,由乐视网出资3亿元,设立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这也被视为乐视金融拿到的首块金融业务牌照。
乐视小贷可获知的公开信息并不多。但从一份乐视网2016年债券募集说明书中可以窥知一二。该说明书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末,发行人发放贷款及垫款期末余额为5.1亿元,主要为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形成的个人及公司贷款及垫款。
成立仅三个月,乐视小贷就发放了5亿元贷款,这些资金贷给了哪些企业?
根据上述说明书提供的信息,乐视小贷向乐视网的11家关联公司提供贷款3.05亿元。
一位曾在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任职的官员对腾讯财经表示,依照他的经验,一家小贷公司放贷1亿元,需要100名信贷人员工作一年才能完成。乐视小贷3个月放贷5亿元。“很明显不是真正的在做小贷业务。”在他看来,乐视小贷的关联交易太过集中。
小贷业务遵循属地监管原则。按照重庆市金融办下发的《关于调整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有关监管规定的通知》,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对股东发放超过在本公司持股金额的贷款。
而乐视小贷对股东关联公司3.05亿元的贷款,显然已经超出了乐视网3亿元的资本金。
上述官员向腾讯财经介绍,目前重庆市小贷公司的杠杆率可以放大到2.8倍,属于较高的区域,这也是吸引众多互联网集团去重庆开设小贷公司的原因。
腾讯财经梳理发现,乐视小贷2016年5月份曾在普惠金融交易中心挂牌转让7500万元的资产收益权,最终成功完成6662万元的交易。
该人士认为,上述种种迹象表明,不排除乐视利用小贷公司从乐视体系外融资,向乐视输血的可能性。
截至发稿,腾讯财经尚未从乐视金融获得关于小贷关联交易集中的回复。
高层人事更迭
今年以来,乐视金融屡受关注的另一个原因,是其明星高管的频繁更迭。
早在2015年8月,中国银行前副行长、资深研究员王永利出任乐视控股高级副总裁、乐视金融CEO,被外界视为乐视控股即将发力金融业务的标志。
然而到了今年5月份,即传出原民生银行青岛分行党委书记、行长杨新军将出任乐视金融总裁。王永利在乐视内部“调岗”,不再担任乐视金融CEO。乐视金融旗下多家公司的法人也由王永利变更为金杰。
目前王永利已经出任中国国际期货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此外,据财新8月19日报道,履职乐视金融总裁仅仅三个月的杨新军已经提出辞职,正在走流程。与杨新军几乎同一时间提出离开的,还有乐视金融副总裁兼CTO丁晓强。彼时乐视金融公关负责人回应称,杨新军仍在职。

乐视网(300104.SZ)9月24日晚间公告,拟购买乐视投资100%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此次购买股权中不包含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及业务,乐视投资旗下非金融类资产或业务后期将与乐视投资做拆分。此外,此次转让将优质资产注入上市体系的同时,可通过以资抵债的方式有效解决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应收账款问题。
此次转让此前已有披露迹象。根据工商资料信息披露,在今年8月初,乐视投资的单一股东已变更为乐视致新,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中披露,正与相关方商议受让乐视投资股权事宜。
与阿里、京东已将金融业务独立拆分背道而驰,对于乐视不超过30亿元将乐视金融收购至上市体系,有市场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不超过30亿的收购资金较乐视金融业务而言估值有些偏高,更多的是解决部分关联交易的作用。乐视金融自身起步较其它网贷平台本就慢了一步,也没有拿下太有含金量的网贷牌照,银行资金存管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单就互金领域而言,乐视金融并不突出。”
乐视金融作为乐视七大生态板块之一,诞生于2015年8月,原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的当月加入成为焦点,根据王永利对乐视金融最初的战略定位,乐视金融将借助乐视大生态优势,以生态内跨界化反为起点,以互联网方式突出金融专长,并在2017年至2018年全面推进。
以目前乐视生态分崩离析之态而言,乐视金融所谓的以生态内跨界化反为起点已然困难重重,王永利及诸多高管在今年4月后逐步离开乐视,乐视金融的全面推进被外界视为机会渺茫。
根据工商信息显示,乐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2014年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邓伟,2016年由邓伟变更为贾跃亭哥哥贾跃民;此外2017年5月-8月,围绕乐视投资投资人发生了诸多变更:2017年5月,其控股权由乐视控股变更为贾跃亭姐姐贾跃芳和追随贾跃亭多年的乐视网高管吴孟,8月7日,再由贾跃芳等人变更为乐帕营销,两周后,再由乐帕营销变更为乐视致新。
