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集团仍保留了旗下的深圳TCL房地产公司及其子公司,创造出健康冰箱的新概念

当外界认为博通和高通的并购大戏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时,未知的变数总会如约而至。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早间,高通对外宣布保罗·雅各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长,但仍将留在董事会。尽管高通声明称,为了顺利完成领导层过渡,2014年高通设立了执行董事长一职,但目前阶段,独立董事长更适合高通。但此举仍被外界解读为迫于收购压力,高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
8204902_11ea0ec3077503391be826fc9770d23f_w_thumb
但更为“爆炸”的消息是,英特尔有意愿加入博通与高通的这场并购游戏,消息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欧美芯片公司的整合浪潮虽然已经让这些大公司开始了“贴身肉搏”,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想要真的讲下去,现在看仍然充满各种挑战。
家族烙印
对于外界这几天解读的“免职”事件,高通方面对第一财经强调用“免职”来形容雅各布的职位变动并不准确。对方表示,“只是不再设执行董事长一职了,Paul还是在董事会中。”
在高通的官方网站上写道,“董事会已停止执行主席的角色,该委员会是在2014年底设立的,主要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此时的高通,董事会认为拥有一名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杰夫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基于他深刻的财务、业务和国际经验以及他坚定的股东导向。我们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将考虑所有的选项来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寻求高通提出关闭NXP收购,加强我们的授权业务,并利用巨大的5G契机摆在我们面前。”高通首席独立董事汤姆·霍顿(TomHorton)在声明中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可能是高通为了安抚股东而做的最后一件事。新董事长杰夫瑞·亨德森在2016年进入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当时,激进投资人JanaPartners对于高通整体管理和公司架构非常不满,试图逼迫高通将专利授权业务剥离。为了安抚激进投资人,高通邀请了亨德森进入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以彰显公司寻求改变的决心。
保罗·雅各布是高通联合创始人欧文·雅各布(IrwinJacobs)之子,从2005年6月起加入高通董事会。从2005年7月到2014年3月担任高通CEO,之后把高通CEO职位交给莫伦科夫(SteveMollenkopf)。就在不久前,雅各布还在捍卫高通的股东价值,致信博通CEO陈福阳,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
2016年12月,在一次媒体活动上,保罗的父亲欧文·雅各布评价其工作时称,“保罗干得很不错”,并表示,虽然是在2005年高通20周年时辞去CEO,但在那之前3年,他已经向董事会提出退休并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找到下一任的领导。当时,董事会提出10个候选人进行面试。而在三年后,董事会决定由保罗担任公司领导人。欧文表示,对公司而言,引入一些新血液和想法,能为公司注入很多年轻的活力。如何不断地应对,或找到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的机会,对一家公司来讲非常重要。“保罗做得很好的地方是,他带领公司看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终端和应用上的创新。他和全球业界的人士交流,并最终把这些创新带向了市场。”
但从此次职位的变化来看,可以肯定的是,高通创始人的后裔已经无法再掌控公司的未来命运了。
巨头的神经
除了博通和高通的“对垒”外,有消息指“看台上”的英特尔也坐不住了,正在考虑一系列收购方案,包括收购芯片制造商博通。
消息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然而,这些消息人士表示,这样的收购没法保证。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交易传言置评。她在声明中称:“在过去的30个月里,我们进行了多项重要收购,包括Mobileye和Altera。我们的重点是整合这些收购,使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受益。”
博通没有立即回应。但有报道称,博通对高通的竞购已经陷入困境,可能不得不暂时放弃当前交易,并在稍后卷土重来。
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Gartner高级总监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特尔原有的业务受到市场饱和的影响,增长乏力。如果不考虑价格和资本运作,只从英特尔战略上考虑,收购是合理的,因为英特尔和博通、高通拥有的绝大部分产品线是互补的。
