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K电视的分辨率为7680×4320,他还提出了小米明年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

在近一年的筹备后,被雷军视为小米新零售样板的首家旗舰店11月5日在深圳正式开业。
“最近心情很不错”,面对媒体,雷军难掩喜悦。几天前,IDC刚刚公布今年第三季度全球手机市场出货量报告,小米出货量2760万部,同比增长102.6%,排名世界第五。
“过去两年被蹂躏的不行,大家都说我们快关门了。”时钟拨回到两年前,那时的雷军确实不会那么轻松。在2014年坐上国内智能手机第一的宝座之后,2015年和2016年连续的出货量颓势让小米饱受质疑,也让雷军焦虑不已。
亲自掌管手机供应链、挂帅质量委员会主席,总裁林斌上阵推进小米之家,在交付和线下渠道补课之后,小米终于重新回到了增长轨道。
在宣布年初定下的出货7000万台、营收超千亿的目标提前完成后,雷军再向媒体许下了新的小目标:2018年出货1亿台,进入世界500强;5年内小米之家营业额100亿美元,10年后小米的营收达到1万亿元。
三个困难 对于过去两年小米的颓势,雷军总结为面临的三个困难。
一是小米作为创业公司,在高速成长之后存在着管理升级的问题。小米员工已经从起初的十几人发展到现在的1万多人,组织架构和管理思路都需要重新调整。
在2015年未完成8000万台的出货目标后,雷军意识到了管理上的问题,“不知不觉我们把预期当成了任务。我们所有的工作,都不自觉地围绕这个任务来展开,每天都在想怎么完成。在这样的压力下,我们的动作变形了。”雷军为小米定下了2016年的战略:开心就好,开始去管理,去KPI,去title。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二是小米之前专注电商,忽视了线下。而电商只占商品零售总额的10%,小米面临着如何从线上走向线下的瓶颈。
实际上,小米在去年初才真正开始线下渠道的步伐。在2016年做到了50家小米之家后,小米开始加快了速度,除了自营之外,还采用了专卖店和授权店等形式。目前小米之家在国内已开到228家,在海外市场也开了100多家官方授权店。雷军的计划是今年开到250家,明年500家,后年1000家。
而由于27万元的高坪效,小米之家做到了营收覆盖成本,没有亏钱。“2年多前我打算干小米之家的时候,请了很多专家,把我都吓死了,告诉我5年之内不要想赚钱,巨亏无比,投入巨大。但是现在看下来我们几乎没有一个店亏钱的。这比传统挂牌子的店强很多,挂牌子的店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商业效益的。”
雷军认为,小米之家对小米的意义主要在两个方面:战略价值和品牌宣传价值。在战略上,让小米实现了从线上到线下的突破,验证了新零售的可行性;品牌方面,人流聚集的商圈拥有着天然的品牌曝光,让线下原先并不知道小米的人群了解小米。同时通过线下的产品体验打消疑虑,促成购买。
他坦言,目前小米之家对小米业绩的贡献仍旧有限,但在明年铺量之后,将逐渐形成销售规模。他也给小米之家团队定下了目标:未来5年营业额要做到100亿美元,即700亿元,而今年的营业额是60亿元左右。
三是在供应链、质量和交付方面的问题。小米此前一直背负着饥饿营销的标签,同时性价比模式下的质量也被有所诟病。
“为什么我们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也被大家骂,问题到底在哪里?其实手机交付这个词是我去年才学会的,我们作为创业公司,真的要尊重行业的规律。”
去年5月,雷军亲自接管手机研发和硬件,促进产供销一体化。手机行业是一个协同体系,研发、供应链、生产、销售等环节需要相互匹配。一年多后,小米在今年9月和10月实现了连续出货1000万台,这被雷军视为小米已经基本解决了供应链和产能问题。
同时,雷军在今年年初亲自牵头成立质量委员会并担任主席,制定了质量行动纲要,并组建质量办公室专门督办。“小米的用户与其它不一样,手机出了问题他先在微博、微信全部骂你一圈。从今年过完春节开始,现在骂小米质量的人锐减。有几款机型我们做到了返修率很低,接近于0。”
几个目标 补课之后,小米重归增长轨道,而雷军对小米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今年年初,雷军为小米定下了出货7000万台、营收超千亿的目标。“有人说我吹牛,我很不理解。”雷军透露,小米在上个月就实现了出货7000万台和营收1000亿元的目标。
对于明年,雷军定下了1亿台的出货目标。“明年我有99%的把握会过1亿台,这1亿台不是很高的目标,像我今年初说的目标一样。”
在出货量的目标之外,他还提出了小米明年进入世界500强的目标。“只要天不塌下来,我觉得99%的可能性能进入世界500强。这个听起来很夸张,但是对于小米今天没有那么难做。”
