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里研究院新零售研究报告中给出的新零售定义为,西门子剥离照明业务

德国工业和技术巨头西门子剥离了照明业务。其为数不多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资产又少了一项。
西门子官网近日宣布,已经完成出售持有欧司朗的1815.5万股普通股,占欧司朗已发行股本的17.34%,总售价约12亿欧元。西门子将保留少量欧司朗股份,以服务于将在2019年到期的西门子债券和认股权证。出售的股份仅提供给机构投资者。
欧司朗是全球第二大照明厂商,原是西门子旗下全资子公司。2013年7月,西门子剥离照明业务,分拆欧司朗独立上市。作为从西门子剥离后独立上市的照明公司,欧司朗当时最大的股东仍然是西门子。
欧司朗在2015年11月宣布新白光LED芯片研发计划,计划投入10亿欧元在马来西亚建厂。
此举造成西门子股价持续下滑。2016年2月,西门子股东大会对此表示不满,在9月称考虑出售欧司朗股权。
不过,西门子有限公司在10月29日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西门子没有将持有的欧司朗股份视为战略投资。
西门子中国称,自从2013年7月剥离欧司朗业务以来,西门子支持欧司朗在资本市场上的独立运作,这一目标也已实现。本次股权出售,是西门子专注于其核心业务组合的又一举措。
西门子先后剥离了家电业务、照明业务。医疗业务也在分拆。
西门子中国称,上述举措是西门子坚定并成功践行“2020公司愿景”努力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整合细分市场的投入,并加大对增长市场及在现有、及相关业务范围内具有吸引力领域的投资。
西门子于2014年5月发布了“2020公司愿景”。西门子未来将专注于电气化、自动化和数字化。在这些价值链上,西门子确定了自身最具长期潜力的若干增长领域,公司正在资源配置上向这些增长领域倾斜,并就此方向宣布了切实举措。
这些举措包括收购罗尔斯·罗伊斯能源业务的主要部分以及准备听力业务上市。与此同时,西门子实现了更加扁平的组织架构,增强客户导向。
西门子在“2020公司愿景”中计划,全面发掘包括制造业在内的数字化发展潜力。西门子称,利用软件和模拟仿真,数字化工厂极大地提高了产品开发的速度及效率。基于数据的服务、软件与IT解决方案至关重要,对于西门子未来全面业务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

双十一即将到来,电商圈再次热闹非凡。只是与往年不同,新一轮的电商大战,因为一场电商界的“造词运动”,而变得有点不一样。在过去一年中,“新零售”、“智慧零售”、“无界零售”、“共享零售”等新零售词汇逐个闪亮登场,并纷纷计划在这个双十一大战中大展拳脚。只是这场造词运动因何开端?又将会为大家带来哪些新玩法、新改变?
阿里新零售
“纯电商时代很快会结束,未来的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这一说。线上线下加上现代物流合在一起,才能真正创造出新的零售起来。”去年10月份,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的主题演讲中,正式提出“新零售”概念。
彼时人们还在惊讶于“电子商务”一说的消失,然而很快,新零售概念便以燎原之势迅速席卷整个国内电商界与零售界,在过去一年中,业内谈论最多的莫过于“新零售”。在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看来,围绕着人、货、场当中所有商业元素的重构是走向新零售非常重要的标志。在阿里研究院新零售研究报告中给出的新零售定义为: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的数据驱动的泛零售形态。
实现了超市+餐饮、超市+外送、线上线下融合、移动支付手段、手机一点30分钟送到家等注重顾客体验服务的盒马鲜生被业内普遍认为是阿里新零售模式的重要体现。
