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宗地块将被FF的我国项目公司抢占,苹果希望首先把MicroLED显示器技术用于可穿戴设备

苹果正计划减弱对屏幕供应商的依赖。
3月19日,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苹果公司将首次自主设计并生产其设备显示器,利用加州总部附近的秘密设施生产少量屏幕用于测试目的。知情人士称,苹果公司正在大举投资开发下一代MicroLED显示屏,该屏幕使用的发光化合物不同于当前的OLED显示器,有可能能够让设备变得更纤薄、更亮、功耗更低。
该项目代号为T159,由iPhone和AppleWatch屏幕技术主管林恩·扬斯(LynnYoungs)负责。据悉,苹果希望首先把MicroLED屏幕技术用于可穿戴设备。
此前苹果主要从三星采购OLED显示屏,如今iPhone8屏幕的成本已经超过120美元,这让苹果一直在想办法寻求其他厂商。从今年年初开始,LG、夏普、JapanDisplay都被曝有可能被拉进苹果2018款iPhoneOLED屏供应链。
从长远来看,MicroLED显示器的研发可能会伤及当前的一系列供应商,例如苹果长期依赖的三星,以及上文谈到的新进厂商JapanDisplay、夏普和LG,除此之外还有人机界面解决方案提供商Synaptics等公司。它还可能伤及领先的OLED技术开发商UniversalDisplayCorp.。
报道发布后,苹果屏幕供应商股价均出现下跌。iPhoneX的OLED屏幕供应商三星电子在周一早盘交易中下跌1.06%,LG显示器股价下跌0.53%,夏普公司股价下跌2.71%,日本显示器股价下跌3.38%。
但对苹果公司来说,掌控MicroLED技术将有助于苹果在日益成熟的智能手机市场更进一步,超越自诩拥有超卓显示屏的三星等对手。
这也是近年来苹果一直在自主研发为移动设备芯片的原因之一。但这一切并不容易,新屏幕的量产需要新的生产设备,待技术准备就绪时,可能会有其他替代技术。不排除苹果遇到难以逾越的障碍,从而放弃或推迟这个项目,另外,该项目的投资也很高昂。
有分析人士认为,苹果可能会将新屏幕的生产外包出去,以尽可能降低生产混乱给其利润带来的风险。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加州工厂的规模达不到量产要求,但公司会希望在尽可能长的时间内不让合作伙伴获得这项专利技术。“我们向工厂投入了大笔资金,”这位人士称,“工厂的规模之大足以完成工程设计,在开发阶段,我们要将一切都对外保密。”
苹果公司发言人对此不予置评。

2017年,疲态下的智能手机市场遇到了全面屏,就像是找到了一剂救命药方,虽然苦口,但不妨一试,但进入2018年,面对挑剔的资本与市场,也许手机行业需要更有说服力的创新
据工信部旗下的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下称“中国通信院”)发布的数据,2017年11月以后,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持续走低,甚至终止了国内智能手机连续八年的高增长趋势。其中,今年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3906.4万部,同比下降16.6%。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812.2万部,同比下降38.7%,整体形势不太乐观。
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逐渐饱和是分析机构解释这场衰退使用最多的原因。而在Canalys研究分析师贾沫看来,今年市场的竞争将会比往年更为激烈。
“特别是在3000元,这个档次的竞争是逐步升级的,从最初的2000元升级上来的。华为、OPPO、vivo和小米的新品都会在这段时间集中发布,市场总量却又很难增长。随着线下市场的饱和,运营商补贴的减少,大家又开始关注线上市场,但是荣耀和小米又已经拿掉了大部分份额,直接带来的就是竞争比以往更加激烈。”贾沫对记者表示。
“后智能手机”时代
年初的国产手机市场显得有些冷清,同时,负面的情绪也还没有消散。
有金立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爆出债务危机后的金立,一直在尝试进行融资活动。但官方目前还没有确实的消息。
虽然金立手机的融资消息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确认,一些中小手机厂商却已经开始了资本上的“避寒”。大富科技3月18日晚间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方式,购买重庆百立丰科技有限公司51%以上股权,后者是重庆本土最大的手机及智能终端研发制造企业。
“就大部分二线厂商而言,今年的提升出货量会相当困难,三线厂商必须牢牢攥紧自己的用户。”贾沫对记者表示,规模越大的厂商越游刃有余,而规模更小的厂商则必须选择性地去投入。“这一点也是我们认为它们的挑战更加严峻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对于规模比较大的手机厂商而言,今年的市场同样充满挑战。
OPPO相关负责人在一场产品预热会上表示,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后智能手机时代”,呈现三大特征:一、T型格局已定。二、基于用户核心需求的技术创新趋缓,消费者换机动力不足。三、竞争全球化成为必然。
“后智能手机时代下,OPPO最大的对手是自己,这要求我们因时而变,敢于突破。2018年,OPPO将从四个维度开展循序渐进的突破,这当中充满挑战,但是我们充满信心。”OPPO副总裁吴强表示,这四个维度包括科技创新、品牌升级、市场布局和产品观。
争做“中国版苹果”
在不少手机大佬的言论中,智能手机销量下一波新增长点中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5G技术的商用,但在5G真正成熟前,更多技术细节的布局已经开始在国产手机厂商中展开。
“R15是OPPO在不断突破求变的道路上的一个新起点。”在19日的媒体沟通会上,OPPO产品经理王伟对记者表示,“我们认为,未来几年手机体验的发展是基于5G、AI、AR关键技术的突破和应用,为此我们也一直积极布局。OPPO将会是首批推出5G产品的手机品牌,也将不断基于AI技术提升手机使用体验。同时,我们将与战略合作伙伴商汤科技联合推出OPPOAR开发者平台,致力于推动AR在手机终端的应用和普及。”
而在2018CES现场的首次体验中,vivoX系列产品线经理韩伯啸也曾表示,希望借助长期研发投入打造新的“技术引擎”,以驱动手机的销量增长。
韩伯啸以X20Plus为例,表示其采用的是全球首个量产的屏幕指纹技术,来自Synaptics的ClearIDFS9500光学指纹传感器,为此vivo动用了上百名工程师与Synaptics、三星、高通等多方联合研发,几乎重新设计了机器的内部结构方案,仅测试使用样机就手工组装了上千部,而在旗舰新品vivoX21上,已经完成屏幕指纹量产转化。
贾沫对记者表示,在国内渠道成本高涨、市场饱和的情况下,厂商对技术力的夯实也是当下较好的市场打法,在重大技术和产业变革面前,技术革新是唯一最有效的驱动方式。