在今年的《财富》世界500强排名中,排名第500名的AutoNation公司的营收为216.0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34亿元。这意味小米明年的营收目标可能要在1400-1500亿元左右。
在深圳旗舰店开业前,雷军召集了几乎所有的小米高管来到深圳召开战略研讨会。在会上,他提出了一个题目:十年内小米有没有机会做到1万亿元的营业额。“我们和高管深入透彻的讨论,有50%的概率小米会在十年后达到1万亿的营业额。”
实际上,在1万亿营业额目标的背后,也是雷军对于小米全球化的定位。
他透露,今年小米国际业务的增长在300%左右,目前小米已经进入了全球60个国家,其中有12家做到前五位。以印度为例,一年前小米的市场份额为6%,而上个季度已经增长至25%,接近三星。“我们在东欧、中欧多个市场也排到第四名,未来一两年考虑进入西欧和北美市场。”
“我最近出国比较多,到周边国家看的时候,手机行业除了苹果、三星,一半以上已经是我们中国企业。”雷军说,“但是我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产品像手机一样,在世界上涌现更多的中国品牌,未来十年属于中国。”

目前的智能电视机市场上,4K、曲面、激光、液晶、OLED、HDR、VR等新概念层出不穷,每个品牌的主打款都价格和特色各异,有的只是细微差别,连导购员都不一定说得清楚。不少市民反映,现在想买个电视,确实容易挑花眼。
电视概念越来越细分
“8K电视的分辨率为7680×4320,像素数量是4K电视的4倍,清晰度明显提升,具有裸眼3D的效果。”昨日在唐家墩工贸家电,夏普8K电视在湖北区域正式登场。这款70英寸的8K电视售价69999元,还有自带的音响以及语音控制系统,一亮相就吸引了不少顾客围观。
“感觉4K都没上市多久,现在8K都面市了,电视机的更新越来越快。”现场一名顾客饶有兴趣地体验了这款8K电视,感觉画质和音响效果确实十分出众。
记者发现,不少消费者在选购智能电视时,很容易被广告打出的概念绕晕。到底是曲面好还是液晶好,还是OLED更靠谱,很多人并不太了解。而且,每个电视厂商主打款的特色都不一样,只比较屏幕分辨率等技术参数还不够。
“买电视还是要自己体验画质的区别。”工贸家电卖场一位导购称,就拿4K电视来说,很多品牌都有,但有的只是选用了4K的显示屏,芯片配置和2K相同,这也达不到4K的画质。
多一个功能就身价上涨
记者走访多个电视专柜发现,很多新款电视只要是加了一些新概念的功能后,身价都会贵出不少。“这款电视有声纹识别的功能,能通过语音来开关机、点播视频节目。”在唐家墩苏宁家电卖场内,长虹电视的导购员介绍,这款有人工智能功能的65英寸电视价格为12999元。同品牌的普通平板电视,价格则有六七千元的。
卖场里,OLED电视的售价也更贵,各大品牌65英寸左右的OLED电视,价格都在两三万元,基本没有低于万元的。导购称,OLED电视画质好,无需背光源可以自发光,而且尺寸超薄,功能更强,所以比普通液晶电视要贵很多。
记者发现,在各大品牌的电视款型中,主打特色分别有4K、曲面、激光、液晶、OLED、HDR、VR电视、量子点电视等。而据中国电子商会消费电子产品调查办公室的意向调查显示,2017年中国彩电行业最热技术分别为:人工智能38%,OLED22%,量子点12%,激光8%。
根据自身需求选购合适的
市民陈女士称,家里的电视也有人工智能的功能,买的时候感觉蛮新鲜,可以用手机远程操控开关之类的,但实际上没用几次。
记者发现,目前智能电视的功能特点主要是语音控制、模糊检索、个性化定制内容、智能推送等方面。而语音控制可以减少大部分的手动操作,但有的时候并非必不可缺的核心功能,大部分人关注的还是画质等方面。
家电业内人士称,各种新概念层出不穷,和彩电市场增速放缓有很大关系。主打智能功能的电视大多是针对中高端消费层,这类人群比较注重外观颜值或新功能,愿意为更高品质的产品买单,也使得厂家更有动力推出新概念产品。
不过,业内人士也表示,目前家电的智能化尚处于起步阶段,缺乏统一的标准,一些商家将智能作为卖点提升售价,建议消费者面对新概念时保持理性,根据自身实际需求购买。

随着媒体报道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消息的发酵,使得牵涉其中的乐视网(15.330,0.00,0.00%)(300104.SZ)再度被舆论所包围。
市场疑虑的发酵,或许始于2016年11月后的“资金链断裂”风波,也许在更早之前的2010年。
与之同时,有关乐视的“风吹草动”即会引发市场的轩然大波。但截至目前,一切仍只是传言,并未获得相关部门的正面回应。
11月3日,证监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中也只是表示已注意到相关消息,正在进一步了解核实。
而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亦表态认为当下不宜对乐视网作过多猜测与解读,在目前没有过多证据的情况下,应等待最终的结论。
同一天,乐视网有关人士在回应上述事项时,给出的答复则是:“影业、致新业务独立,一切正常,没有受到影响。”