新一届的天猫“双11”即将登场,恰值阿里“新零售”满一年,此次双十一必将是一场新零售的“大阅兵”,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京东无界零售
当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看到某个品牌产品的广告,可能会去电商平台浏览并购买该产品,也有可能会去线下门店购买。在京东看来,这三个场景是完全孤立的。而品牌商也只能在不同的场景(电商上做促销、社交平台上投广告、线下门店打折或会员促销)分别投入资源,产生的大量数据也无法融合,交易也不能同步,这成为品牌商的三大痛点。
对此,京东发出大招,正式打出“无界零售”的概念。
“未来的零售一定是无界的。”在京东集团CMO徐雷看来,未来一个人会面对无数多的屏、无数多的场景和入口,智能商业将完全打破零售边界,让你随处随想、所见即得。而在不久前,京东宣布将与腾讯携手,共同面向线下品牌商在双十一期间推出了线上线下融合的“京腾无界零售解决方案”。
“精准”与“无界”被认为是“无界零售”两个重要的核心。“无界代表的是宽度,意味着无处不在、不时不在;精准代表的是深度,意味着从“大众市场”到“人人市场”,这就是京东看到的未来零售图景。”徐雷如是说。
苏宁智慧零售
在今年3月份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上,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提出要大力推动实体零售向智慧零售转型。
什么是智慧零售?张近东这样说道:智慧零售就是运用互联网、物联网技术,感知消费习惯,预测消费趋势,引导生产制造,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
如何智慧化?张近东认为,智慧零售的核心是数字零售,表现在大数据的挖掘与趋势分析上。顾客是谁?顾客在哪里?是最简单不过的表层,而运算解决的是趋势,是未来用户的需求。
从B2C转向C2B反向定制,推动有效供给,则是区分新零售和旧零售、智慧零售和传统零售的分水岭。也就是说顾客需要什么,就卖给他什么。
在不久前的一次双十一预热大会上,苏宁易购总裁侯恩龙则用“三全三化”更加简洁地总结了苏宁的智慧零售理念,即“全渠道、全产业、全客群”和“场景化、智能化、个性化”。
国美共享零售
在双十一到来之际,国美最新打出了“共享零售”新战略,可以让大家边“剁手”边赚钱。
国美互联网CMO林杰表示,“‘共享零售’源起于国美新零售6+1战略中的分享为王。”
在共享零售的框架下,国美互联网将共享大数据、供应链、平台流量、金融、物流、服务,以利益共享为核心,形成美店、商城、美信、美媒四大产品,赋能给用户和商家,提供更有效率的利润平台。
以美店为例,任何国美用户都可以低成本、0经验、一键开店经营美店,只需将国美APP上自己喜欢的产品放到美店货架,通过各种社交工具分享给朋友,一旦产生销售,便能获得返利。另外,用户还可以在国美APP的美媒板块中创建自己的“圈子”,并以此建立垂直的兴趣圈层,形成在线社群,进一步实现利益共享。
“共享零售能充分发挥社会价值与动能,形成人人可参与,人人可分享,人人可获益的共享模式。”林杰表示。
叫法不同,殊途同归
在此前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零售一直被分为两个对立的阵营:线上和线下。
然而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伴随着各项技术的不断突破以及消费升级下消费者对服务体验要求的不断提升,行业中的先行者们开始不断思考,未来零售业究竟将要走向何方?线上线下是否应该融合?一场零售业的巨大变革正在酝酿之中。
我们从这场发生在行业领军企业之间的“造词运动”中,也不难发现他们所给出的答案。事实上,虽然各家词汇叫法不一,但所做的事却殊途同归,更紧密的以用户为中心、线上线下全渠道打通、充分利用大数据新技术、更加高效与个性化的服务,是这些概念中所表达出的共同关键点。
零售是一种方式,无论形态怎么变,本质却从不会改变,即成本、效率、体验。
