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货架对饿了么的跨界杀伤或远大于充电宝对于美团的影响,科大智能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交易对价7.9亿元

已经停牌将近两个月之久的科大智能于近期发布了公司重组预案。
此次,科大智能的重组预案引发了业内广泛的关注,最主要是因为科大智能的引入战略投资者中,出现的京东锦泉,实际控制人为京东CEO刘强东。
有业内人士表示,入股科大智能很有可能是京东布局人工智能的重大举措。
此外,《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科大智能的股票目前仍然停牌。在9月25日科大智能发布的公告中,科大智能表示,公司股票将待深圳证券交易所完成本次资产重组相关文件审核后及时申请复牌。
9亿元收购新三板英内物联
9月20日晚间,科大智能和新三板英内物联同时发布了公告。科大智能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上海英内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经初步预估,以2017年6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英内物联的预估值约为9亿元。科大智能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交易对价7.9亿元,发行股份数为3893万股,以现金方式支付交易对价1.09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英内物联将成为科大智能的全资子公司。
本次收购将导致英内物联的控制权发生变化。本次交易完成后,黄明松将成为英内物联的实际控制人。
据了解,英内物联2016年7月25日登陆新三板,是一家专业从事物联网领域射频识别技术及相关产品、物联网大数据系统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
科大智能表示,通过此次收购,将公司现有的自主研发和生产的工业生产智能化业务与英内物联的RFID业务逐步融合,进一步促进公司现有工业生产智能化业务朝着信息化、柔性化和大数据等方向发展。
根据收购方案,英内物联承诺公司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500万元、6500万元、8125万元、9750万元。若业绩不达标,将通过现金及股份进行补偿。
除了英内物联,科大智能还收购了上海乾承机械设备有限公司43%的股权。以2017年6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乾承机械43%股权的预估值约为1.38亿元。
刘强东曲线布局人工智能
此外,根据重组预案,科大智能还拟向京东锦泉、宏兆投资通过定增配套募资6亿元,两者将成为科大智能的战略投资者。而值得注意的是,其中拟用4亿元认购定增的京东锦泉背后的老板正是刘强东。
公开资料显示,京东锦泉的全称为宿迁京东锦泉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8月3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张麆,主要从事企业管理咨询及相关业务。京东锦泉又是由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出资,刘强东持有江苏京东邦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45%的股权,也就是说,京东锦泉最终的实际控制人为刘强东。
科大智能表示,本次配套募资拟用于支付交易的现金对价、新型电子标签开发及产业化项目、物联网大数据运营平台建设项目、大型无人购物中心智能设备及系统开发与产业化项目、国内市场营销网络建设项目以及本次交易中介费用及相关税费等。
对于此次与京东锦泉的合作,科大智能称,本次拟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能够建立与京东锦泉等战略投资者及其关联方在智能物流及智能新零售领域业务合作关系,充分发挥上市公司和英内物联的市场竞争优势,快速拓展上市公司和英内物联的智能物流及智能新零售业务。
事实上,刘强东在很早之前就有了布局人工智能的打算。早在今年7月20日,京东CEO刘强东就曾在以“让世界充满AI”为主题的第三届全球创新科技大会上反复提到,人工智能将驱动第四次零售革命。

新零售是今年电商行业最重要的议题,不管是传统商超的升级转型,还是无人便利店站上风口,都正在形成新的潮水方向。
但相比起无人便利店落地,收编、改造现存的中小商店更具现实意义。多家第三方机构的研究报告显示,国内目前零售小店数量超过600万家,其中有23%的小店使用B2B采购,从而形成一个分散但数万亿元的B2B市场。
作为国内电商的主要竞争对手,阿里和京东同一时间瞄准了这个市场,零售通和新通路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它们承担着革命传统经销商体系甚至是新零售的重任。