在互金领域,控股权与法人频繁变更被视为风险加剧的表现之一。
根据乐视网公告,乐视投资旗下的金融类业务围绕网络支付、网络交易、网络资管开展业务布局,获取了商业保理牌照、股权众筹牌照、基金销售牌照、保险经纪牌照,融资租赁牌照,目前正积极部署民营银行、券商、融资租赁等方面的牌照申领,乐视金融现有金融类产品包括“乐享其成”、“乐乐高”等。
互金领域“无牌照,不金融”是业内公认,需审批的金融牌照中,银行,保险,信托,券商,第三方支付牌照等处于“有价无市”的稀缺状态,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稀缺牌照目前价格已热炒到10亿元上下,早在2016年,小米为拿下支付牌照曾花费6亿元。而纵观乐视金融目前获取的牌照类型,并没有太高含金量。
如乐视金融旗下的保理牌照为2016年重庆工商局批复,中小贷牌照为重庆金融办发放,均为地区性牌照,并非一行三会批复的金融牌照。保险经纪牌照为乐视保险经纪业务公司此前已遭受广泛质疑,因保监会的备案名单中,并未查询到其相关信息。
此外,基于风险考量等原因,自2015年起,互金平台银行资金存管成为硬性要求,诸多互金公司纷纷向商业银行寻求银行资金存管业务,但截至目前,乐视金融相关业务并未见到实质进展。而旗下金融产品“乐享其成”在今年3月被爆涉嫌“变相自融”,引发市场关注。此外,乐视此前还投资如懒财网、骑士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但懒财网今年5月对外证实,乐视持有懒财网股权已经全部转让,与其产品被质疑类似的情况是,懒财网也曾陷入是否帮助乐视“自融”的质疑中。
乐视网今年4月17日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停牌时间累计不超过6个月。10月18日,乐视网将会迎来复牌。

集结号已吹响
无论是海外智能音箱“四大天王”亚马逊Echo、谷歌Home、微软Invoke和苹果HomePod,还是国内从BAT到中小创业者,一条围绕着智能音箱的产业链正在生成。智能交互系统、语音翻译模块、芯片厂家、第三方内容开发者以及生意冷清多年的传统音箱制造商,正在集体杀向这片血海,准备打一场翻身仗。
芯片厂家打赢“翻身仗”
智能音箱的大火,让沉寂多年的芯片厂商尝到了久违的甜头,中下游产业热情的升高也在催生上游芯片厂商的备货积极性。据媒体报道,目前仅深圳的智能音箱方案商就猛增到上百家。高通、联发科、英特尔以及紫光展锐等芯片厂商纷纷在今年发布了智能音箱产品线。
在智能手机市场连续上攻高端失败、中低端市场份额也在逐步减少的联发科,看到了寻找“第二春”的希望。联发科技副总经理暨家庭娱乐产品事业群总经理游人杰透露,2016年智能音箱市场近80%的芯片由联发科供应。在今年的联发科2017年股东大会后,公司董事长蔡明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联发科是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的主力芯片商之一,占据着过半的出货份额。”
看到老对手联发科在智能音箱市场如鱼得水,高通自然不会没有动作。今年6月,高通推出“智能音效平台SmartAudioPlatform”,在这个平台上,高通提供两款新的系统级芯片,支持Google助理和亚马逊的Alexa,还能支持语音识别、网络电话。显而易见,高通的目标是拿下更多智能音箱开发者的订单,做成音箱界的Android。
此前因动作迟缓错过了智能手机芯片市场的英特尔,也开始发力移动芯片领域。英特尔将开发基于亚马逊Alex的“SmartHomeHub”的智能音箱,并与微软小娜签署了合作协议。前身为洛克维尔半导体的科胜讯虽然名字陌生,但其客户却如雷贯耳。亚马逊、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哈曼以及乐视、美的、格力、科大讯飞、出门问问、云知声、Roobo等都与其有合作关系。
一些平时并不被大众熟知的国内芯片品牌也因为音箱的走红走向台前。京东智能音箱叮咚采用的是国产芯片厂商全志科技的R16芯片。国内的瑞芯微电子今年发布了RK3036与RK3229两颗芯片,并与谷歌达成合作,慢慢撬动智能音箱市场。紫光展锐的市场脚步也很快,目前搭载该公司芯片的智能音箱产品已经大规模出货,开始大力收割300元以下的低端智能音箱市场。
人工智能厂家纷纷秀肌肉
智能音箱的大火,也让国内人工智能从业者找到了通过产品“秀肌肉”的机会。
猎豹移动旗下人工智能公司猎户星空为小雅AI音箱提供了远场景交互系统“猎户语音OS”。凭借独特的语音合成技术,猎户语音可以使音箱的发音媲美真人发声,用情感丰富、层次分明的声音与用户交流,还能在中英文之间进行无缝切换。
百度在今年7月召开的AI开发者大会上推出的DuerOS开放平台,能够快速接入包括音箱、电视、冰箱等电器的多种硬件设备,成为不少开发者的选择。而专注语音交互的科大讯飞,不仅是国内多种智能音箱语音识别系统的提供者,今年也推出了自家品牌的智能音箱。
传统家电企业更是把智能音箱看作进军智能家居的钥匙。国内高端智能厨电品牌华帝凭借在《蒙面唱将猜猜猜》中走红的智能语音机器人小V,也宣布将智能技术应用于更多厨房产品上。海尔也联合出门问问做出了音箱,但并未把整个家庭入口全压在智能音箱上,而是做“全屋语音”。
内容平台也因为音箱的大火点燃了新的入口之战。喜马拉雅和酷狗音乐凭借平台海量内容和版权的优势,无论是自己做音箱还是将内容授权给第三方,都成为吸引用户的关键卖点。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