在采访中,不少消费者表示,其实他们对各家打出的概念并没有太大感受,决定自己选择的标准任何时候都是“服务周到、物美价廉”。
不过我们也无比期待,这场零售行业的大变革过后,大家可以获得更加便捷、个性化的舒心体验。
买的过程“爽”了,自然才会不停“买买买”。

电商年年“造节”,每年都有各种新玩法。无数买家会在电商节期间集中银子“剁手”,为的就是能够买到性价比高的商品。而平台也会因为这些大促,创造出了动辄千亿级的销售额。
看着每年都在刷新高度的销售额,我们都会羡慕地认为这些平台上的卖家在节日期间肯定“赚疯了”。
然而Jason却大吐苦水:“我真的希望没有电商节,这些节日根本就是大卖家的游戏,是平台和快递公司的游戏,我这种中小卖家只有哭的份,甚至是劫难。”
一年之中如此多的电商狂欢,到底意义何在,为的是真正让利买家,让买家、卖家、平台三赢?但是三方都能赢……这不科学呀。
“电商造节”曾是中小卖家的狂欢日
Jason一毕业就进入某鞋业企业工作。最早,11月11日对于他来说就是光棍节,除此以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然而在2011年11月,Jason在这家品牌女鞋公司度过了他人生的第一个“电商节”。
“不管是运营、客服还是库管,甚至连老板本人,每天都要严阵以待,大家有好几天都是在公司通宵度过的。不洗澡,轮流眯一会儿,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来询问的买家。”Jason形容说,那时候他们都陷入了“魔怔”的状态。虽然不明白电商平台搞这种节日的玄机,但那一年的购物狂欢节期间,这家女鞋网店的销售额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他说:“狂欢活动就一天,但那一天我们卖出了一万多双鞋子,营收接近两百万,为此老板还请我们去吃五星级自助餐。”
Jason回忆,那一年购物节期间的销售量,几乎占到了公司全年销售量的50%,全年销售总额也因此翻了接近一番。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电商造节的魅力。
“2012年中,因为突破不了职位瓶颈,所以我选择了离职。”积累了一定电商经验的Jason决定自主创业,他告诉懂懂笔记,因为自己家乡有完备的女装供应链,是国内知名的服装产业带,周围不少亲戚是做服装这一行的,所以他开店首选的就是女装品类。
由于手头资金不足,加上服装品类定位较低,Jason一开始并没有选择在电商平台上做企业店,而是做了个人店铺。
“那个时候还能够转让,所以我从一位做朋友手里买了个女装类目的三皇冠个人店铺。”他表示,因为有了前一年的火爆,所以2012年平台造节的趋势显然猛了许多,一部分流量的扶持也开始往个人卖家身上倾斜。
等他做好前期准备,那一年的电商狂欢节活动也就临近了。
“筹备花了太多时间,结果留给狂欢节准备的时间就十分紧张。”Jason不想错过那一年狂欢节的时机,所以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备战。他说:“现在想想都觉得刺激。”
庆幸的是,Jason的团队都是有干劲的年轻人,熬夜加班完成了店铺升级、推广优化、图片设计、物流筹备等环节。在有关系的亲戚支持下,工厂也为Jason备战活动开了绿灯,从款式设计到投入生产,仅仅用了几天时间,备货环节有条不紊地进行。
“那段时间,我们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才离开产业园,但我们还不是最晚离开的,有许多公司和团队甚至通宵达旦。”Jason现在还能够清晰地记得,2013年狂欢节前夕的几个晚上,整个电商产业园那几幢大楼灯火通明的景象。
“除了首日以外,后续几天流量也很大,客服那几天连轴转,累了在公司桌子上趴一下。我和几个哥们则是打包打到手长茧子,连续几天闻什么东西都带着胶带味。”Jason告诉懂懂笔记,虽然辛苦了好几天,但作为一家初创电商公司,整个购物节活动一共售出了七百多件女装,销售额11.2万元,很难得。