上市质疑
今年10月的最后一天,在市场毫无征兆之下,多个媒体同时报道称多位前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被有关部门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并将缘由之一指向乐视网2010年的IPO。
在随后《财经》杂志的报道中则进一步提及,此次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前发审委委员人数或超过10人,且目前已经涉及的人士包括时任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谢忠平、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
故事发轫于2010年8月,尽管遭到市场的诸多质疑,在行业中名不见经传的乐视网依然在IPO严格的审核中“突围”,成功登陆彼时设立不久的创业板。
上市后的乐视网在随后的六年时间中,随后将业务从最初的网络视频一步步延伸至内容、平台、终端和应用等各个方面,并伴随着控股母公司乐视控股提出的“生态化反”概念,迎来业绩与股价的双丰收。
直到2016年11月,贾跃亭主动披露乐视控股面临资金链断裂问题,乐视网随之面临转折。此后孙宏斌的驰援,却仍没有得到解救,且伴随着“发审委委员事件”的持续发酵,不得不面临是否会被“强制退市”的争论。
而在去年,在对原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因受贿一案的调查中,亦曾提及与乐视网有关的信息。根据有关部门的指控,李量曾在2000年至2012年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时,为包括乐视网在内的9家公司上市提供过帮助,并收受了这些公司所送的合计近694万元财物。
虽然随后乐视网回应称“公司以及公司的现有各主要股东和公司的管理层均与该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但有关乐视网IPO涉嫌造假的质疑,开始在市场上广为流传。而实际上,自乐视网IPO排队以来,有关疑问也从未消失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0年8月成功上市前,外界对乐视网最终能够IPO成功一直抱有疑问。
彼时,在整个网络视频行业中,乐视网在网站流量上不仅远低于当时的行业龙头优酷、土豆等,在知名度上亦名不见经传。
业绩上,乐视网招股书则显示,这家成立于2004年的公司在2007年时,营收最高不过3691万元却已率先实现盈利,而同时期的优酷等企业,仍身处“烧钱”亏损中。至2009年时,乐视网营收进一步增长达1.46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448万元。
乐视网招股书中进一步披露,营收主要来源于网络高清视频服务收入,仅此一项在2009年时就占总营收的近86%,而网络高清视频服务收入又主要来自于个人付费用户。
“虽然现在市场传言很多,但迄今没有看到特别有力的证据能证明乐视网存在上市造假,外界应该等待最终的结论再作判断。”一位长期从事证券法的律师说。
上述律师进一步表示,目前也无法判断整个事件的主导方是证监系统还是司法系统,但从目前只涉及原发审委委员,而没有传出乐视网IPO时中介机构的消息,“答案也许很清楚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参与乐视网IPO的保荐机构为平安证券,律师事务所和会计师事务所则分别是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且整个过程中,三者分别从中获得了3600万元、70万元和70万元的报酬。
不过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彼时参与乐视网IPO的平安证券,正是由薛荣年掌舵,而在他担任平安证券总经理期间,由平安证券担任IPO保荐商的万福生科、胜景山河等,都曾被爆出财务造假。
由盛而衰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从2010年至2016年,乐视网无论在业绩还是股价上,一直风光无限。
2010年,乐视网营收仅有2.38亿元,但至2016年年底时已达219.87亿元,增长幅度达到91.38倍;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则从最初的7010万元增长至去年末的5.55亿元,增长幅度同样接近6.92倍。
与业绩的快速增长相比,在二级市场上,乐视网上市首日股价即达近43元/股,此后的多年里则一直稳步上行,至2015年5月时一度达到向后复权的1573.74元/股。