“但从价格和资本运作上无法评论。”盛陵海对记者说。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的走势。“英特尔现在应该不会发收购要约,可能会研究有没有收购的必要。现在连高通收购恩智浦还没定,博通收购高通还悬着,英特尔要是现在插一脚全乱了。英特尔今年或明年收购博通的概率不会很大,毕竟整个审批流程很长,但他肯定会评估(博通收购高通的影响)。”他对记者表示,从英特尔看,肯定不希望高通被博通收购,因为一旦博通成功收购高通,势必对英特尔的行业地位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这一半导体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涉及多方,不仅有博通、高通、恩智浦,现在又有英特尔,而在政府层面,还有美国和中国政府。王艳辉认为,现在博通收购高通最主要还是看美国政府态度,“中国现在还插不进手”,而博通的收购兴趣一直没有降低。他认为,除非美国政府阻止,否则博通收购高通还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如果中国政府同意高通收购恩智浦,则会使博通收购高通的溢价提高很多。

股权激励、持股计划、高管换帅,正推进业务重组的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100.SZ,以下简称“TCL集团”)近段时间动作频频。
3月初,TCL集团公布了面向董事长李东生等9名高管和691名骨干员工启动“全球合伙人持股计划”,以及面向1585名中基层管理、专业员工的2018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两份“金手铐”计划一出,就此将TCL集团2285名核心骨干及重点员工的利益与公司业绩绑定。
实际上,薪酬激励体系的完善只是TCL集团近年实施战略转型的一个剪影。自推进“智能+互联网”战略转型及建立“产品+服务”商业模式的“双+”转型战略以来,TCL集团初现端倪。2017年,TCL集团发行股份增持深圳市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星光电”)的股权至85.7%,A股公司转变为华星光电的融资平台。公司总股本也由122.13亿股增至135.15亿股。
公司总股本变动后,TCL集团在2018年3月就其《公司章程》中的股本变化情况进行了修订。值得注意的是,除股本变化外,TCL集团对包括高管职位设置、经营范围等6项条款进行了修订。另外,在此次修订中,TCL将《公司章程》规定的经营范围中“在合法取得的土地上进行房地产开发经营”一项去除了。
就经营范围做此调整的原因,TCL集团证券事务部的一名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此次《公司章程》修订中经营范围的调整主要与公司当前的发展战略和方向有关。
渐退房地产业务 实际上,TCL集团早在2013年就开始从房地产领域逐步退出。
2013年12月,TCL集团曾将旗下从事房地产开发的惠州TCL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给香港房地产开发企业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01777.HK,以下简称“花样年集团”)。彼时,包括TCL集团及全资子公司TCL实业控股有限公司,还有深圳市海谷州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谷州置业”)与花样年集团签订《惠州TCL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及债权转让协议》。TCL集团在协议中表示,将惠州TCL房地产公司的股权和债权转让给花样年集团,将有利于公司更专注于主营业务。
2013年年报中,TCL集团在年报的主营业务中还单列了“房地产”。转让惠州TCL房地产公司70%股权后,TCL集团的主营业务仅剩下TCL多媒体、TCL通讯、华星光电、家电集团通力电子、部品及材料、销售及物流六块业务。
不过,TCL集团仍保留了旗下的深圳TCL房地产公司及其子公司。深圳TCL房地产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在合法取得的土地上从事房地产单项开发经营”,主要负责经营TCL自用工业地产项目及持有少数股权的在建地产项目。
与此同时,TCL集团合并报表中的投资性房地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也逐年下降,由2012年末时的0.85%下降至2016年年底的0.39%。此外,TCL集团的投资性房地产中的土地使用权净值由2012年的1400万元逐年下降,到2016年年底时,其土地使用权净值仅剩213万元。
此外,TCL集团旗下的房地产业务管理结构也在发生变化。记者通过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深圳TCL房地产公司目前由TCL集团全资子公司TCL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持股70%,海谷州置业持股30%。恰恰在2018年1月12日时,TCL集团才将其持有的深圳TCL房地产公司70%股权,转入TCL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旗下。而TCL科技产业园有限公司系2017年10月12日由TCL集团出资30亿元注册成立的公司,其经营范围包括:受让地块内的土地开发与土地使用权经营、园区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及各类信息咨询等。
换言之,TCL集团将深圳TCL房地产公司由直接控股的子公司变为间接控股的孙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TCL集团董事长、CEO李东生曾公开宣称,“2017年我们做了一些减法,我们承诺过2018年底集团直接管理的二级机构将从2016年底的50多家减到不到30家,我们会逐步剥离重组一些非核心业务。”
如此看来,在TCL集团这轮剥离重组计划中,其房地产业务成为其“试金石”。而在新修订的《公司章程》中,经营范围剔除“在合法取得的土地上进行房地产开发经营”一项,也成为其业务剥离动作的最后一项。
上述TCL集团证券事务部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在逐渐剥离非核心业务,所以房地产也从公司的主营业务里剔除掉了。”
房地产并无想象中的美?