“功夫不负有心人,那一刻我真的是在厕所里偷偷哭了。”在狂欢节的那几天,电商产业园里一旦有卖家突破了去年记录,隔着窗户就能听到一阵狂呼大叫,尤其到了最后几天,狂欢的声音此起彼伏。他说:“大家都很拼,那时候是最幸福的时期。”
故事的开始往往都是美好的,因为只有放水养鱼才能“聚拢流量”。狂欢中的“小卖家”不知道,有朝一日他们会成为平台的待宰羔羊。
价格战叠加“造节”怪圈,中小卖家好日子结束了
“当时平台上有几家女装‘寡头’,但是品牌定位较高,价格也都在300~500元之间。”Jason告诉懂懂笔记,由于自己在电商行业“摸爬滚打”过几年,所以也知道在产品风格上,尽量避免跟这些女装寡头竞争。“一个是小清新,一个是性价比,在早期还是蛮有竞争力的。”Jason说道。
但随着日韩文化的流行,同质化也越来越严重,再加上部分主打年轻时尚的女装品牌逐渐成为新的准“寡头”,平台的环境开始发生变化。
“有威胁了,不是在平日,而是每逢各种购物节,这些新旧‘寡头’就跟虹吸一样,把流量吸光了。”Jason的店铺从2014年电商狂欢节吃“败仗”开始,他对这种“虹吸”的感觉就愈发明显起来。
早在刚创业时,就有老大哥告诉Jason一个“二八定律”,就是20%的头部卖家,圈走了80%的流量;剩下的80%中小卖家,再来瓜分区区20%的流量。
然而他并未在意,毕竟这两年的狂欢节他都能用比较少的推广费用,博取较为可观的流量和转化。但在2014年的电商狂欢节,却让他突然有了一种错觉,“我之前开的是一家假的网店”。
“因为有前两年的小成功做铺垫,加上也在电商这块赚了一点,所以决定在2014年好好做做推广和包装。”Jason说,这一年节前计划在店铺投入十万元左右的资金,其中一半是“烧”给平台的推广费用,另外的四分之一用于重新设计店铺风格和产品图片,以及改进产品的物流包装。剩下的四分之一用于增加临时人手。
而且在工厂方面,他也与亲戚打了保票,画了“大饼”,所以工厂在狂欢节的半年前就开始筹备新的设计和生产资料。
“固定团队扩充到了25人,9月份从院校雇的兼职学生也有15人,都为了备战这次11月大促。”然而Jason所期待的火爆并没有出现。
他清楚地记得,在购物狂欢节的当天,投入的推广确实奏效了,有大量的流量涌进店铺,但咨询的买家却没有像预期那样“爆发”,甚至为了活动而“增员”的兼职客服,咨询量也不太饱满。一天下来,店铺女装的销量仅有区区九百来件。
这让Jason很是失望。“虽然比往年的销量高,但那一年的投入也多了好几倍。”他指望后续几天的余热升温,“虽然我知道活动当天是关键,但投入了这么多,接下来几天尽量做就是了。”
在整个购物节结束之后,Jason和团队一共只销售了一千六百多件女装,销售额36.7万元,刨除掉投入的推广、物流、兼职支出,以及员工的加班费、服装成本后,净利润仅剩14368元。
“14368,我至今都记住这个数字,而且工厂生产的四千件服装全部积压了,在亲戚那完全没法交代。”他说,除此以外,在狂欢节之后还陆续有一些买家退货,剩下的这点利润也贴进去了,基本上就是白忙了一场。
一位在平台做箱包店铺的朋友杨柳也表示,2014年之前只要稍微做点推广,加上本身箱包质量尚可,在购物节就能爆棚。但从2014年开始,平台的许多流量就开始往更大的卖家倾斜,关键词推广的费用也变得越来越高,获客成本令人咋舌。
卖家付费推广是电商平台最主要的收益之一,所以许多电商平台都会在推广上“逐利”一番。而且随着电商平台的壮大,买家的增长变缓,卖家总量仍在增加。
部分平台为了提升收益,对流量规则和推广规则也不断做出一系列调整,使得平台上的流量越来越向头部倾斜,卖家的“三六九等”也区分得更加清晰。类似Jason这样的中小卖家才会产生“流量越来越贵”的感觉。
“流量”是命脉,有委屈也敢怒不敢言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2017年,某知名电商平台上企业卖家数量在3万家左右,而个人卖家的数量高达940万之多,类目内的竞争十分激烈。在这940万卖家当中,主营服装的就占了1/3,相比于其他类目,服装类目的竞争可谓激烈万分。
“因为门槛低,产业带多,所以平台上做服装的也越来越多。”Jason告诉懂懂笔记,虽然现在有很多人都知道平台造节,最大的受益者是平台本身、快递公司以及大卖家,甚至有些大卖家一年里就等着这几个购物狂欢节大量“出货”,但对于小卖家“生意”助益并不大。不过,还是有许多新的卖家不停地往电商平台里冲。
