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指控高通对知识产权收费过高,TCL开始进一步拓展阿根廷市场

随着科技巨头们在5G商用上不断加快步伐,5G智能手机发布的时间表愈发清晰。
一个半月前,高通在中国香港正式宣布,成功基于一款面向移动终端的5G调制解调器芯片组实现5G数据连接,这意味着5G手机已经进入调试阶段。
“我们可以不考虑全球5G商用的时间表,5G终端产品很快就会在2018年推出,2019年全面商用,我手上拿的就是一个5G智能手机样品。”高通执行副总裁兼QCT总裁克里斯蒂安诺•阿蒙表示,基于骁龙X505G调制解调器芯片组,高通在28GHz毫米波频段上成功实现了全球首个正式5G数据连接,显示了高通在5G领域的领导地位和在移动连接技术方面的深厚积淀。
在芯片领域对高通加速追赶的华为显然不会让高通独食5G智能手机的大蛋糕,在12月3日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华为轮值CEO徐直军公开表示,华为早从2009年就开始投资5G技术的研究,预计2018年推出面向规模商用的全套5G网络设备解决方案,支持全球运营商部署5G网络。
“同时,华为也将于2019年推出支持5G的麒麟芯片,并同步推出支持5G的智能手机。”徐直军说。
“5G下的智能手机有两个竞争要领,一方面是AP的能力,另一方面是Modem的能力,目前手机厂商中能够自行开发的只有华为和三星,而高通作为手机终端的上游,它的速度对整个智能手机市场有非常大的影响。”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经理林建宏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从速度上看,目前高通依然是领军者,但华为追得很快,苹果短期要靠研发追上,难度太高,包括很多专利挡在前面,但这并不妨碍它联合合作伙伴做相关的测试研发。
巨头布局5G手机
手机依然是当下最受瞩目的消费电子产品,为了在下一代超高容量和低延迟的5G网络上占据有利位置,高通正在自己擅长的芯片技术上加快布局速度。
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美国高通公司全球高级副总裁塞尔吉•维林奈格表示,高通在2016年是第一个在5G方面取得成功突破的企业,并且将在2019年推出第一批5G的应用,未来高通会启动更多的3GPP5G新空口操作性测试和OTA的试验。
他表示,5G的通话在2017年已经成功测试了,它创造了记录下载速度1秒钟达到100兆。“5G可以是一个新的疆域,它将会有很多的应用,也将给客户带来新的体验,将用户的工作能力大幅度提高,同时速度更快,质量和信号也会更加稳定。”塞尔吉•维林奈格说。
事实上,除了高通,华为、苹果以及三星等智能手机厂商也在纷纷加入5G智能手机的研发队伍。
此前,苹果获得了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5G无线宽带测试许可,获准通过实验牌照测试毫米波技术。这意味着,苹果将在测试中使用28GHz和39GHz频段,即FCC去年批准的首批商用5G频段。而三星也和SK电信成功将4G和5G网络连接起来。这两家公司对外表示,这是2.6GHz频谱4GLTE以及28GHz和3.5GHz频谱5G网络的首次交接。
在国内,华为的智能手机mate10已经开始支持4.5G网络。同时,德国电信已经正式宣布联合华为推出全球首个5G商用网络,这也是全球第一个推出完整5G网络技术的政府和企业。
林建宏分析称,目前5G上有两个竞争要点,一个是AP,未来要支持AI与更好的能源管理,另一个是Modem,要应付越来越复杂的通信协议与频带的需求。他认为,从目前市场的格局看,华为追赶得很快,但高通在5G上的速度则更快。
5G网络进入实战阶段 除了5G智能手机的研发,5G网络基数的升级也已经开始。
作为备受期待的下一代通信系统,5G将实现远超4G的性能。按照最新的时间表,在全球范围内,5G的大规模商用最早将于2019年开始,而中国的5G商用则有望在2020年成为现实。中兴、华为、爱立信、诺基亚此前都已经推出了Pre5G等过渡方案,将部分5G技术提前运用在运营商的4G网络上。这样,既可以增强运营商的网络性能,提前实现部分的5G网络能力,也可以让运营商在5G商用开启时,实现更平滑的网络过渡。
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华为获得“3GPP5G预商用系统”科技成果奖,显示华为在网络侧的实力。
徐直军表示,华为将于2018年推出面向规模商用的全套5G网络设备解决方案,支持全球运营商部署5G网络。
但高通也在网络端积极布局,并依托合作伙伴资源搭建5G网络端的优势。
在不久前举行的中国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高通联合中兴、中国移动共同对外宣布,成功实现了全球首个基于3GPP标准的端到端5G新空口系统互通,被视为开启5G时代的里程碑事件。而在更早的时候,高通已和Inseego子公司NovatelWireless,展开基于5G新空口Release15规范的5G新空口毫米波技术以及OTA外场试验。
