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表示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此外贾跃亭在谈到顾颖琼时表示

赴美四月,深陷舆论漩涡之中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首次公开发声,随即又遭到呛声。
据媒体报道,这次公开发声,贾跃亭在采访中主要回应包括,不熟悉资本运作,乐视成在资本市场的推波助澜,败也是其在资本市场快速下滑;造车的方向没错,但对造车的节奏发生了重大误判;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乐视网IPO,100%没有造假。”此前减持乐视网股票套现100多亿元均投入在乐视各个事业中,自己还承担着债务,“我家现在连100万都没有”。
贾跃亭还表示,自媒体公号“顾颖琼博士说天下”作者顾颖琼曾直接向其律师说,给我100万美元,这个事就了了。贾跃亭的回应都是真的吗?
顾颖琼回应索要100万美元:只要了20万美元
“我真没要那么多,他诬陷我。”顾颖琼回应,其与贾跃亭的“对峙”再次陷入“罗生门”。
顾颖琼强调:“我真没要那么多。他的律师问我要多少,我说要20万美元,作为我闭嘴的筹码,我从来没有说过要100万美元。”
此外贾跃亭在谈到顾颖琼时表示,那个文件漏洞百出,顾颖琼毫无道德,他能伪造信托文书出来,完全不值得相信。我没有做过信托。第一,我要有钱做信托,就不会这么难了;第二,要做信托的话我早就做了,不是现在这么困难的时候再做。“不要说100万美元了,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贾跃亭说。
9月14日,顾颖琼曾通过微信公众号爆料,称贾跃亭正在办理美国信托文件,为其一个女儿留了7500万美金,约合人民币五亿元,贾跃亭妻子甘薇是该信托基金守信委托人。贾跃亭几个孩子将分别得到不同的信托基金,金额大概相当。
顾颖琼称,曝光的只是一份草稿文件,对于里面出现的一些低级错误顾颖琼认为也不是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贾跃亭到底做没做这件事。顾表示,是从内部人员处拿到的该文件,“我手里当然还有关于这份信托货真价实的东西,如果贾跃亭没做,我愿意向他道歉。”
对于顾颖琼的爆料,贾跃亭与甘薇均回应称其在造谣,贾跃亭与顾颖琼也因此对簿公堂。美国西部时间10月19日早晨,洛杉矶当地法院召开了贾跃亭与顾颖琼诉讼案的听证会,而贾跃亭并未现身。
本月11月9日和11月19日,贾跃亭对顾颖琼的诽谤、侵犯隐私等民事诉讼案将在西雅图举行听证会和开庭审理。顾颖琼透露,由于其本人在11月底前都在北京,因此并不会出席。顾颖琼表示,在法官的允许下,到时候会进行听证会现场的全球直播,他本人也将从北京以长途电话打入法庭现场的形式参与这次听证会。“我觉得贾跃亭不会出现,如果他要出现的话,那么直播观看人数恐怕要破纪录了。”
在这次听证会上,顾颖琼说他准备了一份3页16点的材料。“但现在还不方便透露,只能说我写的时候内心非常感动。”
对于预计将在11月19日左右的开庭。顾颖琼表示如果官司输了,也没有什么,输了以后再接着打。
“顾颖琼或许听到了什么风声,但贾跃亭的境外不可撤销信托大概率是假的,没有律师会冒着终结职业生涯的风险,把一个尚未正式设立并生效的信托公之于众。”一位家族信托领域的专业律师表示。
投资酷派、TCL资金来自并购基金
腾讯新闻在报道中指出,贾跃亭家族此前通过股权出让共减持约177亿元,其中包括2015年前后乐视网股价处于高位时,贾跃亭姐弟以承诺向上市公司借款为由,陆续减持139.4亿元,另外还包括贾跃亭家族控制的乐视控股及关联公司鑫乐资产的减持金额,约36.98亿元资产。
贾跃亭回应套现资金去向称,“投资在FF上的钱将近10亿美元,投资LeSEE两亿多美元,投资Lucid两亿多美元,投资易到出行6亿多美元,共计20亿美元投入到乐视的整个汽车生态中。其它资金投入到了乐视非上市体系中,比如花50多亿元,买了两栋楼,本来打算做总部大厦。另外,投资酷派和TCL,我们在手机业务上又亏损了七八十亿元。”
而据乐视网此前公告,对TCL和酷派的两笔投资资金实际均来自一致股权投资基金——鑫根合伙。
乐视公告下显示,2015年12月出资18.75亿港元,投资电视企业TCL18.71亿元,持股20%。而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前述向TCL的投资中,深圳市乐视并购基金投资管理企业向乐视致新付款19.07亿元,再由乐视致新将该笔款项作为受限资金进行担保,子公司乐视致新投资有限公司根据担保金额取得借款,再对TCL多媒体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进行投资。
此外,乐视2016年年报显示,鑫根合伙对酷派集团投资8.88亿元,获得酷派集团有限公司10.99%的股权。
鑫根合伙为一只投资并购基金,根据基金发起公告,基金总规模为100亿,首期规模为48亿。截至2016年8月19日,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购优先级23亿元,深圳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认购全部次级份额6亿元,乐视网全资子公司乐视流媒体认购全部劣后级份额10亿元。
贾跃亭曾说过,他最大的反思是冒进,不熟悉资本运作。而另据搜狐财经报道,乐视自2010年登陆创业板后的7年时间中,通过不停的套现、股权质押、增资等方式,贾跃亭个人至少套现488.41亿元,加上其妻子和姐姐的获利,贾跃亭家族套现接近550亿元。

