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网在一季度业绩预告中表示,苹果要在Mac使用自主研发的芯片

乐视网低开低走,截至收盘,报4.5元,跌1.53%。消息面上,继贾跃亭被传在广州拿地造车的消息后,乐视网9日晚间发布了业绩亏损预告,预计2018年一季度亏损3.07亿元至3.12亿元。
一季度预亏3亿,亏损较去年四季度收窄
8日传出贾跃亭旗下FF关联公司在广州拿地造车的消息之后,乐视网9日收盘曾上涨1.56%。不过,随后深交所就拿地消息问询乐视网,乐视网9日晚间发布了亏损的业绩预告。乐视网10日盘中跌幅超过4%。
乐视网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8年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07亿元至3.12亿元,而上年同期盈利1.25亿元。该数据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具体数据将于2018年一季度报告中详细披露,时间定为4月27日。
从数据上看,一季度乐视网亏损呈缩减态势。此前披露的2017年度业绩快报显示,乐视网去年营业收入74.63亿元,同比下降66.06%,净亏损116.08亿元。按已公布的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网净亏损16.52亿元计算,2017年第四季度乐视网亏损近百亿元。
乐视网在2017年业绩快报中表示,一口气计提了约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以及约35亿元的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外界多认为,此举或是孙宏斌一次性“出清”乐视网此前的多重利空,当时还有声音猜测乐视网是否会迎来一线生机,不过孙宏斌后续的“裸辞”及“开炮”成为舆论焦点。孙宏斌坦言“已经不是壮士断臂,是砍头了,以后别再提乐视,归零了,没了。”
“由于公司受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的持续影响,公司声誉和信誉度仍陷于较严重的负面舆论漩涡中。”乐视网在一季度业绩预告中表示,2018年一季度,公司的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相较上年同期均出现大幅度的下滑。同时,由于公司所处行业特点,除正常运营成本支出外,公司报告期融资成本未明显下降。
乐视网称,目前公司管理层正着力通过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以重新激活公司的现金流和供销体系。此外,公司正在积极与乐视非上市体系进行协调,责成关联方切实解决上市公司对非上市体系公司因历史关联交易形成的关联应收款,缓解资金压力。
新乐视智家将增资不超30亿
乐视网在9日的另一份公告里称,新乐视智家将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本次增资计划主要以引入新投资者为主。
乐视网3月底曾公告,将新乐视智家的估值由120亿元下调至90亿元进行融资。4月初,乐视网再发公告称,公司已质押所持有的新乐视智家股权,如若公司因无法按时偿还债务导致质押资产被依法处置,将使公司不再具有实际控制权。乐视网持有新乐视智家40.3118%股权,其中34.9398%股权已质押给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和融创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根据乐视网此前公告,嘉睿汇鑫受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
去年11月,乐视超级电视的运营主体公司“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在乐视的几大生态体系中,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被外界普遍视为优质资产,据乐视网去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在主要子公司及对公司净利润影响达到10%以上的参股公司情况中,乐视致新的净资产和总资产是最高的。乐视网4月初公告出来后,当时外界有声音称,已成为乐视影业第一大股东的融创系会再夺走新乐视智家吗?
在9日的最新公告中,乐视网称,按照上述增资计划完成后,乐视网持有新乐视智家股份占比有所下降,但仍为新乐视智家第一大股东。根据新乐视智家章程约定,董事会董事人数为4人,其中乐视网有权提名3名董事,乐视网对新乐视智家股东大会的表决产生重大影响,并能决定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人选,仍具有实际控制权。

4月10日,《财富》杂志中文版公布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榜单中的企业家包括在产权体系和现代企业制度缺乏的蛮荒年代中探索的“84派”和身为现代企业制度和管理思想的实验者“92派”以及互联网一代。《财富》杂志意欲借助这个人物榜致敬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
在这份榜单中,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排在首位,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分列二、三位。
电子电器企业的带头人方面,除了任正非之外,还有十余位知名企业家入选。