3月19日据财新网消息,贾跃亭创立的美国FaradayFuture近日在国内设立项目公司,据传目的是为拍下广州一块600亩的地块。一名接近南沙区政府的信源表示,该宗地块将被FF的国内项目公司拿下。
上述出让地块位于南沙区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块,土地面积约为601亩,竞买起始价为3.64亿元,土地出让年限为50年。按照投资强度要求计算,该地块投资额应超过33亿元,年产值超过564亿元。
根据申报条件,竞买申请人须在广州市南沙区设立项目公司。项目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车辆工程的技术研究、开发;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销售;汽车销售。此外,项目注册资本不低于3亿美元。根据北京商报披露,按照要求,竞得人须在竞得土地一个月内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同时,竞得人须在项目开工后五个季度内取得纯电动汽车准入的项目核准等要求。
对比来看,FF关联公司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就符合上述竞买人的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这家汽车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12日,注册地址为广州市南沙区,注册资本3亿美元。
睿驰智能惟一股东为SMARTMOBILITYHOLDINGSLIMITED,据中国香港企业注册处披露的资料显示,SMARTMOBILITY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原来的名称为FFHONGKONGHoldingsLimitied,中文名称为法法汽车生态有限公司。
资料显示,法法汽车生态为法法汽车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95%。也就是说,睿驰智能为法法中国的兄弟企业。
对于这家新成立的公司,法拉第未来中国公关部门回应称,FF公司目前在贾跃亭带领下正全力以赴为FF91量产而努力,对于此类传言,公关部没有收到公司的相关信息。
目前广州南沙区地块竞拍人正处于报名阶段,4月8日进入限时竞价阶段。广州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财新记者,竞买人在报价前实行全流程保密。竞拍尚未开始,睿驰汽车能否拿下该宗地块还未可知。
事实上,贾跃亭在国内的汽车业务乐视汽车曾于2016年1月、2017年4月分两次拿下浙江德清北部经济开发区的土地,总面积超过2000亩,花费总计4.19亿元。目标是将德清打造成汽车生态小镇。
界面新闻记者曾实地探访园区,了解到整个工地连地基都没有挖好。距离厂房建设、设备引进、量产更是遥遥无期。而按照德清高新区北部园区的规划,乐视工厂计划于2018年12月一期量产。
从乐视生态汽车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来看,浙江当地企业德清启航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占股20%,其余还是归乐视汽车北京公司所有。
除了汽车生态,成立于2004年的乐视,伴随着多年来的全生态业务,在全国超过10个城市拿下了超25000亩土地。

根据界面新闻记者此前的不完全统计,目前乐视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德清、临汾、海口、深圳、张家口及贵阳等多地有直接拿地或以产业投资等方式低价拿下土地。

图片 1

在乐视资金吃紧的情况下,有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乐视可能会卖地求生,但如今又曝出贾跃亭拟在广州拿地,倒是和之前的预测大相径庭。至于贾跃亭是否能如愿拿到这块地,界面新闻也会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