“下周回国贾跃亭”已经成为网上著名的段子。那么,谈到究竟何时回国时,已经赴美四个多月的贾跃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因此暂时还不会回国。因为他担心,“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远赴美国已经四个月的贾跃亭始终是个话题人物,不过公开面对媒体“实话实说”还只是第一次。前天晚间,腾讯《棱镜》发布了一篇独家对话贾跃亭的报道《赴美这四个月,我想了些什么》,其中贾跃亭对很多外界关注的话题第一次做出了回应。在这次长达150分钟的对话中,贾跃亭对一些事情承认自己当初过于“决断”,比如在造车问题上的“冒进”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但他也对外界一些揣测坚决予以澄清,比如关于当初乐视网IPO存在造假的传言,以及关于他从乐视攫取了巨额财产等。
应该说,这是近来有关贾跃亭和乐视比较正面的一篇报道,因此也被乐视控股的员工广为传播,不过乐视控股方面并没有就此发表具体评论。面对严峻的债务问题和贾跃亭的迟迟不归,这篇文章究竟能够为贾跃亭和他的事业带来多大的正能量其实还有待观察。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这两天,乐视网新掌门人孙宏斌也突然“袒露心迹”,一方面为贾跃亭开脱“真的没挣多少钱”,另一方面又表示“我还没开始干”,让人们对乐视抱有耐心抱有信心。
回国 贾跃亭担心会被限制出境
自从7月初离开北京登上赴美的航班后,时隔四个月后贾跃亭还从未回过大陆,这使得当初替贾跃亭在国内传声的乐视控股方面也不免尴尬,因为他们此前曾对外界表示,贾跃亭“半个月左右就会回国”,后来又不断地推延称“下周可能回国”,以至于“下周回国贾跃亭”甚至已经成为网上流传的段子。
对此,贾跃亭这次坦言自己暂时无法回国的原因,一方面正如官方所说他要继续留在美国为他创立的智能汽车项目法拉第未来争取A轮融资,而另一方面他也坦言担心自己一回国后会被限制出境和高消费,而这些也都会直接影响到FF的融资进展。“一旦回国之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贾跃亭坦言,目前整个乐视的负债200多亿元,其中他个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有100多亿元。他表示自己在乐视非上市体系的股权、地产和上市公司体系股权,共约400亿的资产被国内冻结。在谈到究竟何时回国时,贾跃亭表示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的A轮融资,因此暂时还不会回国。
反思 后悔当初不该把银行的钱全还上
对于乐视走到今天这步局面,贾跃亭反思称,一个组织的能力分战略、业务和资本三块,我们的战略和业务非常强,资本能力太弱了。他透露,其实去年乐视的融资就已经非常困难,当时乐视的现金流分两部分,经营性现金流和融资性现金流,而乐视过度依赖融资性现金流。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也是导致乐视最终危局爆发的关键原因是贾跃亭将孙宏斌投资乐视的100多亿元一下全部用于偿还了银行的贷款。“当时我简单地想维护公司在金融机构的信誉,维护金融信誉是对的,可方法不对,不应该把本金还掉,应该只还利息,把大部分融资用到业务上。这样的话,经营性现金流自然就上来了。”
同时,贾跃亭否认自己从乐视获得了巨额的回报,反而是因为事业导致自己家庭的压力很大,“房子都被冻结了,就剩一套房子,还是用她妈的名字买的,甘薇的卡也被冻结,只能刷2000块。所以说,这次对我触动特别大。”
IPO “这是与乐视网无关的案子”
此前曾有消息称,证监会发审委十多位前委员被抓,其中涉及当年乐视网IPO的问题,并指乐视网的IPO存在造假。对此,贾跃亭坚决否认乐视造假。“当时发审乐视网IPO的委员是7个人,这次抓了十几个委员,怎么可能都和我们有关。”他指出,被抓的十几个发审委员中只有三个是审过乐视网上市的。“可以这么说,他们不是因为乐视网而抓的,而是抓的人当中,有审过乐视网的。”他认为“这是与乐视网无关的案子”。
资金 负面新闻影响FF融资
贾跃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本人在FF上投资的钱已经将近10亿美元,而投入到整个乐视汽车生态中更是接近20亿美金。他目前之所以全身心投入FF,其实也是憧憬未来通过在FF的个人收益优先偿还自己承担连带担保责任的债务。“现在来看,100%够还的了。”
但他坦言,目前FF的资金短缺问题依旧存在,目前贾跃亭准备出售自己在另一家美国公司的股份换取FF的后续发展资金,同时他也希望在未来三四个月内完成FF的A轮融资。他表示,目前他对FF报出的估值是50亿美元,但现在国内这么多负面新闻,甚至还有关于FF破产的谣言,这些都影响到了融资。“还有人想控制FF,我宁愿出让大股东位置,但死也不会让出FF的控制权。我要是不在了,FF就是平庸的公司了。”

11月7日据外媒报道,在博通宣布计划以超价值1300亿美元的方案收购高通后,高通随即表示拒绝该收购要约。这场价值8670亿人民币的收购战将成为科技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战争。
目前科技界已经发生的最大宗并购是2015年戴尔以670亿美元收购EMC,仅为博通此次提出要约价值的一半。
高通与博通均为半导体公司,业务重叠度较高,因此博通一直被认为是高通的竞争对手。2015年安华高科技耗资370亿美元收购原博通之后,新博通的业绩规模有了显著提升,在2016年第四季度的营收就已经超越了高通,成为了IC设计公司全球第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