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宣布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

5月14日,乐视网举行2017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在本次业绩说明会上,针对投资者关心的业绩下滑导致的退市风险、乐融致新控股权、贾跃亭债务、贾跃亭FF91汽车等问题,公司管理层在线作出回应
这是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上任以来首次以乐视网董事长身份面对投资者。她在沟通会上表示,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上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存在暂停上市风险
财报显示,2017年乐视网亏损138亿元,成为A股年度亏损王。截至2017年12月底,乐视网净资产为6.63亿,同比大幅下降93.52%。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仅为3.04亿,净利润亏损3.07亿。
乐视网后续资不抵债是比较现实的问题。对此,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表示,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目前,公司正在积极追讨债务。
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乐视,债务问题是整个沟通会的重要关注点。2017年财报显示,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此外,乐视网短期贷款达27.5亿。
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表示,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上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在资产大幅减值后,乐视网部分资产都正处在冻结状态,当下资产的融资难以覆盖短期债务以及公司披露的上市公司累计诉讼、仲裁情况,如若上述诉讼赔偿进一步形成或有负债,将加重公司的债务压力。
对于债务问题的解决,通过沟通会来看,乐视网主要是分为追债和自救两个方面。
对于自救,刘淑青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刘淑青表示,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对于追债,乐视网管理层多次表示要督促贾跃亭还钱。
对于投资者和深交所一直问询的乐视网是否有暂停上市风险?赵凯回复,在已披露的2017年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他表示,如果乐视网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仍得到该类意见,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或失乐融致新控股权
乐融致新控股权和贾跃亭的FF汽车最近也是乐视网的两个重要焦点。
今年4月,乐视网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变更为乐融致新。宣布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30亿元,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伯亿集团、世嘉控股、设计谷、金锐显和弘毅投资均为乐融致新的意向投资方。
赵凯在沟通会上表示,此番增资是公司采取的自救方案,乐融致新的品牌和信誉已严重受损,部分应收款项回收难度较大,乐视网现金流已极度紧张。目前,公司现任管理层着力于恢复公司业务,期望挽救公司,提升乐融致新经营实力。同时,本次增资是否能够恢复公司业务规模,仍存不确定性。
那么,乐视网会不会失去乐融致新的控制权?赵凯称,本次乐融致新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将被稀释,以现有协议及意向增资情况计算,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同时,乐融致新股东乐视控股持有的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且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公司存在因乐融致新股权被司法处置,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
FF汽车更是近期关注的焦点。据报道,贾跃亭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有投资者提问,这是否意味着未来汽车赚的钱可以还给上市公司?刘淑青表示,对媒体报道的“贾跃亭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不知情、不了解。已多次与贾跃亭相关方电话、邮件沟通,并将获取信息及时对外披露。
刘淑青表示,乐视网也将努力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获取公司业务发展所需的资金及业务资源,以解决公司目前资金需求和业务发展问题。同时,乐视网现任管理层正在着力于通过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以重新激活公司的现金流和供销体系。
刘淑青还表示,上市公司目前经营非常困难,现任管理层也在时时刻刻努力改变现状,但阻碍于资金状况的严峻,公司正常经营无法得到有效推进。公司也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及时挽救上市公司于资金紧张的泥潭中。