久而久之,同质化现象严重,小商家之间的竞争也逐渐演变成为“价格战”。
“服装有一定的周期性,尤其是女装,然而许多服装看起来大致相似,但更多的设计感体现在了细节上,一个季度能够设计投入生产的款式十分有限。”Jason表示,有许多卖家单纯通过图片,看到两件衣服大致相似,就会选择购买便宜的那一件,也有卖家“小改动”了自家的产品之后,便宜卖。
“这样下去哪个卖家还愿意卖贵货,设计上能抄就抄,少了设计版费就能在成本上节省一大笔,造型稍微小范围调整下不侵权就行了。”Jason说道。
在电商激烈的竞争中,Jason无疑还是处于劣势的中小卖家,所以他不得不通过减少产品成本,在这场价格战中尽可能求得生存。他对于工厂的要求,就是“抄”。
将设计成本降低之后,Jason的店铺和产品在电商“价格战”中有了一定低价优势,但他依旧谈“节”色变。
“因为电商平台造节,需要你的产品价格一低再低,甚至赔钱都要赚吆喝。”虽然成本降低了,但日常销售的过程中价格也降低了,如果参加电商购物狂欢节,那么在本来就很低的价格上还要进一步“打折”让利,甚至成为“赔钱买卖”。
对于部分卖家为了让产品不至于“赔钱”,从而先抬价后让利的行为,他表示不可取。他说:“之前有许多商家因为先涨价后打折,然后受到了买家的投诉,结果处罚得不偿失,还把口碑做坏了。”
无奈之下,Jason只能在服装的成本上再“做手脚”。在原本省去设计支出的基础上,再将衣服的面料进行“偷轻”,以此让成本更低。
“没办法,要生存的,从2015年的购物狂欢节开始,就这么做了,不然就是赔钱赚吆喝,有时候是赔钱帮大卖家赚吆喝。”Jason说,投了推广之后有部分流量进店,但他们只是来看看款式,之后就到大品牌卖家那里看看有没有类似的。如果有且价钱相当,那么买家也只会选择大品牌店铺的产品。“我这里就成了买家与大卖家之间沟通的‘桥梁’。”他苦笑地说。
有一些资深买家也在网上吐槽,在电商造节的过程中,不仅一些小品牌小卖家,部分大卖家也会降低产品质量从而在低价促销中获得薄利。
“购买的洗发水,和平时买的或者线下超市买的相比,使用时泡泡明显少了许多,而且不容易洗干净。”这是网友吐槽中最多的问题,更有一些品牌纸巾,平时购买的和电商造节时买的,连外包装的档次都差了一截,纸巾的质量就更是相差千里。
很明显,在电商造节的大环境下,部分商家“低价”凑热闹,但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让利”的还是消费者本身,以牺牲产品质量来换取商家少量的利润空间。
如果说,电商造节让商家们如此“压力山大”,那么商家们为什么还选择要参加造节活动呢?Jason告诉懂懂笔记,这一切都是身不由己。
“如果参加活动只是赚的钱少了些而已,但不参加在购物节的前半个月和后半个月是根本没流量的,那才是真正的‘惨淡’,毕竟平台对于流量有绝对的控制权。”Jason说,许多卖家都迫于流量,敢怒而不敢言,只能乖乖交钱做推广。遇上一些电商平台“造节”大战,还会要求卖家“二选一”,如果不做选择的话,甚至还会被威胁降权和“灰度搜索”。
中心化的电商平台,在多年的发展中积攒了许多用户流量,而电商卖家恰巧是依靠这些流量卖产品“变现”。正因为这种“供需关系”,电商平台便可以堂而皇之的以“流量”作为筹码,肆意左右部分中小卖家。相对于大品牌大卖家来说,这些中小卖家抗击风险的能力本身就很低,甚至说不堪一击。
他们的电商“生意”全靠流量的支撑,如果哪一天平台不给卖家流量了,卖家很可能因此而“关门大吉”,试问,又有哪个卖家不害怕呢?
越来越高昂的推广费用,平台与平台之间的恶性竞争,商家与商家之间的低价大战,有多少好的商品在电商平台上“消失”,又有多少优质商家在夹缝中求生存,这些都是令许多中小卖家害怕电商“造节”的原因。本该是全民的购物“嘉年华”,最终都只能沦为平台和巨头谋利的工具。
相信只有平台重新思考“造节”的意义,从消费者、大小卖家、平台、物流等等多个角度考虑,真正做到合力“共赢”时,这样的“造节”活动的意义才能充分体现,中小卖家也才能不再害怕“过节”。
当被问及今年电商购物节的打算时,Jason回答:“做,还是得做,但质量只能请大家多担待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