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机,这也将是自iPad发布以来一次大的外观变化

2016年初的一天,谷歌安卓部门的手机工程师们收到了来自小米公司的一封邮件,邮件当中提出了一个让他们难以理解的要求。
“我们即将发布一款屏幕分辨率为2040*1080的手机,希望能够通过谷歌的安卓兼容性测试,或者能够免测。”邮件中如此写道。
在此之前,安卓6.0版本的技术文档中,明确要求手机厂商制作的Android手机屏幕必须严格遵守16:9的比例,这也是当时市面上手机屏幕最常见的长宽比。一般来说,一块1080P的手机屏幕,分辨率应该是1920*1080。
换言之,小米这款即将发布的产品打破了常规的屏幕比例。
谷歌的工程师们对这个非常规的要求表现出了十分谨慎的态度。每一款安卓手机,都需要对应符合谷歌制定的兼容性定制文档,才能够通过测试,兼容上安卓系统。但小米这款产品的屏幕比例并不符合文档中规定的“屏幕比例要介于4比3和16比9之间”这一要求。
仔细思考后,谷歌方面回复称:“会对此进行内部讨论,但这款产品通过CTS测试的概率不大,不要抱太大希望。”
在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后,小米方面终于在2016年7月底迎来了回复,但却是“产品无法通过兼容性测试”的坏消息。这意味着,这款被命名为小米MIX的手机将很有可能在尚未问世之前就宣告夭折。
雷军懵了,这距离他预定的发布时间还只有两三个月月的时间。很快,他就在办公室与MIX的软硬件负责人开会,讨论是否要放弃这款产品。
经过讨论后,小米的工程师们还是希望最后努一把力。他们带着MIX的样机去到美国谷歌总部,向对方演示具体功能。经过和高层的商讨后,谷歌方面终于认可了小米的请求,并在后续的安卓7.0版本的兼容性定制文档中取消了关于屏幕比例的限制。
于是,当年10月25日,小米正式发布了这款全面屏手机。
事实上,小米MIX早在2014年就开始在内部立项研发,中间经历过无数波折。雷军几乎没有公开讲过他一定要把这款手机做出来的真实原因。但不少业内人士都感觉到,小米MIX在某种程度上彻底改变了外界对于手机设计的认知。
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一名小米员工表示,在MIX问世后,他接触供应商,发现屏幕的形态都在变化,演变得非常激进,“说它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一点也不过分”。
到了2017年,这股风潮进一步开始沸腾。供应商的竞争不为人知,但手机厂商的动作却是放在台面的。从上半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厂商争先恐后地宣布了它们在全面屏领域的产品布局计划,它们瞄准的是下半年的新品季。
“今年下半年的趋势就是全面屏。”金立董事长刘立荣在5月份时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金立会从下半年开始会全面推出全面屏手机产品。”
也有不少厂商被迫卷入这股风潮之中。
一位来自深圳某手机厂商的工作人员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公司本来并没有打算在这一波潮流中跟风,但还是不得已推出了全面屏产品。
“大家都在做,我们没理由不做。”他表示。
无论是主动加入还是被动加入,一场围绕着全面屏手机的混战,在2017年下半年已经全面打响。
今年9月11日,小米发布了MIX2。这是小米的第二代全面屏手机。
和前一代的小米MIX相比,MIX2在各个方面都有着一定的优化,比如说机身底部缩短了12%,拍照和通话质量都有所提升等等。
此外,MIX2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这是秋季新品中,第一款问世的全面屏手机。某种意义上,这也让小米在新浪潮中占据了一个先发位置。
在发布会上,雷军颇为自信,在经历了MIX研发的波折后,MIX2在产品水平上得到了更好的控制。他也毫不讳言地表示:“10年前苹果定义了智能手机,10年后小米定义了未来手机的发展方向。”
事实上,雷军如此自信的底气在于安卓手机和iPhone之间的差距正在变小。iPhone7相比于iPhone6几近无变化的外表已经引发了外界的指责。作为国内全面屏风潮的引发者,小米起码有理由在创新上表现出信心。
因此,在发布会的尾声,雷军也向苹果发起了“挑战”:“MIX2作为全面屏,我们就看后天苹果怎么发布了。”
被雷军点名的苹果,在两天后也发布了自己的全面屏手机iPhoneX。
