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立在全面屏的第一阶段中将率先推出金立M7,而该标准也成为国内首个智能家电互联互通标准

从工业革命到我们身处的人工智能时代,数据已经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新生产力;而数据的产生,又依赖于我们与周围世界的不断交互。从2014年中国白电产业智能化元年开始,中国家电业对于打破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界限的探索从未停止,创造更优质、更有力量的数据交互信息,成为我们从智能家电走向智慧家庭梦想的重要铺路石。
2017年11月8日,由中国家用电器协会主持制定的《智能家电云云互联互通标准》(T/CHEAA0001—2017)正式发布,而该标准也成为国内首个智能家电互联互通标准,该标准的发布打破了不同智能家电品牌间的信息孤岛,统一了服务协议,让不同厂家的智能家电可以共生在一个家庭中,极大提升了不同品牌产品间的兼容性与适应性,云云互联互通的轻量级方案,去芜存菁,为更优质交互数据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此次发布的《智能家电云云互联互通标准》T/CHEAA0001-2017主要涉及五部分内容,包括连接(HTTP/HTTPS接口、JSON格式、POST方式、UTF-8编码)、设备(设备绑定、设备控制、设备查询、状态上报)、用户(用户登录、用户注销、用户验证、帐号打通)、数据(设备功能模型、设备数据模型、控制命令模型)、安全(TLS机制、双向认证、用户身份认证)。
海尔集团CTO赵峰博士在刚刚举行的“中国家用电器技术大会”上曾高度赞扬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在家电互联互通标准方面所做出的努力,他表示:“家电协会作为第三方行业组织,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构建行业统一的互联互通标准,是一件功在行业,利在千秋的行为。专注用户体验的单机智能和打破品牌界限的互联互通,是构建智慧家庭生态服务,智慧社区商业模式的基础,是我们从单品智能的1.0时代走向互联互通的2.0时代,并进化到全屋智能3.0时代的必由阶梯。”
据悉,此次发布的“云云互联互通标准”是中国家用电器协会构建的整个互通标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整个体系由技术标准、管理规范、标准SDK等构成,其中,技术标准包括智能家电云云互联互通标准、九大品类智能家电设备标准模型及数据模型;管理规范包括智能家电通用标识码编码规范、云平台标识码管理分配规范及云平台安全技术要求;云云互联通用SDK和测试认证规范。在AWE2017上,协会方面通过企业间产品的互动已经成功验证了云云互联互通标准的可行性,目前,工作组正在进行SDK开发,并预计在明年的AWE期间,展示其最新成果,主要包括客厅与厨房两大智能场景的联动,届时将有10家企业的15个家电品类产品参与其中。
美的中央研究院副院长徐成茂博士认为,智能化发展包括四大方向——本机智能化、交互智能化、场景智能化和生态智能化——四大发展方向既相互交叉,又在时间段上有所递延,而现在我们正处于第二、第三发展方向的交叉路口,互联互通是构建场景智能的铺垫,只有打破不同厂家产品间的鸿沟,才能实现智能家电从单一、被动式的响应,到满足家庭各种场景需求的主动式服务的转化。
2015年,在协会智能家电互联互通标准工作组创建伊始,海尔U+、美的便是初创成员之一,此外,工作组还包括了博西家电、长虹美菱、海信、TCL、创维等企业。此后,工作组进一步扩容,包括云智易、康佳、格兰仕、星星、苏州三星等相继加入。
由于该标准的制定和实施采用了创新性的方法——开放的标准规范+SDK,此举不仅引领了标准创新,更符合行业发展需求。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理事长姜风表示,标准的发布只是第一步,这也同时意味着标准修订工作的启动,工作组将根据技术的发展,对标准进行迭代升级。

20多年前,《北京人在纽约》热播,姜文扮演的王起名刚到美国就在垃圾场里捡了台电视机。这让连塑料袋都不肯丢弃,要整整齐齐折叠起来备用的国人忍不住感慨:腐朽的资本主义啊!
