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量同比进入低点是彩电市场回归健康的前提,尼康净利润亏损8.31亿日元

周一晚间,创维数码发布了2017/2018财年前6个月的电视机销售数据。公告称,公司于2017年9月份,电视机总销量同比减少2%。其中,中国市场销量同比减少30%;海外市场销量同比增长34%。2017年4—9月,电视机总销量同比减少11%。其中,中国市场销量同比减少21%;海外市场销量同比增长1%。不过截至9月30日,创维网络电视及用户激活总数已经直逼2500万大关。
众所周知,因2017上半年的面板高成本压力促使国内彩电品牌无力在整机单价持续拉高的基础上进行大规模促销,出货量无法与去年这个时期彩电市场低价竞争带来的空前促销力度,由此同比去年大幅下降了16%。即便是2017年上半年的几大传统促销节点——元旦、春节、3•15、五一都没能将电视机销量拉出下滑的泥潭。调研机构认为,利用三季度控制库存之后,四季度将成为国内彩电品牌完成全年销售任务的最后机会。
根据彩电市场现状来看,2017上半年里,整个家电业都在通过转型升级高端市场追求高毛利率来减轻成本压力,电视厂商们手握高端机型的库存,导致成本过高和堆积,降价促销难上加难。不过这也使得价格战得以暂缓,其中部分原因也在于上半年里曾经掀起低价战的互联网电视集体失声,疲于应战。而上半年彩电累积产量迎来下滑,这也反映到了几大上市家电巨头的业绩上。四川长虹上半年营收347.6亿元,同比增长6.07%,净利润同比下降66.55%;海信电器半年营收135.67亿元,同比微增2.09%,净利润仅有3.96亿元;深康佳A上半年营收114.06亿元,净利润也仅有3087.13万元,而且是在小基数的前提下增长。TCL电视业务依靠华星光电过关。互联网电视企业更是“亏本赚吆喝“。
即便是互联网电视扛旗手小米电视此前宣布于9月1日起下调部分机型价格,率先打响彩电降价第一枪。但是液晶面板的价格波动牵动着下游彩电厂商敏感的神经,随着液晶面板价格的跳水,原本期望的价格大战并没有在金九银十节点到来。不过根据目前面板厂们的产能规划表明,面板供需转换,直到2020年都会是下降周期。随着面板价格的下降和彩电厂商手中高价库存回归健康水位之后,国内彩电厂商紧绷的神经也将松动,在接下来的节点中也将积极进行促销活动,实际上,下半年中各家厂商的促销活动从618、728、818、909、919等自创促销节点一直没有间断过,促销力度也并不小。
而被寄予期望的“十一”假期,是往年彩电厂商角逐的主战场,促销虽在,但不少彩电企业都把重要的产品促销放在高端产品上,价格竞争逐步回归价值竞争。TCL方面就曾表示,在“十一”期间相关的促销活动并不会以低价为噱头;海信方面也表示,要以高端新产品引领“十一”黄金周消费潮流;而创维也将继续主推OLED电视。
过去的一年里,以乐视为首的互联网电视品牌以冲击全行业的屠夫价格掀起彩电业的价格战,促销此起彼伏,电视销量才由此突破5000万台大关,虽然今年上半年彩电业整体销量下滑导致彩电企业销量下滑,但是相比于除了去年之外的往年同期却依然处于上升状态。没有不行的行业,只有不行的企业,过去6年里,彩电业出现众多新进入者,但是在市场份额上,创维电视业务始终没有受到影响,自2011年来时,市场份额从13.7%一直升到2016年的18.1%。
创维作为最近10年市场份额都在上升的彩电企业,具有极强的盈利能力。虽然此次销量受整体市场下滑背景牵连,但据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创维电视销售量为712.4万台,超越所有家电品牌,成为销量第一的家电企业。截至2017年6月30日,创维集团在中国大陆的电视机市场的销售量排名第一。
上半年末,国内彩电厂商持续备货,总库存水位已高于健康库存。手握高库存导致国内彩企们没有在各大节点集中进行降价促销行为,备货变成库存,随后三季度到来,终端厂商们开始下调采购量控制溢出库存。据市调机构预测,三季度国内TV品牌总库存将达到6.4周,基本接近健康水位。随着面板供给及产能持续释放,一季度面板供应紧张关系不再,二季度面板价格开始松动,供需关系开始逐渐转换,加上三季度终端电视厂商们对库存的控制,孱弱的国内彩电行业拨开云雾见太阳,利润不足1%的局面开始扭转。
彩电业销售量随着这一波面板冲击以及库存走向正常水位而逐渐变得理智和清醒,不再盲目追求规模上量,从而恢复到健康状态。分析人士称,销量同比进入低点是彩电市场回归健康的前提,电视始终是耐用品而非快消品。销量的下滑,是回归健康的表现,此前的销量数据多是因互联网电视品牌低价冲击过后的虚幻泡沫,加上2016年5000万台大关的电视销量带来的高基数、面板价格上升带来的成本上行及高价库存积压牵制了电视厂商的促销能力,导致销售数字同比下滑,但同比2015年同期,彩电市场的销量数字依然是上升状态。一旦规模和利润产生矛盾,规模销量也将回归到正常水位。
摒弃价格战之后,销量虽然触底,但整个市场摆脱了高基数、高成本和高库存,才能向中高端市场加速转型,不再“虚胖“的销量数字才能再次进入积极向上通道,而倡导健康科技的创维首先戳破这个“浮肿”的泡沫,推动彩电业重新回归健康发展势头。
接下来,双十一、双十二等促销节点陆续登场,加之四季度将为“元旦、春节”备货,群智咨询预测四季度国内彩电品牌出货有望微幅正增长。