作为iPhone问世10周年的特别版本,iPhoneX背负着苹果公司希望在新一波技术浪潮中占取先机的使命。
苹果内部也有意突出iPhoneX的超然地位。与iPhoneX同时发布的,还有对标市面上其它旗舰机型的iPhone8。然而无论从技术规格还是产品定位上来看,iPhone8都要逊色于iPhoneX。
一番你来我往后,小米和苹果合力打开了装满了全面屏手机的潘多拉盒子。在它们之后,包括vivo、努比亚、金立、华为、OPPO等品牌都陆续推出了全面屏手机。谁也不想错过这阵潮流,害怕被舆论淡忘。
其中最为激进的也许是金立。9月26日,金立发布了旗下的全面屏产品M7,但这并不是金立在下半年推出的唯一一款全面屏手机。“全系全面屏战略的意思在于,我们从999元往上的产品都会采用全面屏,”刘立荣在金立M7的发布会上表示。根据产品规划,金立会在11月底一口气发布8款手机,全部配上全面屏。
金立的千元级产品还停留在计划之中,华为系的产品却已经见世。10月11日,荣耀在西安发布了定价为1299元的全面屏手机畅玩7X。
这是主流手机厂商中第一家推出千元级手机的。加上定价为2399元的麦芒6以及Mate10Pro,华为已经先金立一步完成了全价位段全面屏手机的布局。
荣耀的这一举动,旨在将“薄利多销”的做法推到极致。荣耀总裁赵明就表示,畅玩7X的目标销量是1500万台。这是一个更为大规模的目标。
“把产品做到极致,然后把量做大,然后摊薄我们其他应有的成本,从而获得利润;当我们做到1500万台的时候,利润问题就解决了。”赵明说。
甚至有更小众的手机品牌已经将目光放到了千元以下的产品。9月20日,糖果手机推出了一款名为SOAPR11的全面屏手机,这款手机的售价为899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SOAP手机首席执行官倪春直言不讳地表示,这个定价的目标在于迫使其他厂商降低价格,结束暴利。“全面屏不能让消费者全面拥有,就是耍流氓。”
尽管“全民全面屏”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产能却是这一波风潮中,手机厂商们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
对于全面屏手机而言,最大的卖点莫过于屏幕。接踵而来的需求,对屏幕的供应商们提出了挑战。
在公开回应咨询时,绝大部分的手机厂商负责人都表示,旗下的高端全面屏手机所使用的基本都是三星的OLED屏幕。
“三星在屏幕上有着很多年的工艺积累,切割出来后,呈现的效果会比较领先。”一名手机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解释。
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只要能够率先从三星处锁定屏幕的供应货源,手机厂商们就能在出货上占据优势。
在全面屏手机X20的发布会上,vivoX系列产品线经理韩伯啸就宣布,vivoX20的首批备货量高达350万台。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一些小众厂商一年的出货量。而根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到的情况,这批存货已经在国庆期间就基本销售完毕。
“vivo和三星方面比较早地达成了合作关系,因此在这一点上占据了一定的先机。”一位接近vivo内部的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说。
至于要推出8款全面屏手机的金立,也从三星处得到了充裕货源的保证。“为了保障全面屏手机的销售,金立已经准备了超过1000万片三星OLED屏幕。”刘立荣说。
有满载而归的,自然也有望眼欲穿的。
在推出第一代的MIX之后,产能问题是困扰小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当时的发布会上,雷军就表示:“小米MIX的量产将非常非常困难。”
同为品牌下的第一代全面屏产品,苹果的iPhoneX也遭遇了类似的尴尬。9月底,凯基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就在他的研究报告中表示,iPhoneX的量产到10月中旬才会开始;而直到2018年上半年,iPhoneX可能都会面临供货紧张的问题。
因此,尽管在9月中就已经亮相,但iPhoneX直到10月27日才开始接受预定,而有幸在预定开始后第一周内拿到第一批产品的用户,又是少之又少。