时过境迁,日渐富足的中国人终于也有了大量的闲置商品,流转的需求让一个个二手交易市场成为了风口。
2016年,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为5.6亿部,而此前,中国已经沉积了约10亿部废旧手机。
毫无疑问的千亿级市场,注定又是一个孕育独角兽的温床。
80后的何帆,已经是连续创业者。2014年他创办了回收宝,切入手机回收市场。
他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停不下来,看到机会就会浑身发热,当时他就判断:国内手机回收市场存在很大的发展前景,回收宝一定能够在这个市场中获得很大的发展机会,快速发展成为一家巨头公司。
解决二手手机的痛点
二手手机回收并不是一个新产业,位于深圳东北数百公里的汕头贵屿,早就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墓地。
黄牛—本地收购中心—区域收购中心—拆解/翻新—华强北,已经是一条非常成熟的产业链条。
对用户来说,也早就有很多的CtoC平台来处理闲置手机。
但是何帆认为,要真正实现闲置商品的价值,必须要有回收宝这样的B端平台:黄牛只能是灰色产业,而CtoC平台也不能解决所有人的问题。
他举了个例子:有一个朋友在CtoC上发布了一台闲置手机,前前后后共有76个人跟他聊,大部分是出很低价格的黄牛,真正有诚意的卖家非常少,他却需要一一回复。
最后有一个自称军人的人说想买这台手机,但是收入并不高,所以希望可以便宜一点,朋友在确认这个人提供的地址是军官学院后就答应了。
手机寄出后,朋友以为交易结束。没想到对方收到手机后,马上说这台手机有问题,屏幕有白斑。
这台手机寄出去之前何帆朋友是检测过的,很清楚状况,而且白斑是专业检测人员才会说的话,决不是普通消费者的用词,
最后退货处理,何帆朋友收到手机以后,发现对方已经把手机屏幕给换了。
这里面其实包含了现在二手手机交易的痛点:效率低,时间成本大,风险高,不安全。所以买卖双方都非常不放心。
想要让这个市场更透明,回收宝需要做其实有两件事情:回收和处理。
回收现在有两种模式,一个是线上的,一个是线下的,线上用户可以在评估完之后邮寄给回收宝,也可以在线上评估完之后,等回收宝安排工程师上门去收。
而针对线下所有的零售门店的“换机侠”,是通过给门店赋能实现。回收宝提供软件和简单培训,并给门店一定比例的佣金。
回收核心做的事情是做分类,让闲置商品价值最大化,而处理就是把拿到的东西更好地利用起来。
回收宝把产品分成三个等级,一种叫优品,一种叫良品,一种叫残次品。优品主要直接售卖,良品拆解卖半导体,残次品交给环保处理厂,提炼里面的贵金属。
虽然回收和处理的渠道都已经跑通了,但是另一家回收公司“估吗”的高管却说:这个行业现在还没有实现盈利,现在大家都还处于摸索阶段,各家都在通过技术创新和流程优化努力实现早日盈利。
“大家都是看好这个市场,BTA也在布局,就看谁能跑出来。”
市场大是废话,马拉松才刚刚开始
2017年9月,回收宝完成了手机回收行业最大的3亿人民币B轮融资。
对这个行业来说,回收宝出发得并不是太早。何帆回忆:2014年创办公司的的时候,手机回收公司远远比现在要多。
整个市场的发展其实比他预计得要慢,并没有出现像滴滴那样的爆发性。然而对回收宝来说,这并不只是坏事:如果说它爆发得很快,回收宝或许就没有成长的机会了。
最大竞争对手爱回收是2010年成立的,今年已经完成了D轮融资,回收宝晚它整整四年。这样巨大的先发优势却没有展现出碾压的姿态,回收宝依然在快速成长,官网显示已经回收超过500万台二手手机,回收金额达到了30亿。
在回收宝快速成长的三年,却有很多公司被淘汰了,起码有十多家同类公司跟回收宝谈过,希望他们去投资他或者收购。何帆喜欢问他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跑进来做手机回收?
