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吴恩达推出了第二个项目Landing.ai

乐视因陷入资金链困局而空出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互联网电视厂商迅速蚕食,暴风TV是其中之一家。
2017年12月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简称“暴风集团”)发布复牌公告称,暴风集团出让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统帅”)股权的原重组计划终止,改为由两家其他公司对暴风统帅增资8亿元入股,而上市公司暴风集团仍然拥有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
消息一出,复牌前股价19.42元的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截至12月15日股价收于26.61元,涨幅度较停牌之前达37%。
重组终止,改卖股权
实际上,在原来的重组计划中,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打算是卖掉互联网电视暴风TV的控股权。
公告里,暴风集团称,公司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暴风统帅引进战略投资者。根据暴风集团基于预期融资规模的预计,完成本次交易后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让出暴风统帅的控制权,这是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7月19日停牌时的最初想法。
此时距离乐视网(300104.SZ)的原董事长贾跃亭出走美国没有几天,而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每股327元跌落至20元,这的确令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很是难堪:两年前暴风集团股价还在180元的时候,冯鑫曾以个人名义发出对暴风集团的增持倡议书,并承诺由此产生的亏损由冯鑫本人买单,如果员工要增持公司股票,董事长本人资助一半的增持费用。
市场却丝毫未留情面——24个月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从180元跌至20元附近。
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面对的不利局面还包括:为了抢占大屏幕的互联网电视市场,新设立的暴风统帅采取低价销售硬件的策略,在2016年产生了3.5亿元的亏损;以及乐视陷入资金链困局对互联网电视行业的负面影响。
然而,经过近五个月的漫长商谈,暴风统帅逃脱了被出售的命运。
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384.SZ,下称“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下称“如东鑫濠”,股权关系穿透后有华鑫证券出资的背景)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
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
亿元。
增资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冯鑫依然对暴风统帅拥有实际控制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暴风集团询问,公司证券部回应称,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2017年预计仍然亏损,但是财务数据显示已经在好转。
股东演变
暴风统帅,顾名思义,这家公司的名字由“暴风”和“统帅”组成,其中,“暴风”来自暴风集团,“统帅”是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600690.SH,下称“青岛海尔”)的品牌名称。
在2015年6月15日,暴风统帅刚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前身是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00万元,其中青岛新日日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青岛新日日顺”)出资额为2400万元,占股80%。
工商信息显示,青岛新日日顺现已经更名为青岛日日顺创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日日顺创智”),唯一的股东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海尔洗衣机控股有限公司(海尔架设在境外的企业,注册资本金2400万美元),日日顺创智的法人代表为海尔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集团总裁周云杰。
如此一来,统帅创智最初的股东背景就很清晰,由传统家电巨头海尔牵头出资设立。
2015年9月18日,暴风集团和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参股统帅创智;2016年2月29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加入持股。
统帅创智很快更名为暴风统帅。
此时,暴风集团和暴风控股合计持有47.36%的股权,青岛新日日顺持股22.11%,暴风集团取代海尔成为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者,公司开始研制并全国销售大屏幕互联网电视,产品被命名为暴风TV,线上销售走的是官网、京东、天猫等网店;线下销售则主要依托海尔的家电销售网络。物流运送使用的是海尔的日日顺物流系统。
公司董事长也从海尔的刁云峰变更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总经理由海尔的范丰光变更为刘耀平。刘耀平此前出任创维电视的中国区营销总裁,后因研制互联网电视与冯鑫结识,直到2015年担任暴风TV的CEO。
在暴风统帅短短两年半的公司发展历程中,作为传统家电厂商海尔方面的持股权实际上是在一点点地淡出。
在暴风集团最新公布的暴风统帅股权结构中,日日顺创智将其持有的暴风统帅14.4001%股权转让给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目前尚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暴风集团证券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虽然海尔是逐渐退出了股权,但海尔参与暴风统帅中来的这部分人都还在,并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团队。
暴风统帅总经理刘耀平也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公司除了股东暴风集团、奥飞动漫、日日顺和三诺影音外,就是管理层团队持股。以往的经验显示,这种股权架构能够更加有力量地激励团队到暴风TV的研发销售中来。
虽然暴风统帅至今亏损,其发展到目前也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但其发展速度已经令人吃惊: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占据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半数以上;2017年2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旗下暴风TV的累计出货量突破100万台,仅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即在出货量上成为互联网电视行业的第二名。
暴风TV的设计像电脑一样采用了分体可升级的方式,全线配备蓝牙,主打暴风语音搜索和4K高清屏幕,而且采用低价销售策略,同价位产品卖得比乐视还要便宜。因此,暴风TV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市场得热捧。
2017年半年报显示,1-6月,暴风集团获得营收为8.26亿元,暴风统帅的营业收入为5.6亿元,按照此单一数据,暴风统帅的营收已占整个暴风集团的67%。
经济观察报向暴风集团询问目前公司的重心是否已经转移到了暴风统帅上来,暴风集团证券部表示,虽然暴风TV的营收已经占据集团收入一半以上,但公司仍然在研制其他产品,比如无屏电视,以及暴风魔镜系列产品。
在深交所的互动易平台上,投资者们最关心的热门问题,就是暴风TV的运营、手机和电视端之间是否共享、暴风TV全国性销售网络如何架构等。
对冯鑫而言,目前的结果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两家公司增资8亿元对暴风TV“补血”,而冯鑫又没有因为亏损失去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但是,暴风TV至今亏损始终是最大的压力所在,这也是暴风集团股价萎靡不振的原因。市场上的各方力量其实都在观察,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倒下之后,还能够再起来一家暴风吗?