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排名第6、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方洪波排名第9、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郭台铭排名第12、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排名第21、联想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排名第27、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排名第34、京东方科技集团董事长王东升排名第36、vivo创始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沈炜排名第37、TCL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东生排名第39、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排名第48、360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祎排名第50。
以下是《财富》中文版的部分人物介绍和评语: 方洪波
作为中国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方洪波的“第一”王座在2017年仍旧无人撼动——2017年10月9日,美的集团的市值突破3,000亿元,居深市第一。他并不经常抛头露面,也鲜少公开发表任何哪怕稍具争议性的言论,更从不主动牵扯进口水战中,甚至被动地深陷口水战中也几乎从不口出激烈之词。这种表现与他的公众形象极度吻合,也几乎成为“美的”这一品牌的公众形象映射。前一年收购的“库卡”,并不仅仅令美的在科技上增加得分点,更是方洪波渴望美的这家中国企业成为世界企业而进行全球化经营的必由之路。方洪波为美的全球化战略规划的重点领域是家电核心部件、运动控制器等工业机器人核心部件以及人工智能。他要让美的跳脱“家电企业”形象,成为先进、高端制造的代名词。
郭台铭
去年年初,鸿海公布2016年全年营收业绩,比前一年下滑2.81%,这让郭台铭感到忧虑,也更让他加快转型脚步。实际上,郭台铭早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担任苹果“组装者”的角色。他早先志在必得地收购夏普,并且在2017年卖力不错过任何一个场合对夏普电视进行推广。2017年6月宣布有意联手苹果和亚马逊收购东芝记忆芯片业务,尽管这一计划最终失败,但郭台铭早已经在共享出行、电子商务、云计算、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和金融服务等领域,进行多元化布局并不断升级。去年年末,郭台铭以15亿港元入股IDG能源,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这是郭台铭多年来在新能源领域开辟的一块新战场。已经68岁的郭台铭仍旧希望自己能在这个战场上拼杀得更久。
董明珠
董明珠36岁从格力的销售员做起,以铁娘子的作风创造了多个营销神话,她从分公司调往珠海格力总部后,步入管理岗位,逐步升任总裁,直至全面执掌格力电器。
格力成就了董明珠,董明珠亦再造了格力电器。从格力营销大神到管理者,她以独特的女性管理者风格领导格力品牌走向世界新高度。在业务发展中,她坚守质量、技术和服务。在董明珠全力执掌格力电器的过去五年,她带领格力成为一家优质上市公司,格力的利润增长是过去21年的三倍。2017年,格力的营收增长了400亿元,净利率达到了15%,税收超过了200亿元。董明珠还带领格力进入多元化时代,围绕智能家电和智能制造两大板块,格力目前已经完成了内部生产线的自动化,开始为其他企业“机器换人”提供定制方案。
张瑞敏
张瑞敏在2005年提出的“人单合一”商业管理模式,在2017年实现了海外成功“移植”。2016年6月海尔并购通用电气家电业务,经过一年多的磨合,“人单合一”这一海尔原创的商业模式开始在GEA身上发挥效力。过去十年持续销售收入负增长的GEA在2017年实现了过去十年的最好业绩,预计全年收入增幅6.6%,利润增幅22.4%。海尔2017年的海外营业额达到110亿美元,同比增长38%,占集团总营业额的47%,而海外收入占比预计将在2018年首次过半。随着GEA商业模式的改造成功,海尔未来的国际化发展,将更多地受益于张瑞敏的“中国模式”。
2018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榜单

据彭博社的最新消息,苹果计划最早于2020年开始,将以自家定制的Mac芯片取代英特尔芯片,此消息一出,对苹果波澜不惊,市场也见怪不怪,但对于老迈的英特尔却是个沉重的打击。因苹果业务占英特尔芯片营收的5%,导致华尔街降低对英特尔的信心,股票重挫9%,当然也有专家认为,华尔街对这条消息反应过激,事实上,从利润角度讲,苹果业务只贡献了英特尔1%的利润,现在反倒是购买英特尔股票的最佳时机…但无论怎样,如今的苹果树大招风,任何的“自主行为”都会引发产业链的巨大猜测,因为他们“革命”的能力太强,也懂得细水长流,慢慢渗透。芯片向来是一块非常难啃的骨头,但经过十数年的积累,苹果要成立一家自主研发、封装、测试的芯片公司,已经不是太困难的事情了,而这些也都是其“帝国野心”一步步的变现过程。
苹果向来高瞻远瞩,有着清晰的长远规划,于是在产品设计、生态圈维护、商业模式、组织搭建等方面都按照“百年企业”来规划,他们的目标甚至早已超越了百年规划,而是进一步升级成百年的统治级企业,也正因如此,当竞争对手如潮水涌来,当产业链矛盾重重,苹果依旧能保持自己的健康运营。
自主研发芯片,对苹果有什么意义?