根据凯度零售咨询的数据显示,有近55%的品牌商使用了至少200个经销商经营传统通路,而零售通的进击,极有可能将在未来几年内对它们形成巨大的冲击。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从图书、服装到数码家电,电商的崛起已经对这些领域的流通体系带来翻天覆地的改变,作为零售体系里最细枝末节的部分,夫妻老婆店也将同样面临这上述的问题。
争夺便利店
无论是马云提出的“新零售”,还是刘强东主张的第四次零售革命,其本质依然是线上与线下零售的相融合,只不过具体到这种业态的发展趋势,更多的是线上电商巨头凭借庞大的消费者用户数据、移动支付乃至物流运输上的优势,去整合传统的线下实体店。
这其中的一个重要背景是,电商市场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后已经接近天花板。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中国电商规模已经占到全世界的47%,预计世界电商增速将从2016年的23.7%下降至2020年的18.7%。由于增长瓶颈已经凸显,电商巨头们迫切将线下零售市场纳入到自己的帝国版图里。
于是,从服装到数码家电,再到零散的夫妻老婆店,都成为阿里和京东的猎物。从去年开始,阿里的零售通和京东的新通路事业部相互交锋,各自提出了百万级别的目标,试图瓜分这一个巨大的线下蛋糕。
而阿里近日再次主动出击,天猫小店登场对决京东便利店。8月28日,零售通提出了六大战略,包括建立兼容高效的三级仓配体系、打造专业社会化零售铁军以及推出天猫小店等。
据了解,天猫小店是经由零售通进行品牌授权和升级改造的传统小店,目标是明年年底实现1万家加盟店。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天猫小店没有加盟费,但设置了一定的门槛,例如店主需要缴纳1万元的保证金,以及每个月从零售通进货不低于1万元等。对于这些加盟的便利店,零售通将每年收取技术服务费3999元,同时向店主提供一套POS设备以及最高4800元的红包奖励。
上述负责人透露,未来天猫小店还会接入其他阿里系的服务,甚至打通整个数据和会员体系,例如村淘的优质农产品就可以通过天猫小店的体系直达消费者。他强调,天猫小店不会采取大跃进式的发展方式,这也是零售通设置一定门槛的主要原因。
不过,对于当下的中小便利店来说,无论是零售通还是新通路,其意义只能是起到补充左右,原因在于中小便利店的营收主要来自烟草和饮料,而电商渠道无法提供烟草产品,因此这些平台尽管能丰富小店的商品种类,但难以通过销售淘系产品带来更多利润。
曹磊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新通路和零售通的目标并非是改变中小便利店的营收结构,而是优化它们的营收结构,降低采购和运营成本。“但最根本的目的,还是扩大天猫和京东的GMV,毕竟这个市场非常大。”
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其目的不在于改变小店的营收结构,而是希望帮助这些小店多赚钱,赚得容易些,把周围的人群服务得更好。
运输难题
若要实现零售通百万商店以及天猫小店一万的目标,摆在阿里面前最现实的问题是如何实现运输配送落地。
众所周知,在阿里零售通和京东新通路等B2B业务勃兴前,品牌厂商的经销商已经在全国各地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分销网络。从仓储到物流运输再到批发,品牌商的产品需要经过层层过滤后才能抵达商家手中。
其中,仓储和物流运输环节是关键一环,原因在于要覆盖全国一线城市至县级乡镇,需要拥有立体且渗透率极高的物流体系,而这恰恰是零售通目前欠缺的环节—由于拥有自营的物流集团,京东无需在仓储和运输环节上过多操心,但零售通面对的大量的偏远城市小店,其中70%以上在三至五线城市里,能否将商品运输到最后一公里乃至村镇街道上,是零售通这一仗最关键的一步。
“这样的三级仓配体系是阿里从未有的,我们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零售通事业部总经理林小海认为,在短时间内,构建起这样一个低成本且高效的供应链体系是零售通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零售通决定与菜鸟等物流合作伙伴共建起一个三级仓配体系。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每一级仓配体系各司其职,其中一级以区域仓为核心,覆盖3-4个省,存放长尾商品;二级的城市仓,能覆盖2-3个B级市,存放快消商品;三级的前置仓则深入每一个区县,用于存放水乳等高频商品。未来零售通计划布局超过200个城市仓、2000个前置仓,仓配布局将从二线城市开始,向六线城市拓展,直到县城级别。
对于品牌商,零售通持开放的态度去整合它们现有的资源,前置仓是其中一部分。区别于京东将自营的商品向中小便利店输出,零售通虽然也是阿里自营采购,但品牌商仍然要介入到库存与仓储备货的环节中,这是二者最大的不同点。而前置仓就是由零售通将与品牌经销商合作,将其现有的仓配体系接入阿里的数据系统,从而将经销商转变为物流商,这也符合阿里将苦差“外包”的特性。
革命经销商?