有厂商甚至因此被迫放慢了全面屏产品的推出步伐。今年6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就表示,由于三星对供应链把控的严格,一加手机暂时拿不到屏幕。因此,直到预计在11月中旬发布的一加5T上,它们才用上了全面屏。
不过,即便三星所提供的屏幕无法在数量上满足所有厂商的需求,它们似乎也并不担忧。在很多厂商的规划中,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在高端机之外的产品,可以退而求其次,选择来自国内供应商,比如京东方、天马微电子等企业的屏幕。
“严格意义上讲,像京东方这样的国内屏幕厂商,从可用性上看和三星其实差别不大;真正的差异可能只体现在切割工艺以及其带来的呈现效果上。”前述手机行业人士表示。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全面屏的这一波热潮来得急,厂商们也因此急于推产品;对于一些产能跟不上的厂家来说,可能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其他厂商的元器件。”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来自国内的供应厂商们也在加快产能步伐。
10月26日,京东方成都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宣布量产。这是中国首条全柔性AMOLED生产线,也是全球第二条已量产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
在发布会上,京东方方面透露,包括华为、OPPO、vivo、小米、中兴、努比亚在内的多个手机品牌,都是京东方的客户。根据生产规划,产线量产后,将进入产能爬升期,逐渐爬升至设计产能;明年上半年,产线就能量产异形切割产品。
天马微电子则在回应界面新闻记者的咨询时提到,公司第6代LTPSAMOLED产线已经在今年4月点亮,预计在年内量产,设计产能是每月30000大张。
“公司全面屏已经量产交付,我们现有的客户已经提出了需求,预计明年出货量会有比较大的拉升。”天马微电子的投资者关系部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在产能问题之外,如何在全面屏手机的外观设计和技术实现上取得平衡,也是手机厂商们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全面屏设计需要解决很多的挑战,天线、电池、摄像头、语音、视觉效果等等。”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时,夏普手机全球CEO罗忠生曾经如此表示。
为了解决听筒问题,小米在MIX上采用了悬臂梁压电陶瓷导声系统,但通话声音失真等问题也接踵而至。在MIX2上,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小米改用了传统的振膜式听筒,这就导致了MIX2的上边框实际上要宽于MIX。同时,MIX2的前置摄像头也不得不被移到了手机下部。
至于苹果和夏普,同样被迫选择了异形全面屏的解决方案,在手机顶部留下了“刘海”或者“美人尖”。
也许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目前,几乎所有的国产手机品牌在推出全面屏产品时,都在上下端留出了一定的空间,这也是在技术实现和外观设计之间达成的一个妥协。
然而,“不是正宗全面屏”的尖锐评论也随之而来。
“生产全面屏本身并不难。”孙燕颷说,“难的是怎么把包括听筒、摄像头等其他部件结合到屏幕上;现在来看,即使是苹果也没有办法做到完美,其他厂商就更加需要进行让步。”
只是,无论厂商们如何为各种问题焦头烂额,消费者们对这些并不敏感。他们所关注的,更多只是自己感兴趣的手机品牌是否已经有全面屏产品。
“9月份开始我们就在学习全面屏的一些说法,现在我们都会首先和消费者介绍全面屏手机。”在深圳华强北,一名手机产品柜台的售货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在他的柜台中,排在前列的主要是vivoX20等全面屏产品。
“消费者来了也会问说有没有全面屏手机,他们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他补充道,“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就会问:‘这个牌子还没有啊?’”