很多人都说是因为这个市场很大。
何帆觉得这是一句废话:市场的体量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很多人根本没有想清楚,自己的竞争力在哪里。没有核心竞争力,市场再大你也分不到一杯羹。
回收宝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何帆认为,是对下游渠道的掌控和公司内部的效率。
回收宝工作场景
有同行在扎进这个市场半年之后跑来问何帆:收怎么样的手机不亏钱?最大的竞争对手把优品门类外包给了其他公司,理由也是不赚钱。
大家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回收宝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在别人赚不到钱的时候赚到钱。
供应链、内部管理这样的“内功”往往是互联网公司最缺乏的,对何帆来说却是游刃有余:除了前一家公司的经验,在成立回收宝之前,何帆还在香港做了一年的二手手机回收,跟欧美的运营商以及下游出货方打了很多交道,积累了不少资源。
流畅的下游渠道,可以让回收宝在每天回收几千台手机的前提下,还能保持只有一天左右的库存。对每天都在贬值的二手手机来说,这是巨大的优势。
所以,何帆认为回收宝完全有可能追上竞争对手的。这个还没大热的市场注定了是一场马拉松,现在大概也就跑了三分之一,而且竞争对手跑也不快。
决战点在线下
何帆把线下业务的发展看成公司未来成败的关键: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手机在线上的生存率也只有20%,线下依然有80%,线上向线下的渗透也会变得很缓,所以线下是必须争夺的点。
但是他却把竞争对手线下开直营店的做法,看成最大的弯路。
在现阶段,从成本和效率来看,线下开店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人员管理非常麻烦,而且人的学习成本很高,要变成一个专业的工程师,起码要三到六个月时间。
为了解释鉴定手机需要多专业,何帆举了个例子:2015年过年他们收了一台小米4,何帆觉得这台手机不错,就想自己买下来,过年拿去送给朋友。工程师却告诉他这台手机是假的。何帆觉得不可思议,他把手机拆了跟真机比较,发现只有两个小小的地方不一样,认为可能是生产的批次的问题。
后来他们又下了小米官方的小米鉴定,去检测这台手机是不是真的,小米鉴定跑完也显示这只手机是真的。
工程师告诉他: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小米鉴定的UI跟正常的有点不一样?
细看之下才明白,山寨厂商在操作系统里面做了一些改造,内置了一个假的小米鉴定进去。不仅外壳、操作系统做的一模一样,连小米鉴定都是假的!
他们曾经给广东移动的营业员做培训,培训结束后拿了一台手机让他们估价,每天都在卖这台手机的营业员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台山寨机。
回收宝办公室环境
何帆说:中国人太聪明了,华强北连原子弹都能造出来。你不能指望把人短时间内培养成鉴定专家。
所以何帆开始思考,可不可以用更简单的方式呢?前一家公司普路通帮小米、华为在做供应链的时候,也没有自己的车,没有自己的仓库。但这不是问题,因为别人只希望你把供应链服务好就OK了。
线下有三十万家零售店,店里促销员卖手机的时候,是非常好的天然的回收场景。真正的问题在于,由于技能不匹配,他们没有办法开展这个业务。如果能把这个资源整合起来,为什么要自己去开店?
所以回收宝做了一款APP,来给线下门店的促销员赋能,通过软件简化检测流程,把检测跟回收的能力给予所有的零售店员,店员要做的只是简单的外观评判。
这款名为换机侠的APP分为用户版和员工版,在员工版获取授权码之后双方就可以同步操作,在操作完成之后系统会给出一个估价,如果顾客认可,可以现场完成交易拿到钱。
何帆现场给潘越飞的IPONE7Plus估价是3350元。
在竞争对手看来,回收宝最大的竞争力还不是这个软件,而是他们跟闪修侠的合作。闪修侠光是一线的维修人员就已经超过600人,这些专业人员能在门店需要时随叫随到,产生了非常大的用户粘性。
不过这些还只是战术层面的较量,这个市场的热钱还不够多,不能支撑像二手车市场那样的烈火烹油。离你死我活还有多远,何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他只是说:下一次融资会在明年,将会达到十亿。
何帆采访时的手绘
潘越飞说,人人车的李健很后悔没早点烧钱做广告,何帆的第一反应说:这个市场不适合烧钱。说完他又陷入了沉思。
这次3亿融资会花在什么地方?何帆说,会做三件事情:提升消费者的认知、优化交易渠道、提升安全。
深夜的希尔顿酒店,何帆依然精力充沛,他用笔在酒店的意见簿上手绘了一张信息图,配合他对闲置商品价值认知的讲解。