“预商用阶段不是空谈5G技术本身到底有多牛,而是应该要和运营商以及众多合作伙伴一起探讨未来的建网模式、应用方向、如何将5G技术应用到运营商网络上以及最终的终端用户上的阶段。”此前,华为一名技术专家如是表示。
无论是终端还是网络端,华为与高通之间在5G上的竞争仅仅是刚开始。

众所周知,苹果和高通之间的纠结、诉讼几乎贯穿了2017年,虽然苹果借助iPhoneX的市场火爆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市值也在不断接近了万亿美元。但是,苹果创新能力一直是市场诟病的焦点,没有持续的。
众所周知,苹果和高通之间的纠结、诉讼几乎贯穿了2017年,虽然苹果借助iPhoneX的市场火爆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追捧,市值也在不断接近了万亿美元。但是,苹果创新能力一直是市场诟病的焦点,没有持续的创新能力,利润率就无法得到有效保障,苹果对曾经并不以为意的专利费就越来越较真了,而这恰恰是高通的命脉所在,高通几乎也是寸土不让,故此双方的诉讼纠葛就难以平息。
苹果为了不过分依赖高通也在不断地“扶植”竞争对手的上位,比如英特尔、LG等等,甚至包括和联发科都传出一些“绯闻”。当然,高通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因为受到苹果的“压制”,进而带来了一定的连锁反应,其他的手机厂商也在看苹果的脸色,进而对于高通的一些专利费开始“叽叽歪歪”的时候,高通显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因此和苹果的较劲是时刻也不能放松的。此外,外围还有博通的虎视眈眈,时不时地还想把高通地鼓捣到自己“麾下”;对于高通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憋着一口气也要和苹果好好地理论理论。于是,双方的诉讼和相互指责也就不断升级了。
近日,我们看到,苹果更是“申斥”高通是“专利流氓”。此举也不禁让人哑然失笑。当初HTC是怎么没落的?苹果祭出的武器貌似也没有高明到哪里去。当然,对于高通来说,本来就是不讲理的一种霸道,捆绑专利在多个市场遭受诉讼和指责,被巨额罚款也是屡见不鲜了。嘴硬一直是高通的本事,自然也不会被苹果的一句指责就吓退的,未来二者之间的较量估计还会升级。
有意思的是,苹果和高通之间的诉讼也引起了华尔街的担忧,有分析师认为随着两者关系不断恶化,苹果可能在生产下一代iPhone智能手机时,放弃采用高通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众所周知,苹果指控高通对知识产权收费过高,属于反竞争性行为。而高通表示,如果没有自己的创新,苹果不可能发明iPhone。今年七月,高通公司开始指控苹果涉嫌专利侵权,并寻求在几个关键市场启动对苹果智能手机的进口禁令。苹果还反诉高通,指控高通侵犯了该公司的电池管理专利。苹果表示,高通公司将苹果的高效电源发明技术置入旗舰骁龙800和820处理器,使包括三星GalaxyS7在内的Android智能手机的功率大大增强。
当然高通也不甘示弱,很快就再次起诉苹果5项专利侵权,其中还涉及到苹果最新的旗舰产品iPhoneX。在苹果起诉高通骁龙处理器侵犯其至少8项专利权之后,高通针对苹果最新款iPhone中的技术提出了专利权诉讼。高通在加州南部地方法院起诉称,苹果侵犯了该公司的5项专利权,其中涉及射频收发器、移动CPU电源效率、设备电源管理,以及基于景深数据的图像增强等。高通在这起案件中提到了苹果的多款产品,包括iPhone7、iPhone8和iPhoneX。
其实,虽然现在苹果和高通如此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但最终的结果估计还是一方妥协让步,最终达成新的和解,以及专利重新缴纳标准。在这方面,估计高通做出一些让步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理由是:其一是高通现在内焦外困,对内有业绩压力,对外有苹果诉讼以及博通的虎视眈眈,都促使高通不能让业绩持续下滑,以及因为苹果的诉讼问题带来更多的连锁反应,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早点结束和苹果之间的纠纷,达成新的和解。
其二是苹果显然应该比高通更有耐心,因为苹果的业绩和市值一直在向上,起码资本市场对苹果更看好,因此苹果有耐心和高通周旋,更主要的是,苹果的示范效果,会给市场带来一种不利于高通的信号,如果更多的手机厂商开始介入到“叫板”高通的联盟中,那么对高通才是真正致命的打击。
其三是市场的发展,技术的再次突围,5G的发展已经箭在弦上,越来越多的厂商已开始把目光瞄准5G市场,未来的新技术突破才是根本所在,高通当务之急的其实也是在开拓新市场新应用新功能等方面的创新,这才是未来的真正的承载之道。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品牌,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在彩电的严寒中,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彩电企业必争的重要领地。近日,TCL多媒体进一步向海外发起攻势。