乐视网业绩与股价的齐涨,与乐视控股和贾跃亭分不开联系,而乐视控股与贾跃亭则与“生态化反”这个词密切相关。
直到去年11月以前,贾跃亭对乐视控股的未来是预计建设包含内容、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互联网技术以及互联网金融七大子生态,各大生态之间互相独立又互相牵连,从而打造成一个“乐视闭环”。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闭环”中,原本应该作为独立运营体的乐视网与乐视控股之间关系难分,彼此之间的关联交易纷繁复杂,并不断引来外界更加激烈的质疑。2015年,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即多次撰文,对乐视网的盈利能力提出质疑。
同样,为了打造这样一个闭环,无论是在乐视网还是其它子公司中,乐视控股均进行了多次大规模融资。
以乐视网为例,Wind资讯数据显示,在其IPO、两次定增、发行债券、发行信托以及贾跃亭及其关联人多次减持后,累计的融资额度已经高达300亿元。若再加上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以及乐视汽车体系的融资,总融资额高达600亿元以上(包括融创中国的150亿驰援)。
依赖乐视控股而业务蓬勃发展的乐视网,终于又因为前者的资金链问题而出现危机;依赖不断融资又不断烧钱的乐视控股,也终于因为钱的问题深陷“风波”。
2016年11月,由于供应厂商的“逼宫”,贾跃亭选择以员工公开信的方式,对外披露了乐视控股所遭遇的资金危机。尽管彼时乐视网多次对外宣称,资金问题仅限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与自身无关,但随后在2017年披露的多份财报却“打了自己的脸”。
今年一季度,乐视网财报仍显示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达1.25亿元,同比增长8.76%,但随后的中报和三季报却显示,公司分别出现6.37亿元和16.52亿元的巨幅亏损,且原因正是乐视控股资金危机的波及。
与业绩变化相比,乐视网虽自今年4月即告停牌,但股价依然被外界普遍看衰。连日来,20余家基金公司再度对乐视网估值进行了下调,下调后价格为其停牌前价格出现三个跌停后的7.34元/股。
这一价格与停牌前的15.33元/股相比,几近腰斩。 自我救赎
从“乐视网”到“新乐视”,改变的或许不仅是名字。
今年1月,当融创中国选择以巨资入股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乐视系”上市公司体系公司时,外界曾普遍认为这一举措将助整个乐视控股走出困境。而在那场由贾跃亭和孙宏斌为主角的新闻发布会上,二人表现出来的“惺惺相惜”,也一度令市场对乐视网的未来颇为期待。
然而现实终究骨感。由于所涉资金问题太大,乐视控股迄今未能全部解决这一难题,且正如上文提及,由于与母公司的切割,乐视网经营上出现巨额亏损,并在股价上遭到多方看衰。
实际上在解决关联交易的问题上,乐视网今年多次披露,未来将以“聚焦大屏和生态开放等”为新战略方向。此外,乐视控股还与乐视网商议出让乐视金融业务以抵债。
除去业务上的切割外,在人事与组织结构上,乐视网在今年也进行了频繁的调整。
今年5月21日,乐视网宣布贾跃亭辞去公司总经理一职,继任者为彼时乐视致新的负责人梁军;不到两个月后,贾跃亭再度从乐视网董事长一职中离开,仅保留控股股东地位,从而彻底交出乐视网的管理经营权;7月中下旬,乐视网以一场“史上最短”的股东大会,选举了包括孙宏斌、梁军等人进入董事会,孙宏斌此后还成功当选为董事长。
但这样的变化显然没有结束。尽管在8月16日,梁军连发六封任命函,组建了乐视网新管理团队,但10月28日其离职公告的披露,却让外界再吃一惊。
稍早前,接近乐视网有关人士表示,梁军的离职更多在于与孙宏斌之间经营理念的差异,且由于乐视网业绩一直难有起色,才最终决定更换负责人。只是关于外界盛传的刚回归不久,目前担任乐视致新CEO的张志伟将就此接替梁军的消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与前者相比,目前担任乐视影业CEO的张昭或更有希望。
实际上在10月末,乐视网新成立的管理委员会中,出任主席一职的正是张昭,且这一新成立的部门被外界认为是在总经理最终确定前的一个临时性、过渡性组织。
有意思的是,面对过往贾跃亭作出的将减持资金无息借给乐视网使用,却最终失约一事,上市公司已经多次向其发函催促,最新一次便是上个月末。最新数据显示,此前,贾跃亭和贾跃芳减持后曾承诺借款给乐视网的金额共计73.78亿,迄今实际只借了11万。
“虽然现在传言很多,但在最终结果出来前,不宜作太多猜测和解读。”北京一家私募高管说,“作为上市公司,在没有违法的前提下,乐视网现在面临的也许都是阵痛。”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