5月14日下午消息,乐视网举办了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财务总监张巍、董事会秘书赵凯在线回答了投资者提问。
4月18日,乐融致新宣布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30亿元,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伯亿集团、世嘉控股、设计谷、金锐显和弘毅投资均为乐融致新的意向投资方。
赵凯表示,此次增资是在乐融致新品牌与信誉严重受损,部分应收款项回收难度较大,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的背景下,公司采取的自救方案。
公司现任管理层着力于恢复公司业务,重新提升行业竞争力。期望挽救公司于资金极度紧张的泥潭中,提升乐融致新经营实力,满足亟待解决的资金需求。此次为乐融致新引入战略投资者,将提升公司的资金实力,并同时优化债务结构。但本次增资是否能够恢复公司业务规模,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公司管理层将继续努力、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解决方案。
刘淑青也表示,公司已披露的各交易对方及增资金额为公司控股子公司与各方目前沟通的结果,后续还需根据各自需要进行必要的相关工作及内部审批程序。公司目前仍在与各交易对方积极沟通,如有相关进展,公司将及时发布增资进展公告。此外,公司此前已披露与腾讯、京东签署相关协议,乐融致新将与腾讯在客厅内容、与京东在电商领域、会员账户领域、广告系统领域、物流领域、语音技术领域、乐融致新产品采购领域、无界零售领域等开展深入业务合作。
今年4月,乐视网子公司新乐视智家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已处理完名称变更等的工商手续,更名为乐融致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刘淑青表示,这是为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乐融致新进行了名称变更,公司品牌目前未进行调整。

2018年3月27日,小米发布了旗舰机Mix2的小改款Mix2s,它最重要的升级就是成像质量的提升,101的DxO评分也让它追平了售价贵得多的iPhoneX和GalaxyS9+,跻身智能手机第一梯队,这也是小米手机有史以来拍照最强的手机。
然而,这个并列第一的位置只持续了半天,横空出世的华为P20Pro就靠“大底”和“超级夜景”横扫了DxO榜单,109的高分一下子和竞争对手拉开了至少一代的差距。
而最尴尬的,无疑是早几个小时发布的Mix2s了,好不容易憋出的大招,完全被隔壁抢去了风头。
面对这样的情况,小米也坐不住了。5月14日,小米CEO雷军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朱丹担任手机部新组建的相机部总经理。
内部信中提到,小米将在手机部内成立单独的相机部,集中全公司优势资源,一定要把小米手机的拍照品质做到世界顶级水平。
但是,这个内部信有个Bug是,容易被解读为以前没有独立的相机部门。实际上,一家手机厂商想弄好相机一定会有专门的团队负责的,硬件、算法环环相扣,没个专职的庞大队伍还真搞不定。不得不说,这份邮件还是有些不谨慎了,容易成为被攻击的靶子。
扯远了。
这样的操作其实并不陌生。坊间传言,在P20Pro立项之时,余承东就立下“军令状”,要不计成本地打造一台拍照领先所有手机的设备,事实证明华为也确实做到了。
现状是,智能手机市场如今已经饱和,差异化成了每个厂商必须思考的问题。在续航、性能、外观都做不出太多新花样的情况下,相机就成了最后一个能拉开明显差距的发力点。
纵观如今的旗舰机,可以续航不好,手感不好,甚至性能不好,但是拍照一定要能顶上来。因为相机给整机带来的溢价也是有目共睹的。P20Pro在正面外观诡异、性能落后一代的情况下,凭借着“变态”的徕卡三摄,把价格直接上探到了4988元人民币起售,直面三星和苹果。但即便如此,仍有许多人大呼“良心”,优秀的相机表现有多重要可见一斑。
而高端机议价能力不足,也是小米过去无法言说的痛。无论是小米数字正代系列,还是更高端的Mix系列,小米在相机上的表现始终称不上优秀,白平衡之类的老毛病也一直没能得到改善。Mix好在Mix2s上相机的大跨越,让消费者看到小米还是有意愿也有能力把相机做好的。如今再成立单独的部门,也意味着相机的层级再次被提高。
但在华为把相机的竞争拉到一个空前的高度以后,仅仅是“不错”已经不够了,小米想站稳高端市场,在相机上就必须应战,尤其是在这个上市的关键节点上,小米必须让外界看到齐对于未来竞争的规划与决心。
不过,这个时间节点才成立,也意味着成果短时间内是没法落地了。小米7(又或者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小米八周年纪念版小米8)上,可能暂时还没法见到实质性的提升。
当然,也别光顾着做相机了,水桶机才是王道。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