近日从科技部获悉,近日,科技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李萌赴浙江德清出席中国工程院举行的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项目成果报告会。
首先,李萌副部长介绍了科技部在前一阶段对规划和项目实施的准备工作,对下一步人工智能的战略研究工作提出了建议,强调在规划和项目的实施过程中,始终要重视战略研究,院士专家要发挥更多的前瞻引领作用。
一是要关注人工智能发展的多层次性。应用驱动是目前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战略路径,要从应用着眼逐步深化。目前人工智能技术处于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过渡的阶段,现有的弱人工智能技术还有广阔发展空间,要充分运用现有技术满足从宏观到微观各个领域智能化的新需求,提升产业发展水平,提高人民生活品质和社会治理能力。特别要注重在应用中提出新需求新课题,在应用中改进技术提高技术。
二是要保持战略清醒和战略定力。当前“人工智能热”总体是好的,表明社会非常重视科学技术前沿发展,这展现了一个社会的眼光和层次,这样一个氛围有利于吸引更多资源,推动人工智能的研发与应用,把规划和项目更好地部署实施。但是人工智能要健康的发展不能靠炒作,不能靠忽悠,作为科技部门,作为科学家,要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必须依靠科技作为高端引领,要打算做更长远的事,把构建人工智能的科技创新体系作为重中之重,加快突破新一代人工智能基础理论和关键共性技术,形成持续创新能力。
三是要高度关注人工智能发展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人工智能与其他领域不一样,它具有技术属性和社会属性高度融合的特点,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对社会的方方面面带来影响和冲击,但我们不应害怕它,不能作茧自缚、错失机遇,也不能视而不见,要持续加强战略研究、技术预测,前瞻研判和应对可能带来的风险挑战,做好法律、政策和相关措施的储备。这应作为战略研究的一项重要内容。
四是考虑如何加强人工智能学科和团队建设。要研究人工智能作为一级学科所具有的独特范式,建设人工智能学科体系。重视对未来人工智能发展与应用所需要的知识结构、人才结构的研究,提出培养高端人才和创新团队的具体建议。
五是加强研究人工智能发展对基础设施和科学设施的需求。研究提出人工智能应用需要补强哪些基础设施,未来实现强人工智能需要什么样的特有基础设施,提升人工智能科学研究能力需要哪些特有科学装置和设备。李萌副部长希望各位专家继续为规划和重大项目实施贡献智慧和力量。

百年企业是一种传承,也是一种信仰。在2016年日本企业管理部门发布的公告中显示,日本企业年龄超越100岁的有20000多家。而我国的企业深究后能算作百年企业的不到10家,巨大的差距值得我们深深反思。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再到科技时代,这些百年巨轮在不断调整自己前进的方向,他们或许目前选择暂避暴风雨止步不前,但扬帆向前的目标从来不变。
科技时代,IT水平成为一个国家的硬实力,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大行其道的今天,日本的百年科技企业令人意外的集体动荡,断臂求生成了日系科技厂商的标签。不过,就算如此,他们的实力仍不容小觑,依然是我们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尤其是在半导体和机器人等领域。
闭门造车绝不是发展的好方法,我们要从对手的身上学习经验,中国科技企业一直在提倡“弯道超车”,但这绝不是横冲直撞,而应该是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之后的后发先至。让我们近距离感受一下日本科技界这些百年企业在“绝境”中的应变,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日本企业的传承,也许能带来有益的启示。
尼康
尼康是日本的一家著名相机制造商,成立于1917年,当时名为日本光学工业株式会社。1988年该公司依托其照相机品牌,更名为尼康株式会社。
鼎盛时期,尼康一年的影像业务收入曾高达7512亿日元。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崛起,数码时代渐行渐远,消费级数码相机市场率先受到波及,尼康亦难独善其身。2017财年第三季度,尼康净利润亏损8.31亿日元,而上年同期盈利还高达187.1亿日元。