事实上,除TCL集团外,家电企业对房地产业务的触及由来已久,包括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600690.SH,以下简称“海尔集团”)、美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333.SZ,以下简称“美的集团”)、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600839.SH,以下简称“四川长虹”)等家电企业此前早有布局。
公开资料显示,海尔集团早在2002年就成立了海尔地产,并在2009年更名为“青岛海尔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专业从事房地产投资、开发和经营。海尔地产集团最初投资开发的地产项目主要集中于青岛,后将业务拓展至济南、太原、重庆、合肥、南京等十几座大中型城市。据克而瑞地产研究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数据显示,2017年海尔地产的销售面积为130.3万方,销售金额达到198.1亿元。
相比海尔集团在房地产领域的先发优势,成立于2005年的美的地产集团可谓是后起之秀。背靠美的集团,美的地产凭借其品牌优势和信用优势,2010年便走出总部区域广东省,业务拓展至江苏、湖南、贵州、辽宁、河北、浙江、江西、云南等九大区域。
据克而瑞统计,美的地产2017年销售额为450.1亿元,行业排名为41名。而在2015年,美的地产的销售额仅仅是115.4亿元,排在87名。实际上,近年来美的地产的业绩增长迅速。美的地产在2017年12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司2017年业绩突破500亿元,同比增长139%。在飘红的业绩推动下,美的地产也开始筹备上市计划。美的地产总裁赫恒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美的地产的香港上市计划已经列入计划表。
不同于上述为发展房地产业务专门在上市公司体系外成立子公司的家电企业,四川长虹在2005年成立长虹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虹置业”)时,就将其纳入了上市公司四川长虹之中。长虹置业以其大本营四川绵阳为起点,旗下拥有6家子公司。据四川长虹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四川长虹的房地产业务实现营收3亿元,受商业项目结算时点的影响,房地产业务利润同比减少2.02亿元。
对于家电企业纷纷布局房地产的偏好,家电行业观察人士洪仕斌分析认为,主要基于两个原因。第一,房地产一度属于热门行业,因此其他行业的闲余资金也会进入到地产板块。其次,家电与房地产属于密切关联的上下游业务链,所以家电企业对房地产的价值链也更为了解。
尽管家电企业相对外行更熟悉房地产业务,但进军房地产之路并非坦途。
在洪仕斌看来,“TCL现在开始在剥离地产业务,与家电行业现在的竞争态势有关,家电企业需要斩断一些非关联的非核心业务,主攻核心业务。此外,房地产行业的调控收紧的政策环境也有一定的影响。”

2018年3月8日,松下电器Panasonic在上海召开冰箱新品发布会,正式发布包括大型法式冰箱W621TF/TG、大型十字冰箱W621CG、及日本六门原装进口冰箱F603/503在内的健康冰箱。新品健康冰箱具备松下独有的nanoeX纳米水离子技术以及PrimeFresh-3℃微冻技术,使食材新鲜度及营养素保护方面得到全面提升,创造出健康冰箱的新概念。本次发布的全部新款冰箱均在2018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展会期间与消费者正式见面。图片 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