360最近很忙,忙完重回A股的事,最近又忙着回应92年的小姐姐,处理360摄像头被指侵犯隐私的事。
360手机最近也没闲着:8月底发布360手机vizza,11月底又发布360手机N6Pro,紧接着12月12号又发布360手机N6与N6Lite。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发布四款新机,颇有去年魅族的风范。
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对手机有一种特殊的执着。2012年“360特供机”受挫之后,到了2015年老周又怀着“好奇心改变世界”的理想,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重新杀回手机市场。
经历了合作伙伴酷派卖给乐视,“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的360,在2016年3月正式把“奇酷”品牌更名为“360手机”;之后两任总裁李旺、祝芳浩与诸多高管接连离职,一直到第三任总裁李开新接任,360手机直到现在也没能帮老周“Fuck”回去憋在心底的那口恶气。
离千万的安全门槛还很远澳门新葡亰官网app,
手机行业竞争激烈,去年IUNI、大可乐、夏新、nibiru等已相继倒下,到今年酷派、乐视等也说垮就垮。按照360手机官方所公布的,去年的出货量是500万台,能活下来实属不易。
至于今年,李开新在前两天N6与N6Lite发布会后的采访中透露了,没啥长进,依然是保持500万左右的销量。但好消息是:360手机已扭亏为盈。同时,李开新在11月18日发布的内部信中确定了明年的发展目标:实现不低于50%的业绩增长。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360手机要达成约750万台的销量目标。
在手机行业,单品出货量达到500万台足以拿出去说道,要是突破了1000万台,那足够炫耀一年了。对于360手机这种体量的厂商来说,显然不能要求这么高,但为了走得更远,年出货量1000万台是个很重要的安全门槛。
在这份内部信中,李开新定的就是这个目标。并且在这个基础之上,他还要把360手机做成一家年收入过百亿元的企业。对此,这位担任过华为荣耀销售副总裁,拥有多年的销售经验手机圈老将似乎没有太多的底气。李开新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而是含糊地说“未来几年”。
360手机这一年发展很慢,忙着清理库存,忙着扭亏为盈。李开新说:“做手机这种复杂的智能硬件产品,就必须保持战略耐性。”在他看来,华为、OPPO、vivo都是本着“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熬过来的。
从IDC给出的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数据来看,排名前五的厂商已经占据接近76%的市场份额,并且华为、OPPO、小米等还保持高速增长。包括360、魅族、金立在内的5强之外的厂商,数据惨不忍睹,所有品牌累计销量暴跌31.7%。而来自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份到11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4.48亿部,同比下降9.7%。
华为消费者BG业务CEO余承东曾说,未来大部分中国手机厂商都会退出舞台,全球活下来的不过是三到四家。更有甚者,金立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立荣也未雨绸缪,称年出货量达到1亿台的企业才安全。
虽然做垂直细分市场也可以活得小而美,但从整个市场大势来看,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市场留给360手机的时间不会太多,不管是1亿还是1000万,它需要尽快达到安全门槛。
新葡亰娱乐app,供应链话语权低,千元机不好做
如今的手机市场已经呈现寡头格局,在蚕食完酷派、乐视那几千万市场份额之后,华为OV小米要继续保持这种高速增长,除了加速海外扩张步伐,也会在国内进一步挤压360手机、努比亚等小厂商的市场份额。
同时,对于包括360在内的小体量手机厂商来说,没有出货量,也意味着面对供应链的时候没有话语权。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厂商从业者对凤凰科技透露,以往手机厂商找供应链拿货跟去批发市场一样,只要有货,给钱就行。但如今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有了出货量别人才会跟你合作,现在是按年来签订合同。
如今的上游供应链市场狼多肉少是个不争的事实。类似芯片、屏幕、摄像头传感器这类智能手机核心元器件,供应商更愿意把货供给出货量大、品牌影响力大的手机厂商。任正非、雷军这两年来多次亲身前往韩国、日本等地拜访核心供应商,便是出于这个原因。
360手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11月的那封内部信中李开新已经提到今年发生了合作的供应商出现意外,导致部件供应周期拉长,并直接影响到产品按期交付的问题。
360手机到了今年下半年才接连发布新品,但实际从产品来看,动作并不大。几场发布会下来,发布的都是些百元机和千元机。去年的时候360手机Q系列定位旗舰,N系列定位千元级,F系列定位更低,为入门级。
这套看似完整的产品线今年被打乱,新推出了vizza,之后更新的也都是N系列的产品。最重要的是,360手机今年没能拿出一款真正的品牌旗舰。换句话说,360手机今年全靠着高性价比的千元机撑着出货量。
没有旗舰机推出,李开新有自己的一套说辞,认为现阶段360品牌不足以支撑把产品卖到3000元以上,需要专注于一条线稳扎稳打。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有供应链话语权不足的无奈。李开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如果到不了千万的量级,和别人谈后端的合作,合作伙伴会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他看来,N系列是360手机用户接受度比较高的一条线,是现阶段需要坚持做好的。
但千元机市场历来竞争激烈,在今年10月份流传出的任正非的内部讲话中,他提到“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穷人,友商低端手机有穷人市场,不要轻视他们。华为也要做低端机,我们的老产品沉淀下来可能就是做低端机”。
这个市场原本有小米的红米系列、魅族的魅蓝系列,华为系的重新重视低端市场之后,对于巨头之下,在千元价格区间中夹缝求生的360这类手机厂商来说,将会受到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澳门新葡亰手机版,老周的耐心还剩多少?
对于360集团来说,手机业务虽然不是核心,但手机预装的花椒直播、360手机助手等一系列应用,在一定程度上承载着集团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责任。
在11月19日下午《颠覆者:周鸿祎自传》新书发布会现场。老周与刘强东对话时提到:“我这个人有喜新厌旧的毛病,一个东西刚开始做着特兴奋,时间长了我就会觉得很没劲。”
去年互联网大会期间恰逢360手机业务刚刚经历人事变动,为了打消360将放弃手机业务的传言,但是老周拿着自家手机到处跟嘉宾自拍。
虽然他今年还时不时会在社交平台上为360手机打Call,但如今已不上台讲产品,也不是每场新品发布会都去现场了。他近期参加个几个媒体沟通会也只说安全不提手机。
李开新说未来几年要把360手机做到年出货量超1000万台。显然,交这份成绩单不能让老周等太久,因为时间长了,他觉得没劲可能就真的放弃了。