在新零售的风口上,便利店面临着两难的选择:要么拒绝互联网化,坚守传统的零售模式;要么接受电商的改造,享受互联网红利但同时将半条性命交给电商。
品牌商也同样需要在上述选项中选一个。事实上,零售通和新通路都能为品牌商带来巨大的数据价值,无论是精准营销还是供应链的优化,这些都是以往品牌商无法触及的红利。它们不知道哪些人在买我们的商品,也不知道货铺到哪些小店,但借助零售通和新通路的数据能力,品牌商可以对消费者喜好和需求了如指掌。
但与此同时,零售通和新通路也将冲击品牌商原有的经销体系。在零售通出现前,批发商是链接用户和品牌商之间的桥梁,这种根深蒂固多年的关系近年已经日趋不平衡,零售通的介入将进一步瓦解这种博弈关系。此外,若果品牌商推出新品,电商平台的数据价值或将大不如前。
零售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零售通是在帮助小店优化经营,这对于经销商同样使用。“我们不会革任何人的命,零售通对原有的经销商也是兼容的,我们只是会把他们的货数字化管理起来。”
不过曹磊认为,这一定会打破传统的零售品厂商的流通经销体系。“一般来说品牌商有省级代理和市级代理,但新通路和零售通的出现会改变这种局面。这种打破是双刃剑,一方面有助于降低便利店的采购购成本,通过实时的数据来提高店主的决策能力,他们能灵活的进货,从而降低库存优化小店的供应链。”
他表示,过去电商已经对服装、数码家电等领域的流通体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由于夫妻老婆店过于分散且广泛而没有因此被圈地,但随着商超、百货、批发市场等陆续被互联网化,作为零售体系里最细枝末节的部分,这类小店的流通体系也同样面临这上述的问题。

截止到9月末,已经有至少16家无人货架获得投资,最高的达到1.4亿元。虽然期间不断有唱衰者,质疑无人货架是“伪商业模式”,“是一门赔本生意”。但屡屡刷新的融资金额还是让其成为新零售下的一匹黑马,并且成为共享充电宝和共享单车之后的新风口。
电商领域,淘宝缩短了商品和用户的空间,京东在淘宝之上把时间缩短了。而到了O2O崛起时也是如此。美团饿了么拉近了消费者和饭店的距离,无人便利店解决了消费者排队的麻烦。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人货架则近一步把空间和时间都压缩到极致:把商品放在了消费者触手可及的地方。无人货架正是切合了用户越来越懒的心理。
放眼所有新零售创业项目,无人货架不论空间和时间都已经达到了极致,几乎可以说是“摆在眼前”。伴随着购物的增多,也推动了其大数据方面的价值,进而具备了未来为线上导流的变现能力。
无人货架的入场逻辑是什么?
聚划算前总经理阎利珉、美团点评前高管吕广渝(张涛、王兴、叶树蕻、王慧文等)相继加入无人货架创业热潮,而饿了么也于近日推出无人货架。
如果吕广渝的创业项目只代表其个人,那饿了么则是第一家进入无人货架的互联网行业小巨头,而进行布局背后的逻辑其实和前不久美团进军共享充电宝如出一辙。
之前多数人把共享充电宝看做是一门不错的生意。但其背后更重要的是成功占领了餐饮、咖啡馆等消费场景。目前共享充电宝仅仅作为一个应急需要,补充在餐饮饭店之中。而一旦全面扎根餐饮,利用自有的App端与用户大数据进行匹配,转身一变就可以成为餐饮排队的工具。若是再延伸一步,一个以移动充电宝为入口的新大众点评就此诞生。
众所周知,美团正是由餐饮起家,餐饮娱乐是其核心,是明星业务,也是美团的命门。无论谁想从中切这块蛋糕,美团都会出手抵御,所以美团推出了共享充电宝也在情理之中。
与美团之之充电宝相似,饿了么对于无人货架的投资亦是如此。
根据易观的数据,2017年Q2季度,中国外卖市场的消费459.5亿元人民币中,80%是由白领们所贡献。而无人货架早期能且只能覆盖CBD,与外卖的主力消费者刚好重叠。但与充电宝不同的是,无人货架对饿了么的跨界杀伤或远大于充电宝对于美团的影响。
无人货架与多年前的淘宝和京东相类似,一旦在CBD的公司中铺开,内购的消费场景养成后,将全方位节流与其产品重叠的消费场景。首当其冲被影响的就是围绕着CBD的周边零售实体。无论便利店还是无人便利店都将受到波及。