在手机厂商的带动下,来自消费者的热情实际上已经被点燃。因此,在传统意义上“金九银十”的推新周期中,除了来自同行的压力外,消费者的关注也导致了一些厂商不得不改变自己的产品节奏。
在正式发布了今年的旗舰机型R11后5个月,OPPO又在11月2日发布了这款产品的升级版R11s。当然,R11s也是一款全面屏手机。
不过,伴随着R11s而来的,是外界对于OPPO今年产品推新节奏的讨论。相比之下,去年发布的OPPOR9以及R9s,中间的产品周期是7个月,比今年多了两个月。这个变化也给R11今年的销售情况蒙上了一层阴影,界面新闻记者获悉,尽管以单一时间段来看,R11的销售状况要好于R9,但整体销量其实不如R9。
“OPPO的计划也许是想依靠着R11一款产品撑过今年,但它们没想到全面屏火得这么快,所以节奏有点乱。”一位手机厂商的工作人员如是评价。
除了OPPO之外,一些更为小众的厂商也不得不在这波浪潮中继续调整。
就在全面屏这一话题已经成为热点的国庆期间,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今年我们没有全面屏手机,明年下半年有可能。”
在后续的讨论中,罗永浩又补充道,iPhoneX也不算真正的全面屏手机;而锤子手机明年的新品,将会真正“定义全面屏”。
不过,11月7日晚,锤子科技举办了坚果Pro2的新品发布会,这款手机采取18:9的屏幕比例,也就是目前最为流行的“全面屏”定义。当然它的屏幕上下也都留有空间,在罗永浩的眼中,这算不上是真正的全面屏。但无论他如何进行定义,“不做全面屏”的锤子手机还是在这个秋天推出了一款符合时下标准的全面屏产品。
当几乎所有厂商都跟进“全面屏”概念对出18:9的产品时,一些企业开始考虑更多的差异化。
“第一代全面屏,大家做的都是18:9;到了第二代,可能大家就有了自己的定义,金立的第二代全面屏要做到19:9。”金立董事长刘立荣说。
努比亚的目标则是想做出“正面全屏幕”的手机。在Z17S的发布会现场,努比亚智能手机总经理倪飞就表示,尽管100%的全面屏只是大家努力的方向,但努比亚有能力往这个方向进一步贴近。
“在目前的市场上,努比亚是唯一具有无边框技术的手机品牌,这是我们的底气。”倪飞说。
一块18:9的屏幕,已经在今年秋天的手机市场上引发了各家厂商的明争暗斗,其中,不同厂商之间的争夺焦点又有不同。多家行业巨头的纷纷进入,也许只会让这场混战在2018年变得越发激烈。

据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正在研发一款全新的高端平板电脑,这款iPad将沿用iPhoneX的一些特性,比如窄边框和面部识别技术。这款新平板即将在明年下半年发布。
同时,该款平板将不太可能装配OLED显示屏,一般来说,OLED显示屏将带来更清晰锐利的显示效果。知情人士还称,新款平板系列中,至少有一款10.5英尺的型号将配备面部识别技术FaceID,用于解锁设备、支付、和发送动态表情符号等。有了Face
ID
,从2014年以来就开始在iPad上使用指纹解锁方案就会被替换掉了。
通过移除圆形Home按键,苹果可以显著降低iPad的屏幕上下边框的宽度,使其设计更接近于近期发布的iPhoneX旗舰手机。这也将是自iPad发布以来一次大的外观变化,对于这种说法,苹果发言人拒绝做出评论。

智能电视曾经几年前还是电视的新品类,但随着近年各大厂商不断的市场推广和产品更新,以及智能手机的普及性教育,智能电视现在已经完全成为消费者在新购电视机时的必然选择,就像现在买手机必买智能手机一样的自然。

一年一度的“双11”大促临近,战场上硝烟弥漫,却很难看到互联网电视品牌的身影。前两年高调杀入电视圈的互联网品牌,如今风光不再,市场份额明显跌落。受原材料涨价的冲击,很多品牌正陷入“烧不起钱”的处境,进退两难,一些资金实力不济的小品牌随时面临出局。

昔日“网红”遭遇尴尬
前两年,各方势力扎堆儿进入互联网电视领域,一度成为电视圈里的“新贵”。然而好景不长,这些昔日“新贵”有的遭遇发展波折,有的则正在经历一场“生死劫”。