阿根廷当地时间11月28日,TCL联手阿根廷家电业巨头RADIOVICTORIA,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正式签约成立合资公司,双方投资总规模为1.5亿美元,将从事电视、空调、手机及小家电等产品的生产与分销。
根据11月30日TCL多媒体发布的公告,合资公司共有两家,分别为RVF及Sontec,而TCL多媒体将认购两者各15%的股份。借订立认购协议,TCL欲改变其在阿根廷市场的参与模式,由相对被动的策略伙伴的角色,变成在合资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东,继而帮助TCL扩大南美市场销量。
新的合资公司是TCL继去年与巴西SEMP成立合资公司后在拉丁美洲建立的第二处根据地。在TCL看来,这是其国际化战略的新里程碑,将进一步增强TCL旗下家电业务的盈利能力。
进军阿根廷
事实上,RV与TCL的合作始于2004年,迄今已有13年的历史,是TCL在海外合作时间最长的品牌代理客户之一。TCL方面表示,此次合资,将依托TCL产业垂直一体化能力与RV在阿根廷的生产制造及渠道开拓能力,助力TCL品牌在阿根廷乃至周边国家的快速发展。按照合资公司的规划,预计三年内电视机产品在阿根廷国内的市场份额将达到25%。
据了解,RV公司成立于1947年,是阿根廷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三大龙头之一。其总部及分销中心设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在阿根廷南部免税区火地岛拥有一家占地面积约23000平方米的家电产品组装工厂,享有各项税务优惠政策。RV公司在阿根廷合作的零售渠道有2000多家,售后服务网络遍布全国。2008年,其在智利成立分公司,并开始在南美其它国家开展业务。
早在2016年10月,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就会见了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并且表示期待TCL与阿根廷伙伴联合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发展。彼时,李东生就回应称:“TCL将通过直接投资当地生产和供应链的方式,继续扩大TCL品牌产品在阿根廷市场的销售。”
事实上,自进入阿根廷市场,TCL就瞄准了中高端产品市场,其生产线包括液晶电视、冰箱、空调等产品。其中,TCL电视的年销量已经从2004年的不到2万台增长至2016年的数十万台。
如今,TCL开始进一步拓展阿根廷市场。据悉,由于阿根廷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外国电子消费产品和家用电器品牌需要缴付大额税务征收,所以和本地品牌相比,国外品牌所占市场份额相对较小。此前TCL只是通过RV进行业务经营,RV是TCL品牌在阿根廷的独家代理,在成立合资公司后TCL将获取更多话语权。
在本地化上,TCL已经成为了阿根廷热门球队罗萨里奥中央队的合作伙伴,双方将在今年12月展开一系列赞助合作。
鏖战海外市场
在TCL多媒体首席财务官王轶看来:“阿根廷为南美洲重要市场,当地电子消费产品及家用电器业也具有庞大的增长潜力。对其邻近国家如智利、秘鲁及哥伦比亚有较强品牌影响力。RV在本地拥有广泛的销售及售后网络,成立合资企业将有利于更好的扎根本地市场,降低税务成本,提升我们在阿根廷的知名度及扩大市场份额,进一步增加南美洲的市场地位。”
据悉,TCL分别在东南亚、欧洲、中北美、南美、中东及非洲市场均设有业务据点。以巴西为例,2016年7月,TCL集团与巴西家电龙头SEMP宣布成立合资公司。
“今年TCL在巴西的合作进展顺利,增速很快,所以也想在阿根廷进行效仿,”奥维云网资深分析师易贤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来看,在中国品牌中,TCL在巴西占比最高,海信在阿根廷运作得最好。”
由于南美市场中海外品牌占有率低,TCL、海信等均有增长空间。易贤兢告诉记者:“TCL的电视业务之前在海外以代工为主,今年以来发力拓展品牌,已在海外设立了不少分公司。”
今年前三季度,TCL销售液晶电视1647.6万台,同比增长10.5%。受益于品牌推广和渠道拓展,海外市场销量同比大幅提升29.5%,其中北美市场销量同比大幅增长97.4%。九月,TCL在北美市场份额由六月份的10.4%大幅提升至17.1%,市场排名跃居第二。易贤兢分析道,TCL在北美的佳绩与此前收购墨西哥三洋工厂有关,性价比优势使得TCL销量猛增。
在全球彩电市场萎靡的当下,包括TCL在内的国内厂商都期待新兴市场带来增收。海信在收购夏普墨西哥工厂,并获得夏普电视在美洲的品牌使用权,随后又收购了东芝的电视业务;创维近三年来相继收购了南非品牌Sinotec、德国品牌Metz,并且收购了东芝印尼工厂、获得东芝电视品牌在东南亚的授权。
而寻求新兴海外市场的同时,彩电企业们仍面临薄利润、高成本的难题。如何在海外市场提升品牌溢价、推广自有品牌,国内彩电企业们还需要精耕细作。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