一笔一划地画着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说:看到这张图你就知道了,我的终极愿景,是让闲置回归价值。

11月7日,随着锤子首款全面屏手机坚果Pro2面世,国内主流手机基本凑齐半副全面屏扑克牌。有关专家表示,全面屏在吹响手机新一轮创新号角的同时,也会加速整个行业的洗牌。在这场中长跑比赛中,哪个厂商能抓住机遇,实现弯道超车,就能会成为继苹果之后的下一个王者。
长跑鸣枪
近一个月来,主流手机厂商全面屏大战仍在延续。华为、苹果、金立、VIVO、OPPO等厂商均发布了自己的首款全面屏产品。北京商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自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包括夏普、华为、小米、金立、VIVO、OPPO、苹果等等十几个品牌超过30款产品搭载了全面屏,一场手机全面屏的长跑竞赛也正式鸣枪开跑。
金立集团董事长刘立荣在今年3月就曾做出过预判,整个行业上半年是摄像头大战,下半年是全面屏大战。刘立荣表示,技术发展、产业水平达不到的时候,就没有支撑力。一个行业的潮流,首先是技术能够支撑到位。现在,摄像头大战、全面屏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上游产业链已经支持到位,具备了技术发展的条件。
据了解,全面屏手机是指TP屏占比在90%以上的超窄边框设计手机。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面屏手机渗透率在5%左右,由于受到苹果、三星等采用全面屏的红利影响,2019年全面屏的渗透率将会攀升到60%。
有关专家表示,下半年的全面屏大战也来源于消费者对视频播放等提出的更高需求。但这场以全面屏为主旋律的手机大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决出胜负,在未来两三年,将对参赛的厂商进行技术、供应链、渠道服务等等全方面进行考验。
龟兔赛跑
手机行业目前看似已经进入了一个强者愈强的时代。根据IDC发布最新的研究报告,2017年第三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3.731亿部,较2016年同期的3.634亿部增长2.7%。三星、苹果、华为、OPPO、小米占据前五位,它们的出货量全都增加。
但手机市场背后的竞争却依然暗流涌动。纵观近十年来,摩托罗拉、诺基亚、索爱等曾经领先的手机品牌,如今都在手机变革的长跑中,睡觉掉队,成为龟兔赛跑中的兔子。
随着全球和中国手机市场的增速都呈放缓迹象,逐渐由增量时期进入换机时期,也对手机厂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便是目前全球排名前五的几大厂商,在这场长跑也没有绝对的领先优势。
业内普遍预测,全面屏将启动新一轮三年期的创新浪潮,同时加速行业洗牌。2017年是全面屏手机的元年,2018年将是其真正爆发的时间点。
在国内的全面屏大战中,金立更像一个有备而来的选手。在前不久推出金立推出采用全面屏设计的新品——金立M7和大金钢2后,近日,金立官方又对外宣布,定于本月26日晚上再次举行发布会,以“全面全面屏”为主题,一气儿推出八款采用全面屏设计的新机。并涉及高、中、低三个档次的全产品线。
谁先撞线
对于今年下半年全面屏将成为市场主流趋势,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全面屏势必会引发手机市场新一轮洗牌。
有关专家认为,全面屏手机所要求的技术是很难攻破的,要想拿出真正的全面屏产品,没有技术沉淀和积累是不可能的。此外,全面屏在市场大范围扩散是在今年3月以后,再到目前异常火热,周期之短前所未有,导致很多终端厂商和供应链厂商没有做好应战准备。
11月6月,金立集团副总裁俞雷宣布,金立大金钢2降价400元,从原价1999元降到了1599元,从而率先打响了全面屏在“双11”期间的价格战。放眼目前的全面屏手机市场,主流品牌推出的全面屏新机大多维持在一个较高的价位水平,苹果的iPhoneX售价高达近万,三星、苹果、华为等品牌也只有旗舰机型才有全面屏,且价格至少在3000元以上。
有关专家表示,全面屏之争,本质是各家厂商的供应链能力的比拼,金立在全面屏的第一阶段中将率先推出金立M7,并且实现足货量产,再者就是将全面屏配备到所有的手机产品中。而第二阶段,全面屏则会成为各个厂商重新定义和看法的产品,金立则会选择做异型全面屏,屏宽比做到19:9。比于这些迟来的全面屏产品,拥有供应链优势的金立,无论是在产品端布局,还是供货方面,都占有不错的优势,这也将助其再次弯道超车,率先撞线。“市场只有强者,没有后来者”该专家最后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