作为行业“头部”品牌,乐视电视遭遇的挫折几乎是致命的。去年以来,受乐视体系危机的影响,业内预计乐视电视今年全年销量不超过200万台,仅为去年600万台销量的三分之一。今年初乐视曾许下“保700万、争800万台”的愿望,目前看来已经遥不可及。
危机中的乐视电视近来还被“卖身”传闻缠身。“乐视电视正在舔伤口,能否继续活命还有待观察。”奥维云网显示器件与系统事业部研究副总监崔吉龙认为,乐视电视这两年积累了大量用户,实际上有继续拓展运营的机会,但乐视最近屡屡被卷入各种舆论漩涡,导致外界对其不测的前景更加悲观。

在2017年初,很多互联网品牌电视都预料到了今年乐视的困境,也都希望能够趁着乐视销量下滑期,占领乐视电视的市场份额。近日,互联网电视品牌“看尚”被曝出裁员、拖欠供应商欠款等问题。一名工作人员证实说,目前公司正在进行人员优化及架构调整,并解释原因说,“面板成本上涨,遭遇行业寒流,公司进行业务架构调整”。“看尚”预计下月会公布调整结果,在未完成架构调整的情况下暂时不会有新品上市。同时,“看尚”承认推迟结算项目款,但表示均是在合作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进行的暂时延期。
商业模式遇挑战
乐视、“看尚”这两家互联网电视品牌的遭遇背后,是整体行业的沉寂。
与传统电视品牌执着于硬件、画质不同,互联网电视诞生之初就选了一条不同的赛道——通过低廉的硬件,跑马圈地获取和经营用户,靠内容赚钱。2015年开始,先后有10多个新兴互联网电视品牌杀入,几乎所有品牌都遵循这套“没毛病”的商业逻辑,背靠资本抢夺用户。
数据显示,去年年中互联网电视的市场份额一度高达20%左右,但最新统计的数据是,市场份额仅剩下12%。乐视的轰然倒下,暴风股价的下挫,让互联网电视的商业模式备受质疑。
去年底以来,电视机面板价格也持续上涨,而面板占了电视整机60%以上的成本,这让互联网电视品牌的成本压力陡然增加。“不少互联网品牌突然发现烧不起了。”崔吉龙说,传统品牌电视由于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受面板涨价的冲击相对较小。家电行业专家洪仕斌也认为,电视毕竟离不开硬件,传统电视品牌转身发力互联网,对互联网电视的挤压是显而易见的。
此外,互联网电视获取用户的规模大大低于预期,也渐渐让资本失去耐心。“电视行业本身集中度不高,竞争非常激烈,这么多互联网品牌闯进来,获取用户难上加难。”崔吉龙表示。
根据他提供的数据,就目前用户数量来说,乐视电视用户数量规模最大,约有千万,排名第二的小米电视,预计今年全年销量在200万台左右,累计用户数量可能有400多万。而其他诸如微鲸、PPTV、暴风等,电视销售数量一般不过100万台,用户数量也仅有几十万,这显然与预期相差甚远。
谁能熬过冬天?
互联网电视卖一台亏一台几乎尽人皆知。暴风集团CEO冯鑫曾透露,去年每卖出一台暴风TV,会亏损300元至400元。依靠内容补贴硬件,虽然看起来很美,却逃不过亏损的现实。互联网电视没能引来行业持续的变革,自身反倒陷入了生存危机。
成本上涨,导致现在每卖一台会亏得更多。如果直接涨价,缺乏品牌号召力的互联网电视更卖不出去。崔吉龙分析,进退两难的处境下,基本上各品牌都偃旗息鼓,先努力活下去,看看明年是否有转机。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互联网电视一些小品牌资金上撑不住,倒下去并不奇怪。个别互联网品牌如今已很少看到新品,也几乎没有“存在感”。智能电视市场对于新兴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厂商而言,必然是一条更需要耐心和时间的产品赛道,并非能通过短期的资本投入就可以颠覆和长期占领市场。必须通过不断的技术和产品积累,保证产品质量,逐步加深市场渠道的渗透和品牌的建立,在这个市场取得属于自己的忠实用户。
反观传统电视,在与互联网电视的博弈中,纷纷推出了各自的子品牌,比如创维酷开、康佳KKTV、海信VIDAA、TCL雷鸟等,与互联网电视内容上的差距已经非常微弱。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