如前文所述,苹果Mac订单占英特尔营收的5%,利润更是只有1%,况且,Mac如今也不是苹果的主要业务,他们的研发人员见到iPhone团队估计要喊“爷爷”了,毕竟,iPhone给苹果带来太多,最重要的是钱,再有就是培养了全世界消费者使用iOS的习惯,或许正因如此,苹果才生出“全平台系统”战略,也即全部的苹果产品都要使用同样的操作系统,更加紧密地联系到一起。
事实上,业内人士透露苹果内部已经准备了一个代号为“卡拉马塔“项目,其目标之一就是让Mac/iPhone和iPad更加相似,更加紧密无缝地结合到一起。众所周知,Window系统几乎统治了PC操作系统市场,竞争对手几乎失去了竞争的欲望,直到iPhone和iOS的出现。乔布斯的高明之处在于,他没有在微软最鼎盛的领域正面抗衡,而是另辟蹊径地进行蚕食,既然任何人都无法撼动Windows和Office在个人PC领域的地位,那么,苹果干脆连同个人PC的硬件也连根拔起。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放弃笨重的PC电脑,完全沉醉于iPhone的移动互联网生活中,把社交、娱乐、购物、学习和部分的工作都硬塞到这块4~5英寸可滑动、可触摸的屏幕里,同时,以iPhone为首的智能手机又创造出大量新的生活,比如移动上网、外卖、扫码支付、共享单车等等,这些生活又牢牢地将消费者捆绑在iOS之上。相比之下,消费者对于传统的PC电脑依赖程度越来越低,笔者有台PC已经放在床底2年未开机了,微软就这样失去了一位Window用户,更丧心病狂的是,笔者家里已经有5台iOS产品,他们之间共用一个AppleID,全部的数据都可以共享,实现了完美的“设备社交”。
过去十年,iPhone在同传统PC的竞争中大发神威,但苹果的伟大之一就是它的贪婪,不单要在最核心、最风光的领域出尽风头,连些边边角角的利润也都不会放过。现如今,个人电脑的状况比较糟糕,但显然不会消失,一些大型的游戏、项目制图、大数据存储等工作依旧要在电脑上完成。苹果要在Mac使用自主研发的芯片,有一大部分原因肯定是要打通iPhone和iPad的连接,这种连接能够更快地为其所有产品带来新功能,并与其竞争对手区分开来,同时,给Mac带来更优秀的用户体验,含更优秀的操作、电池续航等等。如果搭载自主芯片的Mac能顺利问世,苹果将成为首个使用自主处理器的个人电脑制造商,而iOS生态圈也会因此变得更加完整,使之具有“下一轮科技革命”的领跑优势。
统治产业链,苹果生态圈的最终形态
智能手机的创新已经意兴阑珊,iPhoneX销量远不如预期,苹果产业链烽烟四起等等,这些似乎都在预告苹果的年度运营会变得病入膏肓,但如你所见,他们的营收和利润率持续保持增长,市值常常围绕在“万亿”周围,现金储备超越2000亿美元。美国一项涉及6000人的调查研究表明,苹果依旧是最受消费者青睐之品牌,且16%的人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来购买苹果的产品和服务,可见,苹果生态圈在宏观和微观上都非常健康,但显然,苹果生态圈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如前文所述,他们伟大的内涵之一就是贪婪。
此处的“贪婪”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贬义词,而是构筑在产品创新、运营策略和长期规划基础之上的营运策略。iPhone就了一条精品路线,且软硬结合,这样整个生态圈形成了强大封闭状态,且配合得天衣无缝,相信很多人都知道Android手机在使用了两年之后,会变得非常卡顿,而iPhone手机则很少有这种情况发生,Google和手机制造商之间毕竟充满罅隙,这样软件和硬件间不可能完全同步,天然存在系统卡顿、不稳定的隐患。苹果在成功走出一条“精品”路线之后,又由此衍生出大量的产业,比如收费App,流媒体服务,他们从不乱花钱收购大型的老旧企业,而是慧眼识珠地拿下大量的技术型初创企业,再把其完美地融入到生态圈之中,从而保有优秀的用户体验,强者越强。
另外,地球人都知道,库克是供应链高手,他和他的团队把苹果品牌的强势特点发挥到了极致,而且在漫长的运营中,库克一手打造自己的供应链帝国,每种零部件,核心如芯片、电池、显示器,非核心如螺丝、贴纸、包装袋等等都必须有两家以上的供应商,笔者早期的理解是库克利用这种模式让供应商“狗咬狗,一嘴毛”以拉低代工价格,但从苹果这几年的动作来看,他们可能会有更深层次的长远规划,通过多家供应商竞争,苹果不单能获得较低的价格,更多地是强化了供应商管理,让供应商像狗一样工作,像狗一样听话,而且过去几年,苹果的组织扩大了3倍以上,他们可不都是天才,而是分布在全球各地,常驻在供应商的工厂内,有监管之责,也有偷师之便,这些人平常会极为重视供应商的数据提供和流程分析等资料,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苹果不止于同产业链合作,更有可能地再造产业链,自主开发Mac芯片只是第一步。
世事无常,我们大可不必用固守的思维来理解未来,正如基于地域、血缘的关系正在被科技手段弱化,却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帝国,他们制造了最好用的产品,也建造了最完善的体系,最终,搭建起日益稳固的帝国!

图片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