12月14日,人工智能领域知名科学家吴恩达于个人Medium主页宣布了创业的最新进展,继今年6月23日推出人工智能在线课程平台Deeplearning.ai后,吴恩达推出了第二个项目Landing.ai,根据介绍,这一项目旨在帮助企业在人工智能时代实现转型,Landing.ai首先会关注制造行业。

新葡亰娱乐app 1

吴恩达透露,Landing.ai已经与富士康达成战略合作,今年7月以来,Landing.ai已经同富士康合作开发基于两家公司核心竞争力的AI技术及人才培训等项目。“作为世界领先的大型跨国科技提供商之一,富士康为Landing.ai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了一个开发及部署AI技术及培训方案的良好平台。”
与专注人工智能教育的Deeplearning.ai不同,Landing.ai的重点在于帮助企业应对迎接人工智能的挑战,“我们正在开发一系列的AI转型项目,从提供新技术,帮助调整组织结构到员工培训等等。我们将首先从制造业开始。”吴恩达还表示,Landing.ai将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源为有可能失业的工人创造再就业解决方案。
在创业之前,吴恩达于百度任首席科学家,今年3月22日,吴恩达宣布离职百度,在离职公开信中,吴恩达表示人工智能的潜力远远超越了对科技公司的影响,自己将继续致力于用人工智能引领这场重大的社会变革。
今年6月23日,吴恩达通过Twitter宣布自己离职百度之后的新一步动向——Deeplearning.ai,吴恩达曾表示Deeplearning.ai是他正在发布的三大项目中的第一个,今日其第二个项目Landing.ai正式亮相。从教育到帮助企业进行转型,从目前来看吴恩达正在围绕此前的规划进行布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