换而言之,无人货架既然可以卖零食酒水,同样的,也可以卖水果,卖纸巾,当供应链和大数据支撑足够的时候,卖个外卖早餐又有何不可?当我们把这个顺序理清,那么饿了么为何进入无人货架领域也就很好理解了。
由此可见,美团之充电宝,饿了么之无人货架,风口不同,但内在逻辑却一致:均为前瞻式的防御性投资,目的是为防止自己构建起外卖的壁垒被新模式所侵蚀。
仍然是烧钱的生意
要完成这么长的商业模式,需要足够多的线下铺设来获取大数据,同时也需要技术的研发和强大的柔性供应链做支撑。更大的问题在于,无人货架的价值要进行“滴滴式”的马拉松长跑和演变才能体现出来。这么久的时间,小玩家耗不起。
1.效率低,起步慢
目前大部分无人货架项目均采用自营的方式拓展,地域性限制,自营虽然控制力强,但最大的问题是线下地推拓展进度缓慢。
我们在这里可以做个类比:美团在干嘉伟的领导下,地推铁军维持在1万人,而鼎盛时期不完全统计在2万人上下。这样的成本远不是目前几家无人货架公司融资能够承受的。
另一方面,在团购的年代,糯米谈的商户,美团也可以谈。但无人货架签订进入某一家公司,往往就成为了事实上的独家。这个也使得入局者拓展难度大大增加。
据连线家实地调研情况来看,目前国内的无人货架推广人员可执行的效率为日增货架7个/人。实际落地进驻,又能带来正向流水的不足四成。目前最好的情况是谈百人以内30人以上的公司。通过扫楼的方式跟行政谈,签约以后一两周的时间可以上架商品,整个周期最快需要两周。
这样的推进速度与团购相比实在效率颇低,一旦有个巨头入场砸钱快速度铺路,小玩家就要掉队离席。
2.亏本至少要2年
就目前的技术而言,无人货架只能够上架一些塑封快消品,而便利店中毛利最高的加工食品暂时无法解决。没有加工食品的零售店毛利在15%,而无人货架目前行业的货损率在10%以上,整体的表现就是入不敷出。
目前所有的无人货架都处于亏本销售的状态。按照情况来看,无人货架还刚刚处于风口,所以,在运营上至少要亏本两年。即使目前有1.4亿元融资的企业,也耗不住。
3.技术投入成本高
如果说前两点的扩张和运维的钱小玩家还赔得起,那么技术开发将是压垮小玩家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所有的无人货架在技术上都处于“石器时代”,包括饿了么“E点便利”在内都是匆匆上线,并未搭建起技术门槛。大多数无人货架真的就是一个货架+收款码,完全没有实现无人货架的价值。
未来谁能够加紧研发,把无人货架进行升级改造,配合人脸识别和动作记录,配合大数据,才能搭建出门槛,无人货架的真正价值才能体现。而这其中大量的研发成本,以及后续研发出的“高成本货架”也将淘汰资本不足的小玩家。
BAT入局只是时间问题
讨论巨头的入场,就要考虑这个风口有没有值得巨头关注的内容。无人货架除了是一门生意,但在易飞的眼中,它存在着三个最有意义的价值。
1、大数据价值
基于无人货架这种半开放本身属性,在国内必定要首先推广在CBD。CBD是白领大量集中的区域,未来基于目前的无人货架配合技术升级,做可识别消费,那么这块的大数据价值将得到彻底体现。从用户的购买行为我们可以判断出某个用户的口味,偏好,甚至可以从一个高复购用户女生的数据中推算出她哪天来大姨妈。
当无人货架体系和供应链完整后,大数据的计算将会让每个公司的货架上都应该陈列着对应公司员工所喜好的产品。面对这样的数据模型,哪家互联网巨头会没有兴趣?
2.社交价值 每一个无人货架本身就是基于一个独立封闭的公司实体而存在的。
与支付宝这样泛用户交易App偏执地做社交不同,无人货架的用户在现实生活中本就是相互熟识,所产生的交集非常多。无人货架在未来技术升级后,必将引导用户到App,那么这一个个以公司为基础的“商务熟人圈子”自然形成。
3.入口价值
货架商品赔钱不怕,只要让用户形成高频使用习惯,这就是一个未来可以为线上倒流反补的新入口。目前国内移动互联网红利已经接近尾声,各家产品获取流量的成本都变得非常高,这样一个潜在的未来新兴入口就变得非常有价值。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