当相机市场被蚕食之后,尼康选择了业务转型和部门重组。由于尼康总公司部分影像业务会被分拆予新成立的子公司内,经过架构重组后,影像部门将会有350个日本本土职位受到重组事件影响。至于尼康日本总部也会有200位员工调迁至其他部门或子公司,通过人员缩减来减少固定支出。而减员不仅仅是为了缩减指出,尼康在工作责任制上也开始进行改革,在新的工作制度里明确每一个岗位职能,提升员工的工作效率。尼康为了优化采购、工程物流、以及质量环境管理等业务决定正式撤销商业支持部门,将原有职能分配到其他部门内,以澄清责任、节约资源、提升效率。
减员只是公司调整的一部分,在维持相机业务的同时,尼康在医疗电子和VR领域频频出手。尼康在学习,学习奥林巴斯,相机业务可以不温不火,但医疗电子一定有可观的收入来保证利润,打造公司新的盈利点。而投身VR则是着眼未来,VR将渗透到每一个行业,尼康看到了这一点。
东芝
东芝是日本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商,也是第二大综合电机制造商,隶属于三井集团。公司创立于1875年7月,原名东京芝浦电气株式会社,1939年由东京电气株式会社和芝浦制作所合并而成。
东芝业务领域包括数码产品、电子元器件、社会基础设备、家电等。20世纪80年代以来,东芝从一个以家用电器、重型电机为主体的企业,转变为包括通讯、电子在内的综合电子电器企业。进入90年代,东芝在数字技术、移动通信技术和网络技术等领域取得了飞速发展,成功从家电行业的巨人转变为IT行业的先锋。
在今年4月份,东芝首次向外界释放了运营堪忧的信号,在执着押注核电业务后,东芝必须要面临外界均不看好的股价大跳水。东芝3月29日宣布,持续出现巨额亏损的美国核电子公司西屋电气已申请适用《美国联邦破产法》第11条。预计经过损失处理,东芝2016财年(2016年4月至2017年3月)净利润将亏损1.01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24亿元),亏损程度在除金融业外的日本企业中创历史新高。资不抵债达6200亿日元。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芝手里还有拿得出手的资本,那就是排名世界第二的闪存业务。9月底,东芝将闪存业务出售给了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套现180亿美元。拿到缓冲资金后,日系财团依然控制着东芝半导体业务部分51%的股份。
业务重组的同时,东芝的人员配置也相应减少,东芝计划通过自愿辞职等方式最多裁员约7000人,被裁人员大部分可能来自于家电和电视业务部门,电视部门还将讨论终止研发活动。今年3月份初,美的正式完成收购东芝白电业务。
可以看见,东芝面对动荡在收拢业务,在核电业务无法抽身的大背景下,东芝选择了断臂求生。
松下
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创建于1918年,创始人是被誉为“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先生。创立之初是由3人组成的小作坊,其中之一是后来三洋的创始人井植岁男先生。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已经成为世界著名的国际综合性电子技术企业集团,并在世界各国开展着事业活动。
2018年3月,松下即将迎来自己的百岁生日,正式跨入百年企业俱乐部。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松下电器一度和东芝、夏普等企业成为日本制造业的代名词。不过随着家电领域和消费电子的集体萎靡,松下陷入经营困境。
松下在等离子电视的投资失败是其运营最大的问题,不过松下也并没有过于留恋,对等离子、半导体等亏损业务进行剥离和重组,向车载、住宅、元器件等B2B领域转型。在逐步剥离消费电子业务之后,松下在2014年逐步恢复元气,净利润比上年增加了49%,达到1794亿日元,而这主要来源于包含汽车导航系统、电动汽车电池等业务的汽车设备部门。2013年,松下与特斯拉签订协议,共同投资生产汽车锂离子电池,2014年至2017年松下将向特斯拉提供20亿块锂离子电池。
松下并没有像东芝核电一样缠身的业务,加上津贺一宏临危受命期间行事果断,松下完成了在逆境中的救赎。2017年第一季度,松下公司开启了增收增益的良好开端,蓄电池等车载事业高速增长,整体实现增收。下半年,预计车载事业对于利润的贡献将加大。
百年企业是一种象征,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曾说过希望阿里成为百年企业,可见这是每一个企业家的向往。百年企业需要运营也需要传承,更需要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保持敏锐的观察力。能走上100年的企业,在坚持和当断则断中间必然要找到平衡。在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扑面而来之时,国内企业需要从这些商业巨擘的历史里看到经验和教训。为实现“弯道超车”,要求我们的企业每一步都不容有失。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